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住的地方离劳动公园很近,晚饭后常常去园内散步。


  园里四季鲜花盛开,当然,冬季是雪花。


  最喜春、夏、秋季节,是为了那些丰收的果子:毛桃、野杏、桑葚、山楂还有刚刚认识的山丁子。


  秋季满树金灿灿、沉甸甸的银杏,柿子,和许多从不知名的果子。累累的果实压弯了树枝,煞是好看。


  偶尔拾起一两个落在树下的果子,尝尝味道还不错,野生的酸涩味。不知从何时起。人们那么向往野生的东西,好像只有绿色、原生态的东西才是安全的。


  园内有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桑树,果实熟透,落一地紫色。这桑葚微甜,味淡淡的,口感不是很好。常常有上了年纪的妇女在树下捡拾。


  从我家通往公园的小路旁也有两棵桑树。其中一棵的果实很小,但是味道绝佳:即甜又酸,边摘边吃,趣味无穷。果实成熟的季节,每每走近那棵树,都要伫立树下,仔细寻摸有无熟紫、发红的桑葚。发现了,能够伸手摘到,索性就入口了。


  有时散步拖着先生一起,为的就是帮我摘桑葚,他个子高,185公分。


  有一天独自散步,走到树下抬头一望,哇,那么多刚好发红的果儿,微红的果远比熟透的紫色果口感更好,酸、甜、微酸、淡甜的层次如此分明。而且这串树枝唾手可得。于是便在树下边摘边吃,引得过路人不停地看。大概寻思,这老娘们也太馋了!


  吃了大约有一小把,突然低头,猛然看见树干下赫然立着一块木牌,上书两行黑色楷体大字:树刚打药,摘食后果自负!


  啊?打药了?不会吧?


  你这牌子放的位置也太不醒目啦!害得我兴高采烈吃完了才看见!


  咳,没办法呀,谁让咱嘴馋呐!赶紧回家吧,半路上毒药发作可就麻烦了。心里还真有点忐忑了,不觉加快了步伐。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道边的野果你也不要随便吃!品品嘴里没有异味,回到家立即抠吐吧。


  急匆匆奔了十几分钟的路,身体并无不适。


  进屋洗手,漱口,并没有用手指抠吐——那该有多难受!接下来款款躺在贵妃榻上看微信,静观身体可能出现的状况,做好求救120的准备,先生恰巧出差不在家呀。


  半个小时过去了,肚子没疼,头也不痛。又过去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不适。


  “过了半点钟,又过了半点钟”,脑子里居然想着老电影里的这句台词戏谑自嘲起来。


  估计不会有问题了。坊间不是流传着老农们的经典调侃吗:城里人真扛药(读yue),怎么药也药不死。敢情是天天吃洒满农药的蔬菜、瓜果早就耐药了!百毒不侵啊!


  大半夜了,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