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画家故居,

点缀在水井湾——

黔中一处荒山野岭,

让人心无杂念,

僻静赋予人的灵气,

爱好成就一代名家。

 

人杰地灵处,

山高水藏福。

 

水井湾没有什么神奇,

只是老瓦房后的山,

那潜龙入水的来势,

两边山如巨浪被排,

如此山形地貌的孕育,

出画家增辉画坛自所必然。

 

人杰地灵处,

山高水藏福。

 

其实人杰的故居,

只是曾经的少年,

出生与成长的衣胞之地;

成名成家的艰辛与感叹,

往往被成就的辉煌遮蔽,

让有的人只知慕鱼临渊。

 

人杰地灵处,

山高水藏福。

 

单家独户的孤僻,

选此建房盖屋的初衷,

避盗匪于人迹罕至;

山水灵气益心育才,

并没有什么预期,

父母只是倾力创造条件。

 

脚踏大地时,

我们需要仰望天空;

仰望天空时,

我们需要不懈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