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春光,格外的妩媚,碧波荡漾的翠屏湖水,哗哗地涌着波澜,随风飘扬的湖边垂柳,柔柔地梳起长长的秀发,水欢人笑,花香醉人。一路追逐着迷人的绿色,追逐着醉人的芬芳,车行翠湖南岸,数十里画廊,数十里花香。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出头岭镇安坪村。

  沿路前行,进入山间。蓦然抬头,满目的花红,密密匝匝地铺满了整个山谷,眼前那一片片晕红的花蕾,粉红的花瓣,沁红的花蕊,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便是安坪的千亩桃花源。

  人都说,看桃花要到北京的平谷,而我看,安坪千亩桃花亦可知晓天下,更可印证诗人白居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优美意境。

  娇美的桃花,她们如同盛唐的佳人儿,翩翩含情,默默含笑。不失盛装新娘的羞涩;更不失纯情少女的妩媚。微风轻抚,红晕片片纷飞;轻触枝头,幽香四处弥散。霎时,飞扬的花瓣汇成了粉色的海。人们的头上、脸上、肩上,点缀起一层层的粉色,花比人美,人比花艳,轻轻抖落这一身的红润,一身的清香,醉人的芬芳,飘满了四野。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一树树的桃花,不与群花争宠,更不傲然坡峰。以她的恬淡,她的静谧,她的秀美,静静地在山间绽放,一朵朵花儿都开成了初恋,一簇簇蕊儿都尽显了娇妍。她把那份美丽,默默地奉献给了爱她护她的人,更把那份高雅,默默地奉献给了这迷人的春天。

  拥抱着粉色的桃林,亲吻着甜美的花瓣,细细地端详她们,爱怜的手不忍触碰蕊的额头,不肯触摸花的粉脸。她们尽管少了玫瑰的妖艳,却多了百合的淡雅与烂漫。她们一朵朵的绽放,一枝枝的攀牵,一串串的交错,一叠叠的相连,一簇簇开得争锋,一片片放得呈脸。她们这样你推我挤地开,你争我抢地绽。她们这样花压着枝儿,枝捧着朵儿,树挨着树,片连着片。唱响着安坪的美丽,绽放着安坪醉人的笑脸。

  这一谷的粉嫩,挤出一坡的娇艳;这一片的鲜美,捧出一山的灿烂。人在花间走,花绕人心头,真的让你分不出哪里是花,哪里是人。此时此刻,人已迷失,心已陶醉。嗡嗡的蜜蜂,在人前引路,翩翩的彩蝶,在花前起舞。这蜂飞蝶舞,人花两痴。此情此景,我蓦然想起唐寅的那首有名的《桃花诗》:“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我想,如今人们的生活如此的富裕,再不用桃花换酒钱,诗人当初的意境,自当另作别论了,唯独让人肃然起敬的便是那些种桃树的桃花仙人。

  白云牵了我的手,在桃林里穿行。远远望去,一片翠绿包裹着一方粉红,一方粉红缠绕着一方翠绿。烟波绿海中,如同漂浮着仙女精心织就的硕大画锦,又像搭建了工匠巧夺天工的天然画廊。

  春风拂面,大片的桃花,犹如一条质地柔软的粉色丝带,围系在蓝天碧草之间,随风浮动;更如雨后天边的绚丽彩虹,斜挂在幽谷苍穹之上,映入画屏。山腰松柏如带,梨树成排,山下百花吐蕊,粉面含情。绚丽的色彩,灵动的身影,真正汇成了一条五彩缤纷的花溪。

  拥抱这桃花飞红,遥望这花溪奔流。错落有致的山谷,风吹着花儿,花儿追着谷,飞谷流花,在山间舞动。这不就是一条奔腾跳跃的花溪,搭在了安坪的千亩桃园之上吗?

  这奔流的花溪,春蕾含笑,绽放的是春的希望;极尽芳华,捧出的才是果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