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船上下来,公休在家,第二天就和自己的老婆一起走进了厨房。坦率地说在船舶上我过的是饭来张口的日子,在船舶上每天一日三餐都是由大厨和服务员精心劳作后端到每张桌子上面,然后由船员按照默认的座位自觉入座就餐。

       船员们吃好每一顿饭菜后把不锈钢盘和碗盏往近在咫尺的洗碗间一撩就完结了。船舶的分工就是这样,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职务是什么就干什么,明确分工。所以船员们毫无顾忌、理所当然地就餐完毕拍拍屁股走人,从来没有像进饭店吃完后买单,也无需像家里一样为了洗碗刷筷而家庭成员之间推三推四,最后百般无奈之下用分币正反面决定谁去拾掇。这就是船舶和家庭的区别。但是各有情趣,我轮大厨因为和服务员之间关系特别融洽而经常自告奋勇协助服务员洗碗刷筷,更多的船舶上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P4150145.JPG

                 船上的大厨


       且把船舶生活小节搁置一下,回到家庭。我有一手厨房拿手绝活,就是在小小的厨房为家人做一桌美味佳肴,当家人们吃上了可口的餐肴后,我才流露出宽慰的表情。因为我总有一种内疚的心情左右我,尽管长期在船舶工作为家庭添砖加瓦(的确也是这样,赚到一笔可观的工资后就是千方百计改善居住条件),我对老婆在家辛勤地带大孩子以及孤独的生活有一份歉意。所以我放下一家之长的派头投身到厨房的水深火热之中去,以自己的满头大汗感动老婆,当然老婆也是蛮照顾我这个家庭栋梁、摇钱树的。只要我进入了厨房,她就给我打下手,勤快地择菜,吹响了厨房欢乐进行曲。

       我喜欢厨房的理由也就更充分了,买、汰、烧成了《牛郎织女》民间故事一样。不过变换了“你耕田我织布”操作方式,改为“你择菜我起锅,夫妻共同把饭做”的快乐厨房工作。这样就把夫妻感情在菜锅里搅和、拌匀、炒熟、调味和上盆,色香味都在不言中了。

      此次回家我们夫妻俩又重操旧业,在老婆一声使唤下我堂而皇之走进了阔别数月的厨房。锅瓢碗筷叮咛咚咙、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第一次进厨房那些调料放的位置首先必须熟悉,否则当油锅起烟后就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老婆一一向我做了交代,把油盐酱醋和味精调料说的“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此刻,我觉得家庭的温馨随着天然气在灶具上冉冉升起,心情马上投入做菜情绪中去,口里面哼哼哈哈不知道在空气中传递如何音符,估计最清晰的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之类的网络歌曲,我搬到厨房里面具有了很多含义了。

       今天晚上我们的制作的菜单很简单,中午时候到某家超市挑选了7、8只小毛蟹,再有就是今天吃了西瓜之后留下的西瓜皮,还有打了两个鸡蛋,利用电饭锅的余热蒸了一碗蛋花,我们夫妻俩做三个菜也做出了味道。

       其一,小毛蟹用刷子刷净再放在清水中漂净。准备好一把小葱切成葱花,把老姜切成断片,红酱油、黄酒少许待用。随后我抓起小毛蟹上砧板,拿起快刀闭上眼睛非常残酷地把小毛蟹一劈两半。收拾了小毛蟹的生命后我连忙打开煤气灶开关,铁锅加热出青烟,然后倒入适量的精制油。当炊烟袅袅升起时我把老姜投入火锅,次后再投入小毛蟹急炒,小毛蟹壳顷刻变成了黄色。我不慌不忙倒入了杀腥的黄酒稍许,之后喷一点温水,随后捂紧锅盖,调节文火闷烧。15分钟后揭盖放入红酱油翻炒,再加稍许食糖调味收干水分,放入味精再尝味,把备用的葱花撒一把即将起锅的小毛蟹上,顿时略带甜味味道冲天而出,你猜是谁第一个尝到香喷喷气味的?不是我!我告诉你是灶具上方脱排油烟机!小毛蟹上盆吃出味道却是我们。

IMG_20180214_160714.jpg

        我包的百叶卷


       其二,急火生炒西瓜皮、绿豆芽和红辣椒更是我拿手好戏,已经在本人几篇文章中提及,所以读者只要知道这盆西瓜皮在夏天炎炎火热中吃了肯定降火,其食疗功能已经被中国药圣李时珍描述的清清楚楚。西瓜当菜吃现在社会上许多人都提倡,付诸实践的其中就有我。

       饭好了、蒸蛋也好了。当全部菜肴上桌后我不自觉看了挂钟,我们俩人花了1小时Cook时间!三口之家品尝了自己亲手做的美味菜肴,自然甜酸苦辣只有肚里明白了。我故意地推脱了洗碗差使。这就是大概我们船员所追求的基本生活“幸福指数”了。

IMG_20180213_080854.jpg

         我下的小馄饨

       当我抹嘴时刻我又想起了船上大厨的工作,他是我们船员中最为勤恳的员工了。一大早已经做好了三、四个早点,一大早择菜完毕。一日三餐忙个不停,所以我最为关心船员工作的就是大厨,船员吃的好坏,情绪好坏都与大厨有关。我挂在口上的一句名言:“船舶大厨就是我们远洋船舶上半个政委!”这是我从家庭生活延伸到船舶生活发现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