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丰腴硕硕,
    无限地被人追宠。
    昌盛的果实,
    令人眼目发累。
    年月的轮回,
    不知何故你被主人遗弃忘却。


    于是,你又开始杂草丛生,
    荒芜走进了你的身体。
    十八年的等待,
    又一次蒙上了你的心头。
    开垦者的冷寞,
    已使你一次次失去梦想。


    如今,
    你走上路旁,
    袒露牌坊,
    企求人们的关注。
    渴望有情人掀起你的盖头,
    从而再回茂盛的从前。


    可是,
    车流人群匆匆走过,
    却无人钟情与你。
    因为你荒废多年,
    诱惑早已不在。
    啊,小荒地!
    你除了是个地名路标,
    再无任何剩余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