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代表海嫂的心!

        这是衣羊船长回忆中为之动容的真实故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在2007年元宵节之前。

        大概是10天之前的一个越洋电话的约定,船上大管轮的妻子“梅”准备到上海外高桥码头2期时上船探船。梅海嫂打电话向公司海员咨询部门询问船舶准确的靠泊时间。公司咨询部门说船在元宵节那天早晨就可以靠好外高桥码头了。        梅把上小学的儿子交给了他奶奶后就着手准备去往上海探船了。

        那么探船带点什么呢?梅海嫂知道,船从美国远航归来,蔬菜补充缺乏,于是梅就在登上从苏北到上海的长途汽车前,先到自家的蔬菜园子内,采摘了冬季时令绿叶蔬菜,肩扛手提,大包小包带着探船的喜悦登上了长途汽车。

        梅无暇顾及一路美丽的风光,心里面一直催着驾驶员把汽车开快点,生怕延误了船期,见不到亲爱的老公。汽车风驰电掣地在公路上奔跑,苏通大桥过了,上海的嘉定过了,上海长途汽车站到了。梅整理了百把斤的随身行李,下车后又用小扁担将蔬菜挑在肩上,步履轻盈地转换到外高桥的地铁。

        一路上很多上海市民见到梅挑了一担绿油油的新鲜蔬菜纷纷围拢上来:“哎吆,姑娘,侬嘎新鲜的蔬菜卖几钿一斤啊?重来兮,停下来,卖卖脱算了。”(你的蔬菜多少钱一斤啊,担在肩上很重,停下来卖掉算了。)

        “不卖的,我是到上海送人的。” 梅闪着一双大眼睛笑着说。

        上海的地铁真奇妙,梅上了地铁4号线之后,再转乘6号线就可以到达外高桥了。不过,要到港口大门口,还得乘上公共汽车。好在时间掐的足够,梅把自己安顿在外高桥附近的快捷旅店中。

        船还在长江口等待潮水进港,大管轮在船上用手机打电话给梅:“老婆,今晚深夜起锚进港,明天早晨大概七点钟就可以到外高桥码头了。

        第二天早晨,梅拉开旅店的窗帘眺望远处的外高桥码头,只见高耸入云的桥吊已经笼罩在一层浓浓的大雾中了。长江上起雾了!

        梅忧心忡忡地等待大管轮的电话,以便靠泊后马上到他的身边。

        手机铃声响了。大管轮告诉梅,因为大雾现在只能安排在下一个涨水时才能开进来。

        梅有点沮丧了,看着一担蔬菜有点茫然了。梅心情不安地把蔬菜翻了一下,生怕蔬菜坏了,叶子变黄了。

        随着太阳的升起外面的雾慢慢消失了。梅冥冥中觉得大管轮的船已经起锚进港了。可是大管轮没有电话告诉他。梅知道大管轮在进港的时候很忙的。梅等不了了,她到服务台结账后又挑起担子走向外高桥码头。

       港口门卫见到一位妇人挑了一担蔬菜进港就出来拦截了:“喂,这里不是菜市场,你卖菜请到那边集贸市场去!”

        梅用毛巾擦了一下脸上沁出的微汗回答:“师傅帮帮忙,让我进去吧,船马上就要靠码头了,不能耽搁啊!”

        “把蔬菜卖给船上,那更不可以进去。”门卫伸手阻拦。

        “我是说我丈夫在船上工作,我是来探船的。因为远洋船上缺少蔬菜,我顺便带一点点蔬菜给海员弟兄们尝尝鲜。”

        “那更不行,船上伙食是不能随便带上去的!要检疫后才能带上船的。”

        “你这位同志啊,他们已经完成检疫了,再说我不是带伙食上去啊,我带的是我老公喜欢吃的零食啊!”

        梅口齿伶俐地与门卫开始“捣糨糊”了,横过来、竖过去的对话,再说与坚贞的海嫂斗,让门卫吃不住了,想想“好男不跟女斗”的中国古人训言:“算了,算了,你进去吧,不过码头上车多,乘班车到泊位去吧。”

        码头的班车上以每班二十分钟的频率到船舶靠泊点。梅翘首张望远处长江边上的泊位,希望丈夫的船舶早点来到。可是刚得到船舶进港的计划,要到傍晚5点才能靠集装箱码头。

        梅没有等到大管轮的电话,心想,他可能还在机舱里面开机器。她无处可去,就在班车站台上坐着苦等,看着班车一次次地来回。她的执着感动了女司机,她了解很多海嫂盼夫心切的心情,所以她让她上车等,并且专门为梅辟出一个视线最好的座位给她直视码头,让她跟随班车进出。

        梅没有下车吃晚饭,拿出点心和矿泉水充饥,执著地等待!

        直到元宵节那天月亮开始从东方升起时,在寒风萧萧中等到了她丈夫的船舶,等到了她的丈夫,来到了“以船为家”的船家,非常难进家门、丈夫漂流的“家”。

        纷至沓来的海嫂们都聚集在码头上了,她们躲在并不遮蔽寒风的桥吊下面。

        大管轮在舷梯向梅招手。梅撂下担子扑向丈夫的怀抱。

        你说现在眼花缭乱的精彩世界上谁会有这样一群为了长久的分别而执著等待?他们的会面没有影视中的令人眩目奔跑相拥的镜头,而是在舷梯口等待妻子的出现。

        许久,大管轮说:“把蔬菜拿上来吧!现在船上还没有开饭,放到厨房间,让大师傅马上炒一顿蔬菜吃。”

        大管轮向梯口的水手招手:“弟兄们,我老婆带来了家乡的蔬菜了,今晚我们有蔬菜吃了!赶快下来吧,把蔬菜拿到厨房间去!”1546087040804393.jpg1546045698939814.jpg

        水手们听到大管轮的招呼,马上下来两人把一担蔬菜提上了舷梯:“嫂子真行,这么一担蔬菜从苏北带到上海,让我们吃上一顿蔬菜太感谢你了。”

        随后大管轮挽着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下引领进入自己的房间。在码头上的海嫂们也被各自的丈夫领到了自己的舱室。相信那天元宵节的凌晨,海员和海嫂们都有一段互诉衷肠的话语卿卿我我。这海员与海嫂互相间的倾诉是世界最为美妙的、情深深的。

        不知哪位海员的舱室飘出了邓丽君的歌声:“月亮代表我的心……”此刻,元宵节的月亮最能代表海嫂的心了。

        那天,我是站在驾驶台目睹海嫂们在码头盼夫、相夫的心情。当我办完代理手续,饥肠辘辘地来到餐厅时,一股蔬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时,我被大管轮的老婆梅执著的爱所感动。

        第二天,我们又要开航。一大群海嫂在梯口依依不舍地与海员们道别。

        大管轮在梯口送走了她。我站在驾驶台上向海嫂们挥挥手,大声对她们说:“海嫂,感谢你来船带给我们的欢乐和爱,下次再见!感谢梅!感谢你的蔬菜!”

        晚上月亮知道我们要离开上海,难为情地把自己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之间。当我们航行到了长江口后,月亮才露出了歉意的脸盘,还好我们理解月亮的心情

        这不是月亮你的错!而是我们爱的深!在短暂有限的家人相会的时候给了说话和卿卿我我的机会。感谢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