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一面镜子,照见了人性之中最美最善的形迹。

  历史是一面镜子,照见了人性之中最丑最恶的面容。

  我们看历史,一面在看历史之镜中的往事。

  我们看历史,一面在看历史之镜中的自己。

  唯有,记住历史,才可以走出美与善的延续传承。

  唯有,借鉴历史,才可以避免丑与恶的重蹈覆辙。

  人之所以为人,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人身上善与美的辉光照亮了前行的路。为了这善与美的辉光不在历史的风暴中蒙尘、湮灭,我们还要继续学习历史,认知人性。

  说到皇帝的暴虐无道,猜想大家首先想到的,大概有两个人,一个是殷纣王,一个是隋炀帝。

  其实,历史之中,比这两位的暴虐无道更有甚者的,还大有人在。只是,那些帝王的影响力远不及这二位,所以,他们在暴虐无道排行榜上的地位也就不那么显著了,他们的历史影响力也就没有那么广大甚远了。

  今天,要说的这位皇帝,叫刘子业。根据历史学家的准确推断,刘子业生于公元449年2月25日,死于公元466年1月1日,总共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十七年。按说,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人生才刚刚开始,但是,刘子业在这个年纪,就已经被杀掉了。按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青春年华正是人生最好的时光,可以做各种各样美好的事,可是,当了皇帝的刘子业,却偏偏不,他只是一味地刻毒残暴。究竟是权力怀了他的心,还是周围人的影响变了他的态,以致于让他做出那么多超乎人类想象的事来,还无法定论。所以,关于刘子业所作所为的这一切,很值得研究和深思。

  关于对刘子业的研究和深思,就交给各位了,我这里,只说说他的和他相关的各种事体,备大家作为思考和研究的素材。

  刘子业小字法师,他是宋孝武帝刘骏的长子,母亲为文穆皇后王宪嫄,他是南北朝时期南朝宋的第六位皇帝。

  【刘骏(公元430年~公元464年),字休龙,小字道民,宋孝武帝,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三子,刘宋的第五位皇帝。刘骏初封武陵王,素不得宠,屡镇外州。公元453年,太子刘劭弑宋文帝之后,刘骏亲率大军讨伐,很快便击溃刘劭的势力,夺取了皇位。登基后,改元“孝建”,史称“宋孝武帝”(公元453年~公元464年在位)。】

  【王宪嫄(公元428年~公元464年),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人,南朝宋孝武帝刘骏的皇后。父亲为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王偃。母亲为宋武帝刘裕之女吴兴公主刘荣男。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43年),被武陵王刘骏纳为王妃,生有前废帝刘子业、豫章王刘子尚、山阴公主刘楚玉、临淮公主刘楚佩、皇女刘楚琇、康乐公主刘修明。宋元嘉三十年(公元453年),刘骏即位,立王宪嫄为皇后。宋大明八年(464年),宋孝武帝去世,刘子业即位,尊王宪嫄为皇太后。同年八月,王宪嫄去世,时年三十八岁,谥号文穆,与宋孝武帝合葬于景宁陵。】

  这里有一点需要指出,那就是,刘骏的父亲刘义隆和王宪嫄的母亲刘荣男是亲兄妹,刘骏与王宪嫄是姑表亲,也就是说,王宪嫄的母亲是刘骏的亲姑姑,刘骏的父亲是王宪嫄的亲舅舅。刘子业是姑表兄妹近亲结婚所生的孩子。刘子业的荒淫暴虐,是否和近亲结婚有关,也值得思考。不过,这历史上,姑表结婚、姨表结婚的也不少,是不是生出来的孩子都有毛病,也不见得。

  刘子业出生两年后,他的父亲刘骏外出镇守寻阳(今湖北黄梅西南),刘子业被留在京城建康(今江苏南京)

