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路   


    这条路,

    静静地在那躺卧多年。

    年轻的时候,

    她尘土飞扬,

    历尽沧桑,

    倍受蹂躏,

    故事装满路旁小屋。

    小屋里外灰暗,

    门昼夜紧闭,

    唯窗泛着点点亮光。

    于是,

    记下了金发碧眼大个人的马队,

    小个人疯了似的牛群跑过。

    灬…

    如今这条路,

    依然静静地躺卧在那儿,

    只是苗条的身影,

    有些发福了。

    路旁的小屋,

    也被座座高楼野蛮地压倒了身下。

    小屋碎了,

    故事丢了。

    大人孩子,

    只认一张纸四个人。

    路上布满扭动着腰肢的年轻女子,

    她们头染金发,

    脚穿高跟鞋,

    袒胸露腚,

    匆匆走进楼群,

    演译着自我的故事。

    什么李鸿章,老毛子,小日本,

    她们好象没听说过。

    犹如尘土飞扬被光滑如玉覆盖,

    小屋被大厦取代,

    有什么可大惊小怪?

    不错,路不会说话,

    可她会记着不同车轮的碾轧,

    以及不同脚印对她的亲吻。

    路上洒满了车痕足迹,

    高楼里传来阵阵的沉重呻吟。





    ◎走过墓地(外一首)


     相同的石板,

     不同的名子。

     生有早有晚,

     死有先有后。

     鲜花曾盛开,

     如今己凋零。

     纸堆曾烈焰,

     眼下己纷飞。

     相同的人生,

     不同的足迹。

     相同的墓碑,

     不同的口碑。

     走过的脚步,

     有轻伴着重。

     缅怀的情思,

     有实掺着虚。

     哭笑皆有假,

     墓人难分清。

     里外音有别,

     演绎不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