上

  陈庆之(公元484年~公元539年),字子云,汉族,义兴国山(今江苏宜兴)人,南北朝时期南朝梁的著名将领。

  征战涡阳胜利之后,梁武帝萧衍曾赐手诏褒扬陈庆之说:

  “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硃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

  由此可见:一、陈庆之不是专业的行伍出身,不属于职业军人一类;二、陈庆之的出身,并不是豪贵之家。

  猜想,陈庆之的出身,要么是读书人家庭,要么是小官吏家庭,要么是普通民众家庭。梁武帝萧衍既然说他“非豪家”,那他必是庶族无疑了。

  陈庆之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跟随萧衍。据说,萧衍非常喜欢下棋,常常是从白天下到黑夜,从黑夜下到天明。这样的下棋方法,那些和陈庆之一起跟着萧衍的人,都累得颠三倒四,总是瞅着空儿就去休息。只有陈庆之,他能够坚持得住,不去睡觉,在旁边待命。萧衍稍有呼叫,陈庆之马上就过来听命。正因为这样,萧衍对陈庆之很亲切,也对他赏赐有加。

  年少的时候,陈庆之曾跟随萧衍东下,平定了建邺(今南京)。因为在萧衍身边做事可圈可点,陈庆之升职为主书(主管文书的官)。平日里,因为萧衍的种种奖赏、加上自己的职俸,陈庆之还是会有一些钱财的,但是,他从来不把这些钱财聚集起来,只要有机会,他就把身边的财物分给那些他觉得有才能、以后可做大用的人。他认为,这些人,总有一天,是可以为朝廷效力的;他认为,这样做,既是对萧衍知遇的回应,也是对国家的报效。

  梁普通六年(公元525年)【普通(公元520年正月~公元527年三月),梁武帝萧衍的第二个年号,共6年余】正月,41岁的陈庆之开始领兵。

  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乱不成,在彭城(今江苏徐州的古称)投降萧梁,请求梁武帝派兵接应。梁武帝以陈庆之为武威将军,与胡龙牙、成景俊率梁军前去接应。

  任务完成后,陈庆之又做了宣猛将军、文德主帅。接下来,他又率领2000人,送豫章王萧综入镇彭城。梁普通六年五月,北魏派遣安丰王元延明、临淮王元彧率领20000人前来拒战,并设置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元延明先派他的大将丘大千构筑军事堡垒,用以切断萧梁军队的前进路线。陈庆之率军进逼北魏的营垒,一鼓作气,激战北魏军,北魏士兵溃不成军。

  梁普通六年六月,豫章王萧综乘夜黑,离开了梁军,偷偷投降了北魏。天亮后,梁军找不到萧综。这时,北魏军在城外喊叫:

  “萧梁的将士们,你们的豫章王昨晚已经投降了,他现在就在我军之中,你们还能做些什么啊?赶紧乖乖投降吧!”

  找不到萧综,听北魏军人这么一喊,梁军马上就溃散了。

  北魏军进入彭城后,挟士气乘胜追击梁兵,他们重新夺取了之前被梁军攻占的城池,一直追打到宿豫(属今江苏宿迁地区)才返回。梁军损失了十之七八。这一役,只有陈庆之率众攻破关隘,乘夜色撤退,他所辖的部队全部得以生还。

  梁普通七年(公元526年),安西将军元树出征寿春(今安徽寿县一带),陈庆之为假节【皇帝将节借给执行临时任务的臣子使用,用以威慑一方,当这个臣子临时任务完成后,这个节将会被收回。】、总知军事。北魏豫州刺史李宪派遣儿子李长钧筑构两个城堡用以拒抗梁军。陈庆之率领军队攻打李长钧的军事构筑,并拔掉了那两个城堡。十一月,李宪无力抵御,只好投降,陈庆之占领了寿春。这次作战中,梁军共攻克了52座城池,俘获75000人。因为战功,陈庆之转升东宫直阁,并赐爵关中侯。

