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虽说往事不堪回首,但是,有的往事会成为前进的动力;会给你暖心的慰藉;会像电影的画面一样在心灵的屏幕上重复演绎;也会让你跟所遇的人 留下美好的情谊。                           
       我1966年高中毕业还乡,作为地主分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于1979年不再唯成分论了,考上了民办教师。于是,我要给自己减去十岁,努力争取把损失的时间夺回来。因此,我放弃就近教小学,认可选择到离家三十里外的哈拉嘎土去教初中二年级的语文和物理。那时小学里有初中一年和二年班,升初三时通过考试择优录取到中学。
       记得,上任那天,是学校雇了一辆马车来接我。当我上车的时候,我的小女儿哭着喊着追了上来。他爸急忙把她抱住,她挣扎着喊妈妈。我叫车老板快点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学校给我准备了独身宿舍。放学后整个学校空落落的,就我一人。我只好找到一位我丈夫家族的小妹妹跟我作伴。这个小妹妹那年才九岁,不过,她活泼开朗又可爱。她天天吃完晚饭就跑过来,我备课她写作业。有时,她还给我带咸菜,荞面。家里要是吃好的,她总是给我带点来。我有点儿胆小,真是离开她一天也不行。有了她,我也能安心地教学了。
       为了全面提高学习成绩,让大多数同学考入初三,我决定在物理教学上下功夫。因为语文提高慢。我是二月中旬接这个班的,离升初三考试还有四个月的时间。物理他们已经学了半年,为了让大多数同学都赶上,我从第一章开始重教。结果,同学们基本都跟了上来,学得很有兴趣,我教得也越来越有劲头儿,全班学习风气很好。还选了个好班长,是蒙古族,叫达尔呼德呈隽,大个子,很壮实,高过我半头。为人正直,团结同学又爱劳动。班级的卫生,大扫除都他管,而且管得很好。他的母亲曾到学校来看我,还给我拿了粘豆包。她是标准的蒙古族大嫂。头上盘着大发髻,高高的个子,穿着长长的蒙古袍,真有点像斯琴高娃。还有的家长给我送荞面,那时荞面就是细粮。我当时就是一心一意地想把学生教好,吃饭越简单越好,不是荞面疙瘩汤,就是荞面饼,吃的我到现在对荞面都不感兴趣。
       学校离我家不但远,还隔着一条河,开化的时候半冰半水,过不去。连木桥都没有,一直到全化通,一个多月后才回家。给女儿洗头,发现她头上长了虱子,我一边给女儿刮虱子一边流泪······
       还有一件惊心动魄的事,现在想来也心有余悸。去中心小学带同学们考试那天,一大早就下起了雨。从哈拉嘎土到中心校,也隔着一条河。当我带领同学们来到河边时,已有了洪水,河涨得很深很宽。我大着胆子叫达尔呼德呈隽打头,我押后阵,我们手牵着手过河。水深处没过了我们的膝盖,还有的地方都到大腿根了。我在最后面,那可真是惊心动魄呀!后来我想,那就是我和我的学生们抢渡的金沙江和大渡河呀!这能不刻骨铭心吗 !结果,我的十九名学生考上了十八名。我班的物理成绩平均分,名列这次统考第一名。考的最高分是我的物理科代表。也因此,下学期,我就被调到中学教高中班的化学了。 哈拉嘎土,你是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的圣地,你是我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生命意义的圣土,我永远都会记住你!
