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么事情都要留痕,做什么事情都要拿资料来证明,类似的形式主义已经让人忍无可忍。尽管人民日报对这样的形式主义多次批评,老百姓啧有烦言,各级干部怨声载道,但似乎仍有愈演愈烈之势。


  又到年底,各种检查工作到了集中开展的时候,各单位都在忙着补各种资料,补文件,补学习笔记,目的是为了迎接各种检查,为了通过各种验收。一些掌握检查验收大权的部门,似乎把主要的精力用在看资料上,好像检查工作不是检查实际的效果,而是主要看你的资料是否健全,你工作的各个阶段是否留有痕迹,你是否有安排,是否有文件,是否有部署。仿佛这些越全,就越能证明工作的圆满,越能证明对某个工作的重视。否则,即便是你工作做了,即便是效果还不错,但只要资料不全,没有留痕,或者没有处处留痕,那就证明你的工作没有做好,对你的验收检查很可能就通不过。


  由于这种形式主义的工作要求,于是, 不少单位培养了一大批善于弄虚作假,应付检查的作假高手。文件可以补,会议记录可以补,学习笔记可以补,心得体会可以补,相当一些人把几乎所有的功夫都花在做表面文章上,很多单位更是把很多的精力都用在了应付各种各样的检查上。于是,资料可能全面了,痕迹可能留下了,检查验收可能通过了,但工作结果到底如何,为了所谓的留痕,期间浪费了多少不必要的人力财力,却没有人去算这个帐。


  各种要求留痕的资料,各种需要上交的笔记,各种莫名其妙的考试,我相信没有人会认真的看,也没有哪个检查验收的人员会耐心的看。但这些几乎没有人认真一看的资料如果没有,却是不行的,如果没有,就证明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中央要求反对形式主义,反对官僚主义,反对奢靡之风。仅对形式主义而言,似乎越反对,越厉害,越反对,形式主义越猖獗。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几乎成了一些人的惯用做法,也成了一些只会搞形式主义的人的工作方法,这种方法长期蔓延,只会对我们的事业不利。


  试想战争年代,我们衡量一个战士是不是勇敢,不看他在战场上杀了多少敌人,却只看他记了多少笔记,写了多少要杀敌的决心;衡量一次战役的胜败,不是看歼灭了多少敌人,缴获了多少武器,却只看是否做了安排,下发了文件,每个战士是否对这些上级的文件部署都稔熟于心,这岂不是扯淡?


  但是现在,把这种把戏玩得风生水起的人,不在少数。随时随地,几乎屁大个事都要留痕,只要留痕留得好,在他们看来就一切都好,否则,工作做得再好,没有留痕,也是白搭。这种没有留痕就等于没有工作的思维方式,说到底,才是最大的官僚主义!因为他们不愿意实地调查,不愿意深入基层,他们只愿意高高在上、行色匆匆、走马观花地在办公室看看那些通过弄虚作假搞出来的看起来完美无缺的资料,然后就欣欣然的以为看到了真相,欣欣然的以为自己了解了真情。


  古今中外的历史一再证明,那些干实事的人,一般都不大在乎形式,也很反感形式主义,更反感什么东西都要搞出花里胡哨的一套;而那些喜欢做表面文章,那些把形式做得很足的人,常常是一点实事也做不来,除了会搞形式主义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