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河的冬夜,

刺骨的北风在呼啸。

漫天飞舞的白雪,

静静的,

落在南京城那曾经饱经血与火创痛的街面。

面对着南京的哭墙,

泪雨模糊了我的视线。


忘不了,

哭墙上用血泪刻下的血色的苦难!

静静的回首,

那段六朝古都曾经经历的血泪旧事,

不禁得,

让我怒发冲冠!

追忆着,

那个冬天的血泪国殇,

繁华秀丽的江南古城,

被来自东洋的唯我独尊的“三羽乌”军团霸占。

刹那间,

雨花台在垂泪,

母亲在哭喊。

钟山在呜咽,

父亲在呐喊。

城已破,

家已亡,

孩子的梦里,

就不再有圣洁的白鸽飞翔。

山河破碎的故国,

已经血迹斑斑。

倍受欺侮的母亲,

已经遍体鳞伤。


当年的家国,

处处是断壁残垣,

废墟百里,

没有人烟。

战火遍地,

硝烟漫天。

只因为,

那“三羽乌”指挥魑魅魍魉附体的东洋兵,

已经泯灭了人性。

泯灭了人性的他们,

已经成了穿着衣服的中山狼。

顷刻间,千年古城的冬雪被染成了血色,

死神将吴越故地的大街小巷霸占。

嗜血的魔罗,

乱舞在紫金山上。

野蛮的撒旦,

狂奔在冬夜的扬子江畔。

玄武湖岸悲声起,

哭泣在石头城上蔓延着,

化成了仇和怨。

万千母女遭蹂躏,

千万生灵遭涂炭。

 

在侵华日军铁蹄下,

手无寸铁的无辜同胞面对的,

只有心如蛇蝎的朝香宫鸠彦、松井石根、中岛今朝吾、谷寿夫的衣冠禽兽军团制造的死亡的阴霾,

和无尽的黑暗。

海盗一样的侵华日军,把南京变成了人间地狱。

惨绝人寰的暴行,

已经传遍了人间。

这一幕让善良的人们不忍心面对的历史惨剧,

那一年就这样在日本昭和军阀集团的策划之下上演。

那个冬天的金陵没有了阳光,

被豺狼残害的无辜同胞的名字,

已经被刻进了南京的哭墙!

莫说此劫为乌有,

信口雌黄,

就如同死守着,

那曾经给人世间带来深重灾难的“皇国史观”的日本政客石原慎太郎集团。

如山铁证记录着,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侵华日军攻陷南京之后,

比豺狼的兽行和野蛮,

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禽兽嘴脸。

忘却过去则意味着背叛,

文过饰非就可能会让昨天的罪恶重演。

侵华日军的遗老遗少,你们必须认账。

若你们执意要颠倒黑白,

你们必将得到历史老人,

和人间正道的封喉一剑!



【注:南京的哭墙:位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万人坑"之前,上面翔实地镌刻着战后初期,南京市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以及解放以来各时期的幸存者口述证言、出版的各种史料、遇难者家属提供的遇难者名单。

列列名单,触目惊心。撒旦(Satan)是指《圣经》中记载的堕天使(也称魔鬼),是反叛上帝耶和华的堕天使(Fallen Angels),曾经是上帝座前的天使,后来因骄傲自大妄图与上帝同等,率领三分之一的天使背叛上帝,后被赶出天国。

魔罗 神话出处:印度佛教 译为能夺命,障碍,扰乱,破坏等。害人命,障碍人之善事者,是欲界之第六天主魔王,其眷属为魔民魔人,旧译之经论,作磨,梁武改为魔字。

魑魅:古代传说中山泽的鬼怪。《左传文公十八年》有“投诸四裔,以御魑魅”的记载,杜预注曰:魑魅,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者。(《辞海》魍魉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山川精怪。一说为疫神,是颛顼之子所化。出自《孔子家语·辨物》等著作。魍魉也可代指影子。

日本昭和军阀集团:1921年10月,都是日本少佐军阶的永田铁山,冈村宁次和小畑敏四郎三人在德国莱茵河上游的黑森林贵族城堡区,一个叫巴登巴登的矿泉疗养地举行了巴登巴登聚会,密谋结成-------“巴登巴登集团,这三人都是士官学校第16期毕业生,成绩比其他人优秀,人称第16期的“三羽乌”(日语为三只乌鸦),10月27日,三人讨论了鲁登道夫的总体战理论,第二天东条英机和鸭脚光弘等从柏林赶来聚会,并讨论出了行动纲领。

行动纲领

1、确立总体战体制;2、消除派阀之见。要求幕僚军官要联合起来,形成军部内的一股势力----昭和军阀,由此巴登巴登集团形成,该集团除了原先的4人之外,又选出7人,梅津美治郎、山下奉文、中村孝太郎、松井石根、中岛今朝吾,下村定、矶谷廉介,由这11 人组成。 11人都成为后来日本军界的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