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谎神岩位于我的家乡邢台沙河綦村镇西南沟村。

  出村西行一公里左右,有一座小小的山冈,北依秀丽的群峰,西临宽宽的沟涧。沟涧窄处有一座小桥,通往邻村。小山冈临涧的一面是层层丹岩峭壁,依丹岩而建有两层的寺庙。这座庙何时而建,有待考证。当地人都叫它做黄岩儿庙,只是这个“黄”,到底是“黄”“皇”还是“荒”“谎”,谁也说不清楚。现在人们说谎神岩,其实是这座庙和这座山的总称。

  谎神岩秀丽。

  远望,小山沐着阳光,像一个温婉明媚的女孩儿,髻鬟始掠,娇俏灵动。小而古老的寺庙,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丹崖小路,自然天成;古松倒悬,郁郁葱葱。

  春来,一山暖阳,惹人沉醉。山花儿相约而至。最先探出头的是迎春花,然后是零星的杏花,桃花……草也泛绿了,山雀呼朋引伴地在暖树上筑巢。

  夏季,若是雨水大,涧里就多了流水。这时的谎神岩,绝壁下是潺潺的流水,丹崖间是隐约的庙宇。清风中松涛阵阵,明月下水声泠泠。秋日,风霜高洁,鹧鸪声声。冬日皑皑白雪时有缭绕的香火。

  世间有名山大川、险峰激流的壮观,也有小桥流水、郊野弯月的温婉。谎神岩就像那郊野的弯月,娟秀安静;又像一块温润的美玉,在太行山的深处兀自美丽。


  二
  关于这座庙,这座山,有三个神奇的传说。
  第一个,很久很久以前,村里有一个放牛的穷孩子,那天在山上放牛,突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瓢泼大雨就下起来了,放牛娃无处躲雨,只好来到丹岩下,这时,忽然听到许多声音大喊:“开不开?开不开?”,放牛娃就大胆喊了一声:“开!”,于是只听山崩地裂,眼见得前面石岩裂开处,现出一个小小的洞口,放牛娃从洞口走进去,只见里面是一间庙宇,供台上端坐着一尊玉石佛。放牛娃回去向村人说了此事,一传十十传百,于是村人就扩建庙宇,四时祭拜。这是我小时候最早听到的关于“荒岩庙”的传说。这个传说一直占据着我的大脑,总觉得这座庙是那么的神奇,又那么浪漫,它非常适合爱天马行空想像的我。

  第二个,传说秦王李世民在与叛军刘黑闼作战时战败而逃,秦王单枪匹马向西而逃,逃到西南沟村南的山上时,后面一支叛军急急追来,眼看秦王性命危在旦夕,正在危急时刻,忽听所骑之马一声长嘶,四蹄用力向下踢蹬,把秦王摔了下来。秦王地上一看,刚才马蹄过处,现出一个山洞,秦王赶紧进去藏身,叛军见马匹前跑,只当是秦王,追赶而去。村人叫那个洞是“藏杨洞”,想必就是“秦王洞”的字音。秦王沿路西逃,就来到谎神岩这个小寺庙前,急匆匆进去躲避,追兵来到,庙内玉佛化身小和尚,坐在桥头指着前方说“秦王逃到那里去了。”神借谎话救了秦王的性命,所以人称这庙是谎神庙,岩是谎神岩了。

  第三个,最近有考证说,这座小山是伯夷叔齐隐居的首阳山,因为庙内有清朝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石碑。碑文记载“闹窝村(西南沟村古名)西南有山名曰首阳山,下有谎神岩”字样。
  《史记·伯夷列传》记载:公元前11世纪末期,商朝孤竹国(今河北秦皇岛庐龙县一带)国君的儿子伯夷,叔齐。因互让王位,离开孤竹国;相携投奔周国(今陕西一带)。周武王继位,欲讨伐商纣。武王打败殷纣王,天下尊奉武王为天子。伯夷、叔齐认为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遂下定决心不做周臣,不食周粟,在首阳山隐居下来,靠采薇菜充饥。《邢台市志》的文字也足以证明位于沙河市的西南沟村,不仅属于殷商时代纣王的统治范围,也是西伯昌授封的周国(今陕西境域)通往孤竹国(今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一带)的必经之地。所以这座山是首阳山,那这庙当然就是祭拜二贤的地方了。