  梁大通元年(公元527年)【大通,萧衍年号,公元527年~公元529年】十月,陈庆之隶属领军将军曹仲宗,领兵进攻北魏涡阳(今安徽蒙城)。同时,萧衍下诏,命令寻阳(今江西九江境)太守韦放领兵与曹仲宗等会师。韦放军队的营垒还没建好,北魏散骑常侍费穆突然到达。韦放虽只有200人,但士卒都殊死奋战,以一当十,最终把费穆的军队击退了。北魏孝明帝元诩又派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率军150000人增援涡阳,前锋抵达距涡阳城40里的驼涧。陈庆之意欲前往迎战,韦放认为:

  “敌人的前锋部队必定是精锐部队,如果和他们的战斗胜利,也不足以成为功绩,阻止他们后面大部队的到来;如果战斗失利,肯定会给我军士气造成严重的挫伤。我们还不如运用兵法上所说的‘以逸待劳’,不去攻击的好!”

  陈庆之说道:

  “北魏的士兵远道而来。现在肯定疲惫不堪。他们驻扎的营地离我军有一定的距离,应该不会对我军有太多的戒备,我们可以趁他们队伍还未休整完毕、人员还没有齐聚,出其不意,先挫败他们的锐气。这样的话,没有不胜利的道理。况且,我派人打探过了,敌人的营寨附近,树林茂密,这样的话,因为顾虑有埋伏,所以,他们一定不会夜间出行,这正是我军出手的好机会。各位官长如果有顾虑,那就让我独自领兵,攻打他们,我会确保万无一失的。”

  主事者见陈庆之分析得很有道理,也很有把握,就予以应允。于是,陈庆之率麾下轻骑200人突袭元昭军,大捷。梁军先破了北魏前军,北魏军震恐。陈庆之又乘胜与梁军连营而进,背靠涡阳,形成了与北魏军对峙的局势。

  涡阳之战,并没有那么简单。萧梁和北魏的军队,自春至冬,先后交战了上百次,旷日持久,梁军的将士都劳苦不堪。这时,忽然传来消息:北魏军在梁军阵地后兴建营垒。消息传到梁军之后,梁营的军心开始有些动摇。梁军主事的曹仲宗等恐怕腹背受敌,想着要撤军。陈庆之听说之后,他将节仗立在军门,慷慨陈词:

  “各位将士,为了国家,我们到来这里,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这场战事,耗费军粮、兵器、财物巨大。眼看战事就要分胜负了,大家如果都没有了战意,都在心里想着撤退,这样,怎么对得起我们耗费的粮饷,怎么对得起朝廷对我们的期望,又怎么能够立战功、取功名?如果我们看见形势好,就打一打;发现形势不妙,就想着撤退、想着逃窜,这种想法和做法,和那些聚集在一起抢劫的家伙又有什么区别呢?请大家记住,我们是朝廷的军队,吃的是朝廷的俸禄!作为军人,大家都听说过‘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我们现在的处境,还不至于就是‘死地’,我们还有战胜的能力和机会。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今天是‘死地’,我们也要奋力一搏,求取‘后生’。大家再耐心等一等,只要敌人聚集在一起,我们就拼全力与之战斗。这个时候,只能进,不能退。如果有谁想要班师,想要撤退,我这里另有密诏,到时候,我就依密诏进行处罚。”

  陈庆之讲完,大家为之振奋,各位主事者也都听从了他的意见。

  当时,北魏军队一共构筑了13座城塞,想借此控制梁军。陈庆之在夜幕的掩护下,出动骑兵,突击魏军,连续攻克了4个营垒。北魏卫戍涡阳的主事王纬闻讯,以城降梁。其余的9城,兵甲还很强盛。这时,韦放在投降的北魏军中挑选了30多个人,把他们释放,让他们回魏军各营垒报告涡阳陷落的消息。同时,陈庆之率军,跟随在释放的魏军士卒之后,擂鼓呐喊攻击。在梁军的凌厉攻势下,魏军剩下的9座城堡也先后溃败。梁军乘势追击,大败魏军,俘获斩杀的人非常多,以致于涡水都因为尸体的堆积壅堵而断了水流。这一战,还俘获了城中投降的民众3万余人。

