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旺聪慧,四岁那年,小姨到家做客,其母发愁,无意间自语:“晚上咋睡呢?”  


  “妈妈!好办呀!”


  “宝贝!你有什么好办法呢?”


  “妈妈,我们可以一起睡呀?不是可以摞着睡吗?”


  童言无忌,大家欢声笑语。小姨亲吻百旺:“宝贝!你太逗了!”


  五岁那年,百旺发高烧,走了几十里山路,去县医院。病愈后有点愚钝。邻里之间叔叔辈,爱逗百旺:“旺仔?你的爸爸、妈妈,昨晚又摞着睡了吗?”百旺如实回答“摞了”或者“没有摞”,引来一阵无聊的爆笑!


  百旺小姨是村办小学老师,如花似玉,娇小美丽,是那种轻盈弄姿的女人。百旺父亲,七十年代在镇上食品公司上班,杀猪卖肉,时常拿些“猪下水”之类回家。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小姨教书,中午总爱到百旺家吃饭。那个年代天天有肉吃,可谓富裕,令人羡慕。一来二去,小姨与百旺亲如母子,百旺有时与小姨睡在一起。


  一日,百旺妈妈不在家。爸爸与小姨说笑:“你的皮肤粗糙,好涩,好涩,你姐姐皮肤光滑如玉,你姐妹应该不是同父同母。”


  “你放屁,满嘴喷粪,讨厌!不想理你……”


  中午吃饭,百旺突然发问:“妈妈?爸爸说小姨皮涩皮涩,啥叫皮涩呀?”接下来的故事,你可想而知。


  杀猪屠夫不算真“爷们”,跪在床头1天1夜求饶恕!把责任推给了小姨,一段时间,学生咋也知道了这事曰:A、B、C(寓意皮涩),小姨无脸学校教书。刚好村里有个在新疆当兵的回乡探亲,把漂亮的小姨介绍给自己的战友,落户北疆,扎根边防。多少年后回乡探亲,小姨拥抱愚呆的旺仔,又心疼又生气:“旺仔!可怜的孩子,因你的童真,既毁了小姨又救了小姨……。”小姨的夫君,官至正团,非常疼爱小姨。


  所以,人生在世该走到哪里,该落到哪里,上天自有安排,冥冥注定。


  四岁前,聪慧的百旺,4岁后,愚钝,令人感叹命运捉弄人!母亲每日照顾百旺无微不至,夜晚暗自流泪;假如有一天我走了,旺仔咋办呢?老天爷?我做过啥亏心事吗?这样对我!


  有一日,突发奇想。托人寻找遗弃婴儿,把孩子养大,婚配百旺,自己离去之后,百旺好有着落。事有凑巧,邻人有一拾破烂的在广州。恰逢湖北一女孩与厂主管恋爱,产下一女婴。主管云南人,家有老婆孩子,缺男婴。以恋爱之名欺骗小女孩。主管逃匿,女孩无脸面对家人,无吃无喝,拾荒老人早与她相识,赠送食物,小钱,劝其送养孩子,日后好成家婚配。百旺母亲千里迢迢抱养了女婴,起名“冉冉”。


  人说私生孩子要格外聪明。果不其然,失去爸妈的冉冉,被一种自然的大爱雨露,自然的生长发挥。百旺的母亲偏爱有加,想着自己的晚年,百旺的幸福,充满幻想。往往事与愿违。冉冉聪慧,学习用功,模样俊巧,十二三岁,已有闭花羞月之貌。百旺的母亲希望在破灭,理想在动摇,知道两个人的差距越来越大,是不太可能了。


  百旺的母亲常说:“穿衣戴帽,没好人穿,有好人看。”百旺的慈母每日都会细细检查旺仔的仪容。百旺春夏秋冬守着自家的良田(自留地,在村头),怕鸡、鸭、鹅,猪、马、牛、羊来毁坏庄稼。他总是挥舞着长鞭:“噢……息,噢息……”追打……


  十八岁那年,羊圈里的羊“咩咩”的叫,挣扎绝望的叫声,招来百旺的母亲,百旺无师自通学着猪、马、牛、羊、狗的原始繁衍的本性,在抽动他的“尘根”……


  “苍天呵……作孽呀!”


  那日,百旺的母亲,吃斋念佛,磕长头。事隔多日,杀猪的夫君下岗,一月有馀,左目失明,右手臂残疾(脑溢血后遗症)。那只拿刀的手臂,看猪挣扎抽搐的眼,失去了它的作用。我讲的真有其事其人。不是宣染“因果报应”。


  百旺虽愚,但,懂孝顺听从。知道母亲对他那日荒唐所为,生气,伤心,哭泣,再也不敢妄为。话说到这里,试想,百旺虽愚呆,他性欲的萌动,在每个深夜,他怎样自控,就不得而知了。每当看到,猪、马、牛、羊、狗,交配时,他依然呆呆的看着……憧憬着什么……


  时光荏苒,季节交替,光影不会因某人,某一个家庭的不幸而停留。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百旺依然在四季里挥舞着他的长鞭追打觅食的鸡、鸭、鹅,猪、马、牛、羊等鸟类:“噢……息,熬……死……”(听不清,他是噢息还是熬死!)