        二
       2017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吃完饭,我正在看电视。便打来一个陌生的电话,开始我没接,可响个不停。我接通后,就听那边喊;老师,我是你学生,达尔呼德呈隽,我这就去看你,把你家的详细地址告诉我。我激动不已,把地址告诉他后,我在屋里怎么也呆不住了,便到小区的大门外去等他。大约四十分钟后他来到了。哇,个子更高大更魁梧,简直要高过我一头了。回到屋里喝茶叙旧,谈的最多的是那次考试,我们都不忘,真是心心相系几十秋哇,我们是怀着偏远地区农村孩子的美梦,共同抢渡了我们的金沙江大渡河。我说,当时,你这大班长给了老师信心,给了老师胆量。他说,那时,我们真是拧成了一股绳,一个劲地往前冲。所以才冲出了那小山沟哇。他还告诉我说,他是市蒙古高中的物理老师。还说,他一直在找我,想看我。是偶然的一天,从我大外甥那得知我的住址,要了我的电话。我大外甥是蒙古高中退休十多年的日语教师,回学校办事,他们偶然相遇,无意间谈到了我,他才获得了我的信息。于是,便迫不及待的来看我。
       达尔呼德呈隽的突然来去,让我的思绪几天都不能平静。让我再次想起那年春天的一天,一位在北京国务院工作的爱徒隋福民。突然来看我,也让我喜出望外。他当年是我的语文科代表。学语文如痴如迷,学《海上日出》他在笔记本上画了大海和坐在海边的观海人。他的笔记层次清楚,重点突出,工整的钢笔行书小字写的真好。毕业时我留下一本,一直给后来的同学们做样板。我虽然不是他的班主任,家访时我也特意到了他家。他家三间小土房的炕上放着一张小木桌。他妈对我说,这桌子总在那放着,福民天天学到很晚。于是,那土屋,那木桌,那木桌上油灯下学习的孩子,在我的忆海里留下了一张最美的油画。所以我说我当老师没当够,我最怀念的是三尺讲台。
       再说我的爱徒达尔呼德呈隽,那天他给我拿来了蒙古族的炒米黄油和奶酪,这草原民族的美味佳肴永远滋润我的心田。
       那天,我们去最好的特色餐馆,吃蒙古馅饼,那分情意呀,如同母子!
                                                       三
       还有令我最不能忘怀的,就是那与我作伴的小姑娘。多年了,她在我的脑海里还是眨着大眼睛的乐呵呵的小女孩。她在哪呢?她怎么样了呢?                    
       终于打听到她的下落后,我们便通了电话,加了微信。每次视频她都在那边抹眼泪,我在这边也热泪盈眶。今年秋后,她接连来电话,让我去,我去就杀猪,还给我准备了溜达鸡。这才是盛情难却。2018年11月27日,儿子驾车,带上女儿,我们当年的四口人,一同前往哈拉嘎土。那心情比外出旅行兴奋多了。当年的冰水河已有桥了。我让儿子在桥头停车,我下车拍了照。一路想着已经当了奶奶的小妹,这变化也太大了。小妹告诉我,她家就在当年校址前面的开阔地上。原来的学校已经是村委会了。当我们的车开到村头的时候,村头那高大的白杨树上飞起了一群喜鹊,嘎嘎地叫着,在头上盘旋,是在欢迎我吧。小妹带着孙子早已迎了出来,村邻们也迎了过来。无法表达当时的激动心情,无法描述当时感人的场面。在众人的簇拥下,我们坐上了餐桌。这丰盛的杀猪宴是咱家乡的特色和习俗,大块的肉,大片的血肠,蕴含的都是原滋原味的乡情!
      饭后,我们唠起家常。读三年级的小孙子,是个典型的留守儿童。每天坐校车到三十里远的中心校读书。正准备去住宿。儿子和媳妇都在外地打工,这小孙子就是她一手带大的。丈夫在家种地,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婆母。看来,生活也并不算富裕。靠天吃饭的土地,接连几年都因缺雨歉收。是的,我的故乡是接近山区的丘陵地貌。虽然有两条较大的河,但是近年来,每逢夏季也断流。而且没有一处像样的水利工程,没有一亩水浇地。还是靠天吃饭。年轻人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家里多数是老年人和孩子。小妹的丈夫对我说,他也想出去打工,可八十多岁的老妈不让走哇。他还说,国家按规定给老人补助金。生活是没有问题。但是,人总想往高处走嘛。
       我们到院子里拍照,她的小孙子实在可爱,长得很好看。她说我孙子懂事仁义,不打架不骂人,学习也好。真的,不知为什么,这个小男孩,如同当年的小妹一样留在了我记忆的深处。
       回家后,我连同照片发了微信,并写了,2018年11月27日,驱车三百里去看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的学校,去拜访当时与我相伴的小女孩,了却心愿感慨多;当年相伴小女孩,膝前孙儿好乖乖。喜鹊枝头嘎嘎叫,唱得乡愁蕴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