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之脉逶迤,汾河之水粼粼!

        12月4日上午10点,天清气冷,冬阳普照。沿着滨河东路,我独自一人骑行过韩村大桥,一路向西,直抵吴村镇王曲村。在村委会大楼北,我远远看到一座白墙后背、挺拔舒展的古朴建筑,这便是始建于元代的古老戏台所在地了。

        王曲地处汾河西部岸畔,是一个传统农耕村,这里民风淳朴!一经打听,我敲开戏台大院对面的一户人家,当听我说明来意后,主妇妹子放下手里的活计,起身拿上挂在墙上的钥匙,爽快地对我说:"跟着我走"。在路上,她对我讲到,她的娘家跟我本是同村,因此,她很乐意地领我进去大院参观。 

        我怀着虔诚的心情,打开院子的侧门一看,这是一个较为开阔、约莫两亩地面积的大院落,十多个粗壮的大槐树整齐有序地植满了整个大院。最北面的建筑是颇具规模的东岳大帝庙,据说,跟蒲县柏山的东岳庙是同一支。每年的三月二十八,村里都要逢庙会唱大戏,最初是十天,后来由于赞助者的逐步减少,慢慢也就变成了三到五天。

        与东岳庙遥遥相对的正南边,则是久负盛名的元代大戏台了。据考载,它始建年份不详,舞台外形古朴秀雅,其格式独特,分前、后台两部分。前半部分是比较宽敞的表演区,东西间距近十米,南北约三米左右。后台则是演员们化妆、换装、休憩的地方,东西间距比前台短,但是南北间距足足有五米左右;戏台的后墙背还有个特殊的石槽延伸出去好多,据说,这是演员们卸妆后洗涮用水自此流出去。足见当时的土木设计师是多么的专业!舞台的前、后台界限则是由六扇镂空隔挡门分开,左右各有一个出入口!

1544095429149750_meitu_1.jpg

        戏台的前脸除了演出舞台,东西两侧还各有一个带有小窗的耳房。据坊间称,上方都有精美砖雕门字,可惜在"文革"期间都被毁坏,代之它的则是具有人民公社时代特征的五角星图案和文字。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分列在舞台中央的左右两根大立柱,它们矗立于墙体之中,下部都有圆形石墩做基座,村人皆称"东荆西檽",二者皆系多年生植物。荆,就是用来编织箩筐的原料,也就是《史记》中廉颇"负荆请罪"拿的荆条;檽,也是山坡上生长的条木,老百姓过去在农忙季节常常食用它的细毛果实。两种植物若要长成参天树木,至少得要长上千年以上。

       最让人惊叹不已的是,屋顶上那纵横交错、榫铆交织的穹顶结构,其内部斗拱看上去眼花缭乱,那精美技艺可真叫"巧夺天工"!它既承受了屋面的前载,又美化了戏台的内部空间。在六扇隔挡门的上方,有一块长达三米、宽约七十公分的朴白匾额,上书四个淡蓝色大字,现在能看清"x韶遗响"大概模样,第一个字仅存"青"字左偏旁了,令人扼腕!

       据七十六岁的范姓老人讲,戏台现在的屋顶,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翻建的。他告诉我:小时候,还爬上屋顶玩过呢。过去的屋顶中央,不是如今的葫芦造型,而是一个方鼎造型,据说这块方鼎外观看似褐色铁制,实际上是货真价实的黄金铸就而成的。大约上世纪末,村里来了几个自称县文化局的人,让村民把它卸下来,拉回县里搞研究,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有人透露那些自称文化局的人是些倒腾文物的骗子,村人只能吃了哑巴亏。范师傅还说,戏台的演出前台在过去还有两根能活动的立柱,有演出了就卸下,没演出时再装上,逢过年时可以用来贴对联。他还说,小时候的戏台前台上方,还有一块镂空大横额,煞是气派,后来也不知何因,丢失不见了。

        看到眼前这座保存尚完整的元代大戏台,我好奇地咨询老先生个中原因。他说,当年解放临汾,支援解放军烧火做饭要用大量木材,因为村里和戏台周围有很多的庙宇,诸如关公庙、安乐庙、药王庙、财神庙、娘娘庙,还有孔庙,所以才最终使得这座古老戏台保留至今。老人还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了当年各个寺庙的位置和规模,当年王曲村是如何香火阜盛,他还特别提及,村东现在还有一个清凉寺,过去很厉害,有三个和尚,现在只有一个了,还是当年的尼姑把自己亲侄子送去当值的!老人还特意引着我看了尧王的三太子丹朱墓,一个好大的土堆,旁边立了一块老临汾县人民政府落款的简易保护碑,这其中还包含着个典故。据说,三太子当年由南往北骑马而行,算命先生说他命不过"三曲",他先后骑行过了西芦曲,经汾河又过了孙曲,最后来到了王曲。结果,不出所料,先是老马累死在村西圪梁上,后称“老马坡”,之后三太子丹朱也猝卒于村中。历史传说,由不得你不信!在此次戏曲探寻过程中,我被范老爷子的渊博和家乡情结深深折服!