  冉冉十七岁,初中毕业,已成绝世美女。由于家庭情况,不再上学,在家帮助慈善的妈妈,耕田种地,放牧牛羊,帮助妈妈看护百旺,帮百旺穿衣戴帽,搀扶杀猪的父亲起居拉撒。帮妈妈支撑住一个风雨飘摇残败的家。邻人都说冉冉懂事,是上天送于百旺家的七仙女。


  邻村镇长的儿子祥仔,与冉冉同年入学,可谓青梅竹马,怎样用功,学习成绩,都不如冉冉。冉冉放弃读书,祥仔也效仿冉冉。镇长深知祥仔不是做学文的材料。随了他。知祥仔暗恋村花,校花一一冉冉。托村支书成全了她们。


  迎娶的花轿红艳艳,唢呐声声,锣鼓喧天,敲敲打打,鞭炮噼里啪啦,2公里的山路,曲曲弯弯,抬轿子的壮汉绕了半天,唱着《红高梁》插曲,像电影里的场景,浪漫。不知是感动或是感怀,冉冉涕泗横流……想着清光下朦胧的身影,思春的夜晚,缤纷的杏花雨,如醉如痴的梦境,撕裂的阵痛与酣畅,洁白的床单点点的殷红,是他?绝对是他!她不敢相信!再一次假寐中她得到了验证。她不敢声张不敢反抗,不敢告诉母亲,她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她知道自己卑微的身世……


  百旺第一次违背母亲的话,脱离了坚守多年的岗位一一自留地,远远的跟着娶亲的队伍,到了祥仔家。急坏了他妈,引来乡邻窃窃私语,非议说:“拜堂若见娘家人,花痴迎进门!”


  那日之后,百旺记住了冉冉的家,之后的岁月,百旺时常走2公里山路,来看望他的小妹冉冉。有一次,祥仔与冉冉玩笑打闹,百旺误认祥仔欺负冉冉。把祥仔按在地上暴打。冉冉家有笨重苦累的农活百旺都会帮助,百旺肥胖高大有力气,像杀猪的父亲。百旺无时不在牵挂着小妹冉冉,保护冉冉。随着年龄的增长,百旺的愚呆似乎有所好转,村邻建房造屋,也有人请百旺帮忙,百旺有使不完的力气。


  百旺随邻人砖厂做工。百旺拉车,艳丽(村里的少妇)推车,百旺做事任劳任怨,从不偷懒,人人喜欢他:“百旺快帮忙……百旺先干这些……百旺来来来……,”


  劳动中无处不见百旺,苦累脏活,大家都找百旺。


  看百旺一天天能生活自理又能赚点小钱渡日。母亲非常高兴,想与百旺促成姻缘,托人说媒,终未能如愿。


  一日,有一流浪“疯子”有三十岁左右(那年百旺二十八岁),流落砖厂,好心艳丽哄劝“疯子”回村,百旺母亲帮她沐浴更衣,竟然是绝巧美人。与百旺洞房花烛,不反抗,很温顺。百旺无师自通,想那猪马牛羊所用方法,一夜尽兴,来回多次,乐不思疲,深感美妙。爱怜美人有加,每日,手牵手,手拉手,二人形影不离。然,好景不长,乐极生悲。“疯女”家人寻至,接走“疯女。”


  百旺魂丢三分,不思劳动,每日家中。炎热的夏季,乡邻露宿房外“风口”(有风的地方)纳凉。某夜,百旺站立艳丽床头,睡梦中的艳丽大喊大叫……


  百旺自知犯下大错,亲手割下“尘根”就如他的父亲杀猪割肉一般潇洒,然后悬梁自尽……


  冉冉痛哭不止,冉冉的儿子已有四岁。冉冉望着儿子,想着百旺,望着儿子,想着旺哥,“旺哥哥!……那疯女人是我前世的化身……那疯女人就是我……”,泣不成声,情绪失控,谁也想像不出冉冉此时此刻的悲凄心情,冉冉对百旺的哭泣,是亲情?还是爱的情呢?……冉冉成长的人生中,百旺保护冉冉曾与人玩过命……,百旺是从哪一天从愚呆中醒来又无人可知……


  乡间多了一位“施婆”(看风水的,乡俗也有称私婆的),传得神乎其神,越远越知名,有从几百公里慕名而来,看前身后世,功、名、利、禄,姻缘,富贵,贫穷,“冉冉施婆”施展法术,一语道破,沉睡百年的村庄,车水马龙,从远古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