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一直下。

  滴滴答答的雨声中醒来,第一念头赶紧给女儿发个祝福信息。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十八年前的今天,飘着小雪。

  也是清晨时分,腹痛难忍,那天是预产期,但之前一点反应没有。谁曾想到,这娃娃性子这么急,说要出来就是一声令下,粉拳秀腿在我肚子里左捶右踹,疼得我是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于是,急乎乎去医院,急乎乎进了手术室,一声啼哭,这娃急乎乎地就离开了我的身体。

  一晃眼,十八年。

  翻开手机,看见女儿的朋友圈:“18岁,你好。你来得真慢真慢,我等你好久好久了……”眼眶一下就湿透了。女儿终于长大成人!

  十八岁,盛开如花。

  一直想给女儿一个十八岁正式的成人礼,却未能如愿。

  去年今日,女儿在我身边开心地吃着蛋糕,突然莫名感叹起来:“明年的生日,我就要一个人在他乡度过了。”女儿的话,让那时的我,伤感了好一阵子。都说,大学录取通知书也是孩子和父母分离的一个标志性“船票”。彼时,我还不能体会,却也时常想象,真到那个时刻,我会是什么心情。直到九月开学,送女儿去学校即将返程,当一切事实都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分离在所难免,我强捺住心中万般不舍,云淡风轻地笑着和女儿约定:“我们一起转身,你回宿舍,我们去车上,不许回头哦!”女儿笑着答应,却又和我们聊了会儿琐碎小事。直到先生说时候不早了,让女儿回宿舍整理行李吧,这才停止话题。于是,我们互相挥挥手,女儿转身离去,我和先生站在原地没有移步,这是我们唯一一次这么默契。女儿走得很慢,那条通往宿舍的小路就显得特别长。眼里有泪流出,我抬起衣袖抹去了,却又流出更多的。我说:“这丫头,都不回头的。”先生说:“也许闺女怕一回头就看见我们了。”很就很久之后,女儿的身影转弯,消失在小路尽头。

  我和先生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离开。

  一路无语。

  周末,去女儿学校。这计划已经在心里酝酿了好些日子。

  看见女儿笑颜灿烂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也盛开了一朵幸福的花儿。

  我的小十八已经长大。这一时刻,我所有的欢愉和欣慰,任世间再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

  又一次想起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

  叮嘱女儿:“点些喜欢吃的。”

  “叫了肯德基宅急送哦!和舍友们一起吃呢!”虽未见面,女儿的欢声笑语,犹在耳边。

  你开心,我便快乐。

  你成长,我也成长。

  换一种目光,关注而不牵绊,欣赏却不影响。

  将爱,藏进祝福;将心,放在远处;让你我,共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