  因为这一场战事的大捷,就有了文首梁武帝萧衍赐手诏褒扬陈庆之一事。

  下

  梁大通二年(公元528年),北魏发生了内乱,镇压叛乱的尔朱荣大肆屠杀北魏皇族宗师,北魏的北海王元颢以本朝大乱为由,投降萧梁,并请梁出兵帮助他做北魏的国主。出于战略考虑,梁武帝答应了元颢的请求,封元颢为魏王,并任陈庆之假节、飙勇将军,率兵7000人护送元颢北归。元颢随即在涣水(自今河南开封县东分狼汤渠水东南流经杞县、睢县南、柘城北入安徽境,此下即今浍河)即魏帝位,并授予陈庆之使持节、镇北将军、护军、前军大都督的称号职位。他们从铚县(今安徽淮北境内)出发,行进途中攻拔了荥城(史称“即蒙城之讹矣”,在今河南商丘境内),最后到达睢阳(今河南商丘市)。

  梁中大通元年(公元529年)【中大通,梁武帝萧衍年号,公元529年~公元534年】四月,北魏将领丘大千率众70000人分别构筑了9个城堡,以抵御梁军。陈庆之率军,天一亮就开始攻打,下午三、五点时,已经占领了3个城堡,最后,迫使丘大千投降。这时,北魏的济阴王元晖业率羽林庶子军20000人前来增援,驻扎在考城(今河南民权东北)。考城四面环水,守备严固。陈庆之命令部下浮水筑垒,最后攻陷城池,全歼20000人,生擒了元晖业,缴获租车7800辆。陈庆之率军继续向大梁(今河南开封西北)进发,沿途北魏军民看见陈庆之的旗帜,望风纳降。因为这一路的战功,元颢进封陈庆之为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

  北魏左仆射杨昱、西阿王元庆、抚军将军元显恭等率羽林宗子、庶子军70000人守卫荥阳(今属河南郑州),拒抗元颢,也就是抗拒萧梁帮助元颢的军队。北魏的军队兵锋甚锐,加上荥阳城坚固,陈庆之攻打不下来。此时,北魏将领元天穆后援的大军又即将到来。元天穆先派遣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率领5000胡骑、骑将鲁安率夏州(今陕西靖边境)9000步骑前行增援杨昱。另外,北魏还派遣右仆射尔朱世隆、西荆州刺史王罴率10000骑兵,前进据守虎牢关。前前后后,北魏军队加起来有300000人之众,他们一起对梁军进行合围。为了减轻战斗的压力,元颢派人前往劝杨昱投降,但被其拒绝。不久,元天穆与尔朱吐没儿相继到达,北魏军队一时鼓声相闻、旗帜相望,声势异常浩大。

  此刻,荥阳城还没有攻下,梁军将士感到十分恐慌。陈庆之从容不迫,他解下马鞍,喂饱马匹,然后集合将士,对大家讲道:

  “将士们,我们从出发到这里,一路屠城略地,攻占的城池堡垒实在是不少啊!这攻城略地之中,大家也杀了不少敌人的老夫长兄,掳掠了无数敌人的儿子女儿。这些帐,敌人不会不计,他们更不会不算!元天穆的士兵,现在个个都是我们的死敌。清楚地想一想,目前我们只有7000人,而敌人有300000人之多,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机会,他们肯定是不会让我们一个都生还。根据现在的实际战况,我们肯定不能和敌人的骑兵在平原上正面交锋,这不是我们的长处。怎么办呢?看来,我们只有发挥自己的优势,攻破他们的城垒,这样,我们才有取胜的机会。各位,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例不胜枚举,这一路的厮杀,我们也从来都不是依靠人数取胜!现在,请大家不要自相猜疑,我们必须相互信任,上下一心,团结协作,这样,我们进必克,战必胜!请大家相信自己,相信同袍,这样,最后,就不会有一个兄弟会死在这个战场上。”

  于是,陈庆之亲自擂鼓,将士们全力攻城,一次击鼓过后,梁军的勇士东阳(属今浙江金华)人宋景休、义兴(属今江苏宜兴)人鱼天愍等带头,首先登上城墙,梁军相继攻入,占领了荥阳,俘虏了杨昱。