  这些美丽的传说,诉说着谎神岩千年的历史。
  它们又像笼罩着谎神岩的层层面纱,等待着世人去揭开。


  三
  谎神岩奇,还奇在那些建筑,奇在古松和流泉。

  荒岩庙的主体建在丹岩峭壁上,峭壁上怎么建筑?因为丹岩多年来风化,也可能受流水的长期冲刷,丹岩有些层面就向里凹陷,凹陷处越来越开阔,由仅容一人避雨,到可以建房盖屋。这庙的主建筑就依傍凹陷处而建, 踏进庙内,随处可见一些通道直接以裸露的岩石作为地面,有些殿堂直接以岩石为顶。古朴自然,让人称奇。

  主建筑上下两层,沿着石砌的台阶,登上二楼的平台,仰望,棵棵古松从石岩缝隙中横空而出,像伸出的手臂在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这几颗松树的根盘虬卧龙般的扎于石岩中,向上蓊翁郁郁的生长。看这几颗古松,你会被震撼,那盘旋而上的身姿会不由得让人想到“不屈”,立身破岩,历经风雨,却一绿千年。多少年前,是风带来了一粒种子,还是山雀銜来了一粒种子?再经过几百年的艰难生长,终于蔚然成荫。缺少养分也没有人去修剪,它们却美丽成了风景。它们默然不语,独自悲喜。望着这几颗古松,你疲惫的心会再次充满豪情,茫然的目光会再次坚定,会感叹俗世凡尘抵不过内心的纯净。

  二楼有一殿,上书地藏殿,转过地藏殿,后面一股细细的山泉缓缓渗出,正好流在一个小小的石潭中,水清澈甘甜,据说,这小潭中的水每天早晨都是满的,正好够得上一家人吃,曾记得小时侯,就有一家穷的没有房子的人家居住在庙里,一直度过了艰难时刻。
  
       四
  庙内的玉佛,长宽高未知,因为从未谋面。在我的想象里,它是晶莹剔透冷光扑面,面容姣好,飘飘欲仙,总之所有的美都聚集于此。玉佛曾两次遇盗,据说第一次被盗之后,托梦给村人说自己在一个古老的废墟里,村人依梦而寻,果然找到了。第二次被盗就再也没有了音讯。玉佛虽然不在了,但灵气依然在。人们在这座庙中求签问事,一般都很准,只是需要自己解签,因为连一个正规的小沙弥也没有。沉浸在这样的传说中,满足又失落,宁静又喜悦。 

  庙内有这样的对联,“问玉佛何时归来坐桥头老等,喝山门及时关闭恐秦王来敲”。盼玉佛归来,何等的无奈!喝山门紧闭,多么不愿参与纷争,何等的安静!我想它就是愿意静静地静静地屹立在世外,不愿任何人惊扰它。又有对联,“树匝丹崖空外合,泉鸣碧涧静中闻”。幽静而空灵。


  五
  这个秋日,谎神岩下,小桥流水映着古庙飞檐。抬眼,山果飘香,侧耳,松涛阵阵。这岂止是一道风景,这更是一种境界,“谈笑无还期”的超然,“坐看云起时”的洒脱,在眼前在心头荡漾开来。

  踏着石岩小路,穿过小桥,回望那夕阳余辉中苍劲的古松,它们的身姿是否在诉说着那“登彼西山,采其薇矣”的至贤至忠,那暂留秦王,从容应对的至善至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