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工作之余喜欢四处走走,山水田园也好,名胜古迹也好,总是能叫人心生愉悦。初到深圳那年,朋友给了我当头一棒,告诉我说深圳这里没什么好看好玩的地方。彼时我不知情,竟当了真,委实失落了一阵子,直到有一回去观澜办事,无意间撞进了版画村。我才知道,每个人对于美景的感悟力是不一样的。

      那天因为办事过程比较顺利,时间尚早,又不急着回去,我就想在附近转一转。车子停在路边,步行穿过几条街道,脚下的水泥路面忽而变成了形状纷杂如画的石板路,石板缝隙里长满青苔,许是因为前日的雨水滋润,走在上面有些湿滑,需要格外小心。再往前走,眼前现出一片古色古韵的屋舍建筑来,仿佛民国影视剧里的坊间老巷,人不多,很是清幽。

  沿石板路进了一条巷子,首先抬头看见远处极高的一座碉楼,像个饱经世事风霜的老人,无言地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脚下来来往往的众生过客。近处是座祠堂似的建筑,颇有岁月积淀的厚重感,白墙灰瓦,斑驳的痕迹似乎在向人展示她百多年来经历的沧桑沉浮。再近一点,眼前便是一排格局相仿的排屋,清一色是客家老屋的风情。

  穿街而过,人的心情便舒畅许多,能忘却平日里的许多烦忧。再抬头时,眼前豁然一亮,大片的向日葵沐浴在午后的阳光里,闲适悠然,有阵阵清风吹过,花海里起伏着有节奏的浪花,又像是一张张笑脸随着律动在向人打招呼。眼前明晃晃的一片新黄翠绿,站在树下深吸一口气,清爽里夹着花香,叫人不觉沉醉其间,几欲难以拔足离去。花田旁有水塘,碧波微荡,翠草如席;不远处的古井默然无声,凑近去看,水影里倒映着蓝天白云,自见一方天地。想起苏东坡评王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言,眼前所见的景象就是处处可入画,处处见诗意了。

  沿路返回,才又发现,有些房屋尚有人居住,并非都空置着,只是四下里极安静,所以才让我误以为无人居住似的。廊檐下的人大多手执画笔,老僧入定一般,沉浸在自己面前的一方画布上,醉心于绘画的世界里,全然不理会外界的纷扰。

       都说美景怡人,好的风景,果然能叫人灵台清明,天人合一的境界,大抵便是如此了吧,我也才觉得友人先前之言实在有欺。

  黑格尔说“假如你不缺少发现美的眼光,那么,你在每个人、每件事物身上,都可以发现美,在受到美的吸引的同时,感受到很大的快乐”,所以啊,我们身边其实从来就不缺少美,只要有心,或许只需一个转身,美丽的风景,就在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