  不久,元天穆等带领军队赶来,围住了荥阳城。陈庆之率3000精骑背城而战,击破了元天穆的围攻。北魏的骑将鲁安在阵前请求投降;元天穆、尔朱吐没儿单骑出逃,获免得生。陈庆之收缴了荥阳的储备与库存,所得到的牛马谷帛等不可胜数。

  荥阳战后,陈庆之又领兵进赴虎牢关,北魏的尔朱世隆弃城逃跑。元颢进入洛阳宫之后,以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并增加封邑到一万户。

  北魏的大将军、上党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40000人,攻陷了大梁,并分别派遣王老生、费穆率领20000人,占据虎牢关,刁宣、刁双进入梁、宋。陈庆之根据形势,制定方略,突然袭击,北魏军队全部投降。

  陈庆之的手下的精锐部队都身穿白袍,打到哪里都是所向无敌,见者披靡。陈庆之的部队还没到达,洛阳就有童谣唱道: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陈庆之领导亲随部队,从铚县出发,一路打到洛阳,十四旬(140天,4个月20天)平定32座城,先后打了47场战斗,可以说是所向无前。

  元颢入主洛阳六十五天之后,尔朱荣带着从洛阳逃走的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挥师进击洛阳。陈庆之为了争取战略上的主动,他带领自己的亲兵7000人渡过黄河,驻守在北中郎城(约在今山东莱州境内)。在北中郎城下,梁军与北魏军展开鏖战。陈庆之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他仍然在北中郎城阻截了尔朱荣三天,最后,因为损失惨重而被迫撤兵。尔朱荣最终击败了元颢政权,陈庆之只好带领手下的人马开始向萧梁的地界撤退。他在蒿高(地域不详)遇到了山洪暴发,正在渡河的军队被洪水吞没,陈庆之本人幸免于难。失去军队的陈庆之削发落须,伪装成一名僧人,躲过尔朱荣军队的搜捕,逃到豫州(河南境内)。在豫州,得到当地人的帮助,陈庆之才辗转返回梁地。回梁之后,萧衍对陈庆之大加封赏,升陈庆之为右卫将军,永兴侯,封邑一千五百户。

  随后,梁武帝以陈庆之为持节、都督缘淮诸军事、奋武将军、北兖州刺史。当时,有一个妖僧名强,据说他会幻术,而且非常会煽动民众,他自称是皇帝,拥兵谋乱,有30000人之多。当地的土豪蔡伯龙也起兵和他呼应。他们攻陷北徐州。萧梁的济阴(今山东菏泽境)太守杨起文弃城逃跑、钟离(今安徽凤阳境)太守单希宝被乱军杀害。梁武帝下诏,命令陈庆之前去征讨。陈庆之出发前,梁武帝亲自临幸白下城【建康城(今南京)西北长江边的卫城】,为他饯行。陈庆之受命之后,马上行军,不到十二天时间,他便率众击败了谋乱者,斩杀了蔡伯龙、僧强,并把他们的首级传送到了梁帝都。

  梁中大通二年(公元530年)【中大通,(公元529年十月~公元534年十二月),梁武帝萧衍的第四个年号】,梁武帝萧衍以陈庆之为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诸军事、南、北司二州刺史,以前的封号、官爵照旧。陈庆之到任后,围攻悬瓠(今河南汝南境),在溱水(它源于河南省新密市白寨镇,与洧水在交流寨村会流后称双洎河,最后注入贾鲁河。)击破了北魏的颍州(今安徽阜阳境)刺史娄起、扬州(今江苏扬州境)刺史是云宝,他还在楚城(今湖北境)攻破北魏的行台孙腾、大都督侯进、豫州刺史尧雄、梁州(今河南商丘境)刺史司马恭。胜利之后,陈庆之随即减免了义阳(东与安徽为邻,南与湖北接壤,左扼两淮,右控江汉,承东启西,屏蔽中原,素有“三省通衢”之称,从古至今,是江淮河汉之间的战略要地,又是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的兵役,停止水运补给,使各州能够休养生息。他还开田6000顷,两年之后,粮食充裕。梁武帝为此经常嘉奖陈庆之。此后,陈庆之上表朝廷,请求撤掉南司州,恢复安陆郡,设置上明郡。