1544095452510270_meitu_2.jpg

        别过范老先生,拜完王曲村,我又马不停蹄赶往第二个元代戏台所在地——土门镇东羊村!

        路上,经多方打探,我也顺利找到了中断联系四十年的高中王同学,激动寒暄过后,再三谢绝他的挽留,我便又骑行穿越横贯南北的高铁桥下,途经上个世纪临汾著名的水利工程——七一渠,最终,我抵达大戏台所在地东羊

        一进村口,道路两侧整齐的松柏,好像知道我的意图似的,夹道欢迎我的到来。功能齐全的村文化广场,环境优雅的东羊小学,村民漂亮的二层楼房,都显示了该村不俗的经济文化实力!远远望去,一颗高大壮硕的树干矗立在路边!在它的北边,一座檐角明显高挑的古建筑,掩映在红墙绿柳的包围之中,这,便是我心中思念已久的东羊元代戏台了!

        由于戏台大院南门关着,我便来到了东门,不凑巧,也是铁将军站岗——门锁着!我就近察问小卖店的美女老板,她说,看门的陶师傅回家吃饭去了,大约得一、两个小时。我虽然有些着急,但看来也只得等候了。这档口,我来到广场南边的一颗被铁栏杆焊封起来的粗大的皂角树下,端详着挂满树枝上的一串串咖啡色的皂角,心里想着,这颗树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你看看,它的树心已经空了,全仰仗着坚硬的外壳支撑了这么几百年!我随手在树下捡了三五个随风摇落的皂角,放到兜里,权且当是这次东羊之行的纪念物吧!这时,一位七旬老人出的门来,见我眼生,便同我搭话,弄清原委后,老人直接说:"不用等了,你去陶师傅家找他吧"并给我指明了方位。道谢后,我顺藤摸瓜,拐弯抹角来到陶家,也是不凑巧,大嫂说陶大哥今天去河东浇地去了,不过她马上用手机帮我联系她老头儿,老陶回话说干完活了,正往家赶着呢!大嫂随即又热情地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扁食来,非让远道而来的我先吃饭!正在推辞中,陶师傅也进了院,听我说明来意后,他推起院里的自行车对我说,咱们先去看吧!我赶紧阻挡他,让他先吃饭。他笑呵呵道:"不碍事的!让她做面,我不吃饺子"。无奈之下,我就讪讪地跟着他去了。

        待老陶一打开大门,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戏台,它的基座高一米五上下,全部是用条形石块砌成,东墙体上写着“后土庙”字样,跟前还立有一块八六年修复的石碑。它坐南朝北,建筑呈正方形,系十字歇山顶。其东南西三面围墙封闭,舞台面北而开,东西墙头是两根雕花描图的正方大石柱支撑,整个舞台只有一个演出区,屋顶结构与王曲村的极其相似。舞台中央的南边墙体上有一副髯公驾龙戏耍的图画做背景,图画左边靠上的地方都有一个墙壁掉落的破洞了;舞台中央的上方,悬挂有一块蓝底金字的大块匾牌,上书"古台生辉"四个大字,是当代知名书法家书协主席张一先生1986年题写的!舞台整体给人感觉就是一股展翅欲飞的恢宏气势!陶师傅说,戏台在元代始建,至正五年重葺,这里每年总会有很多领导学者和外地游客前来参观。

1544095504133101_meitu_3.jpg

        东羊村的元代戏台与王曲村的相比,面积、功能等少了许多,但各有所长,都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我国元代不可多得的现存保留完好的国宝级戏曲瑰宝!

        据范老先生讲,王曲村和东羊村这两所戏台是元代师徒两人分工而建的,王曲村的戏台是师傅所建,东羊村的乃是徒弟所为!老先生还说,当年人家东羊村上边有人做大官,所以,名气自然要比王曲村的大许多。

        今日我有幸亲眼目睹尧都区境内现存完好的两座元代大戏台,收获颇丰!我既为家乡还有如此完美的戏曲瑰宝保留至今感到高兴,也为临汾原本就是戏曲之乡找到明证倍感自豪!元代戏台建筑如此完美,令人叹为观止;可以想象,宋元时期,杂剧大师关汉卿就出自平阳府,传统戏《三进士》就取材于帽儿刘村;无论宫廷科班抑或民间草台戏班,我们故乡的文化戏曲活动当时是多么的繁盛,这乃是世界戏曲史上,我泱泱大中华可以扬眉吐气、大书特书的辉煌灿烂的奇迹!

        尧都境内共有三座元代大戏台,除了今天见证的二座,还有一所年代更为久远的大戏台——魏村镇牛王庙戏台!它始建于元代至元二十年,后因地震屡次重修。这三座尧都境内的元代大戏台,承载了华夏民族多少个历史故事和美好的记忆,堪称稀世珍宝。我期待着,能够尽快成行,去亲眼目睹第三座元代大戏台的另一种风采!

 

       2018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