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老相册,一张黑白照片勾起了我的思绪,照片上记录的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段生活经历,一段美好的记忆。那是1978年,我们话务连的四个女兵在嫩江农场炊事班工作的十个月,照片就是我们在北大荒大草甸子上照的,照片上那个胖墩墩,圆乎乎的女兵就是我。

  北大荒,在那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有好多部队农场,一代一代的“军农”们,用自己的汗水,浇灌了大豆高粱,使北大荒成了北大仓。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为黑土地流过汗,出过力,也留下我美好的记忆和难忘的故事。

  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我们女兵和农场“警卫班”的一段情。我说的“警卫班”可是带引号的,它们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是一群懂感情有灵性的狗。

1545825741126621.jpg

  在农场,我们女兵的任务是做饭,司务长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这里是冰雪的世界,也是男人的天地,我们女兵的到来,给农场带来了生气。整个冬天,农场基本没有外界人员来往,更看不到女性。我们坐了大半天的敞篷卡车,灰头土脸的,一下车,我端脸盆去锅炉间打水,刚一出门,“呼啦啦”一下围上来一群狗,大的小的至少有十几条,好像它们都想表现一下自己,冲着我摇着尾巴“汪汪”的使劲叫。妈呀,吓死我了。不过我还算清醒,根据我的经验,千万不能跑,于是我原地不动使劲喊,“来人哪,救命啊!”其实那群狗并不向我进攻,只是围着我叫个不停,我下意识地把脸盆扣在了头上,好像这样就安全了。司务长跑出来了,一声吆喝,狗群乖乖的散开了,他笑着对我说:“你别怕,这是咱农场的警卫员,它不咬穿军装的,你没看见它们冲你摇头摆尾巴?那是欢迎你呢。”妈呀,这种欢迎仪式实在是太恐怖了。

  男兵们嫉妒我们,说“狗也势利眼,整天围着女兵转”,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农场坐落在半山腰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有围墙,看家护院全靠这群狗,它们是我们编外的警卫班。做饭的时候,我总是特意留些肉皮、骨头、下水什么的慰劳它们,它们当然就和我们亲了。厨房灶间有个后门,我每天把馒头蒸上屉,就悄悄端一盆美食出来,不等我吆喝,就会迅速围上来一大群狗,伸着舌头,摇着尾巴讨好我,眼睛盯着我手里的美味,我一扔,它们便蜂拥而上,开抢,一点风格都不讲。这时候,我总要留两块肉多的骨头,喂那两只出生不久的小狗,人说狗是通人性的,真的,这群狗总是找机会报答我们。

1545825820113259.jpg

  农场的文化生活很贫乏,已经好久没有看电影了。一天,司务长发慈悲,带我们去山下的石头沟看电影,这是离农场最近的一个村子,要翻一座山丘,过一条小河才能到。尽管是一部老掉牙的片子,可我们还是不惜翻山涉水,兴高采烈的去看。回来的时候,阴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们一行六人,靠着一个手电筒照亮,互相拉扯着上山、过河,一路说笑,欢快的走着。初春的小河里仍然结着冰,很滑,有的地方冰化了,流淌着像酱油一样的水。司务长总像个大哥哥一样,一路前行,我紧跟他的脚后跟,踩着石头跳着走,一个不小心,我一脚踩滑,一屁股坐到了水里,顿时,刺骨的河水浸透了我的棉裤,棉大衣也湿了一大片,冻得我像筛糠一样,司务长脱下他的大衣给我穿上。最悲哀的是,我滑倒的时候一拽司务长,把他的手电碰到了水里,这下可遭了,一点儿光亮也没有了,我们只好前拉后扯的摸黑前行。过了河,就看到农场的灯光了,可脚下的路却是漆黑难辨,大家谁也不说不笑了,小心翼翼的互相拽着往前走。司务长一劲儿的说:“跟上”我们哪敢掉队啊,紧紧地跟着。天真黑,路真不好走。就在时,突然听到“汪汪”的一阵犬吠,我们几乎同时欢呼起来:“救星来了!”黑暗中,几个闪闪的亮光向我们扑来,好几只大狗一边叫着,一边用大尾巴亲昵地拍打着我们的腿,这回大家都成了事后诸葛亮,这个说,怎么就忘了带它们了呢,那个说,我早想到了,只是没说出来。大家又兴奋起来,跟着向导一路小跑奔着灯光走去,很快回到了我们温暖的小屋。

未标题-32.jpg

  严冬终于过去了,六月的北大荒,漫山遍野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我们这些小女兵哪见过这么美的景色,自然是兴奋不已了。每天我们收拾完厨房的活儿,就到山上去采花,男兵吓唬我们说,山上有狼,我们才不怕呢,因为,只要我们一出动,“警卫班”前呼后拥的跟随我们,保护我们,别提多神气了,别说有狼了,有鬼我们都不怕,男兵们嫉妒死了。

  时间过得很快,十一月了,我们完成了任务该退场了。我们这几个好动感情的女兵,除了舍不得离开同甘共苦了一年的战友外,对我们“警卫班”的朋友更是恋恋不舍。临走的那天,我特意攒了一大堆骨头和好肉,最后一次饱饱的喂了他们一顿。我们登上了敞篷卡车,留场的男兵依依不舍的向我们挥手告别,我强忍着没有掉下泪来。突然我发现,在送行的人后面,一群狗瞪着眼睛远远的看着我们,它们真的很灵,可能预感到什么,不吵也不叫,摇着尾巴安静的站在那里。可是,当卡车开动的时候,它们突然集体叫起来,那声音不是叫,是嚎,与留场老兵一声声告别的呼唤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幕特殊的、令人感动的送行场面。

  卡车开动了,那群狗一边叫着,一边拼命的追车,扬起的烟尘把它们甩的很远了,它们站在那里嚎叫。那场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一串的留在了北大荒的黑土地上。

  再见了,北大荒。

  再见了,战友们。

  再见了,我忠实的狗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