  梁大同元年(公元535年)【梁武帝萧衍的年号,公元535年~公元546年】二月,陈庆之攻东魏,与东魏豫州刺史尧雄交战,因不利而还。

  梁大同二年(公元536年)十月,东魏定州刺史侯景率70000人侵略楚州(在今江苏省境),俘虏了萧梁的楚州刺史桓和,侯景乘胜进军淮上,并写信劝陈庆之投降。梁武帝遣侯退、侯夔等前去增援陈庆之,援军刚到黎浆(不详),陈庆之就已经击破侯景。当时,大雪天寒,侯景抛弃辎重,仓皇落逃。陈庆之派兵收拾侯景的辎重,凯歌而还。同年,豫州闹饥荒,陈庆之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使得大部分的灾民得以度过饥荒。因为此事,以李升为首的800多名豫州百姓,请求为陈庆之树碑颂德,梁武帝下诏予以批准。

  梁大同五年(公元539年)十月,陈庆之去世,时年五十六岁。梁武帝以其忠于职守,战功卓著,政绩斐然,追赠他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赐鼓吹一部,谥号“武”,还诏令义兴郡发500人为他会丧。陈庆之的长子陈昭袭封他的职位。

  史书评价

  姚思廉《梁书》:

  “陈庆之有将略,战胜攻取,盖颇、牧、卫、霍之亚欤。庆之警悟,早侍高祖,既预旧恩,加之谨肃,蝉冕组佩,亦一世之荣矣”

  “庆之性祗慎,衣不纨绮,不好丝竹,射不穿札,马非所便,而善抚军士,能得其死力。”

  李延寿《南史》:

  “陈庆之初同燕雀之游,终怀鸿鹄之志,及乎一见任委,长驱伊、洛。前无强阵,攻靡坚城,虽南风不竞,晚致倾覆,其所克捷,亦足称之。”

  附本文相关资料:

  【萧衍】(公元464年~公元549年),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郡武进县东城里(今江苏省丹阳市访仙镇)人,南北朝时期梁朝政权的建立者。萧衍是兰陵萧氏的世家子弟,为汉朝相国萧何的二十五世孙。父亲萧顺之是齐高帝的族弟,封临湘县侯,官至丹阳尹,母亲张尚柔。他原来是南齐的官员,南齐中兴二年(公元502年),齐和帝被迫“禅位”于萧衍,南梁建立。萧衍在位四十八年,在南朝的皇帝中名列第一位。在位前期任用陶弘景,颇有政绩,晚年爆发“侯景之乱”,都城陷落,被侯景囚禁,死于台城,终年八十六岁,葬于修陵,谥号武皇帝,庙号高祖。

  【元诩】(公元510年~公元528年),宣武帝元恪次子,母宣武灵皇后胡氏,南北朝时期北魏第十位皇帝,公元515年~公元528年在位。

  【尔朱荣】(公元493年~公元530年),字天宝,北秀容(今山西朔州)人,契胡人,北魏末年将领、权臣。

  【元颢】(公元485年~公元529年),北魏宗室,字子明,献文帝拓跋弘之孙,孝文帝元宏之侄,北海平王元详长子,袭父爵为北海王。后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徐州刺史,被御史弹劾而除名。迫于北魏内乱及义军的压力,投奔南梁;借助南梁军力,杀回北魏,于睢阳登基称帝,改元建武。立国三个月,兵败被杀。

  【元子攸】(公元507年~公元531年),字彦达,河南洛阳人。南北朝时期北魏第九位皇帝,献文帝拓跋弘之孙,彭城武宣王元勰第三子,母为李媛华。

  【北魏】(公元386年~公元557年)是鲜卑族拓跋珪建立的北方政权,也是南北朝时期北朝第一个王朝。

  【东魏】(公元534年~公元550年)北朝朝代之一,从北魏分裂出来的割据政权。建都邺(今河南省安阳市北),以晋阳(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为别都,高欢坐镇晋阳遥控朝廷,有今河南汝南、江苏徐州以北,河南洛阳以东的原北魏统治的东部地区,东魏历时十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