  刘子业四岁时,太子刘劭谋逆叛乱,刘骏领兵讨伐太子。身在京城的刘子业,成了政治斗争中的小囚徒、小人质,他被拘留在侍中下省。很多次,刘子业都差点被杀害,幸好他命大,最终还是存活了下来。

  猜想,这一次童年被拘留、被惊吓、被胁迫……的经历,一定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中,埋下了不好的种子,影响了他未来的行事作为。

  这一年的四月,刘子业的爸爸刘骏胜利,做了刘宋的皇帝,刘子业也跟着荣贵,被立为太子。

  刘子业九岁时,就住进了东宫,在居处上,进一步巩固了他的太子地位。

  刘子业十一岁时,还在刘宋皇宫的崇正殿学习过《孝经》。推测,这种学习的过程,既有老师的教习,也有刘子业自己对所学《孝经》内容的讲解。

  《孝经》的内容,当然是讲“孝”。那么,“孝”又是什么呢?用抽象的话来说,孝是一切道德品行的根本和出发点。孝的内容,可以归为礼仪,孝既是一种德行,也是一门修身哲学。通过孝,从大的方面来说,可以维护国家的秩序,所谓忠君;从小的方面来说,可以和睦家庭关系,所谓事亲;从个人来说,可以提高一个人的自身休养,所谓立身。

  既然刘子业小小年纪,就有过对儒家经典礼仪和道德规范的学习,那么,为什么,后来,他可以离经叛道到十分荒唐、荒谬的地步。这大概也和他的性格有关。

  史书里面,对刘子业的性格描述,我找到了两个词,一个是“性狷暴”;另一个是“少禀凶毒”。也就是说,刘子业的性格特点如下:

  1、胸襟狭窄。

  2、性情急躁。

  3、性格暴躁。

  4、从小就凶残。

  5、骨子里就歹毒。

  如果从这些性格特点来理解刘子业,似乎多少找到了一些原因。但是,刘子业的这些性格特点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是天生的?是遗传的?是后天学坏的?是受了刺激造成的?还是别的什么?人性的复杂,有时候用逻辑是推理不出来的。

  刘子业十四岁时,就举行了冠礼,也就是成人礼,这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他不再是一个孩童,他已经具备了担负一切成人责任的条件。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他可以婚娶了。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冠礼之后,就要立刻把成人的一切责任都要强加在他的头上。

  刘子业十五岁时,他的父亲刘骏去逝,作为皇太子,他理所当然地当上了刘宋的皇帝。

  从父亲去逝的那一天起,刘子业的恶态就已经逐渐地显露了。父亲的去逝,并没有引起这位皇太子的悲伤与哀戚,相反,他在父亲去世后,表现的是傲慢、是毫不在乎,是没事人一般的样子。

  刘子业刚即位时,因为父皇重臣戴法兴等人的存在,他还有所忌惮,因而行事并不张狂。等到戴法兴被赐死后,刘子业已经完全没有了束缚,他毫无忌惮,任意妄为。

  刘子业的母亲,也就是皇太后病重,她派人呼唤刘子业相见,想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刘子业却说:

  “病人那里鬼很多,很恐怖的,怎么可以去啊?”

  皇太后听到此话后,大怒,非常伤心地对侍者说:

  “你快去拿刀过来,把我的肚子划开,看看我怎么会生这样的儿子啊?”

  再往后,刘子业更加凶残暴虐。他不断地杀人,朝廷内外的百官,随时都可能性命不保。

  先前,有传言说,湘中会出天子。于是,刘子业就打算南巡荆州和湘州,以肃清流言。所谓的肃清流言,其实就是想杀掉自己的几位叔叔。

  刘子业十六岁那年的十一月份,他的叔叔湘东王刘彧与亲信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暗地里和刘子业的亲信寿寂之、姜产之等十一人联络,密谋要一起废掉刘子业。

  刘子业十七岁那年的的一月份,巫师诱骗刘子业说,华林园的竹堂里面有鬼。刘子业听后,十分嚣张,他竟然要亲自到华林园的竹堂去射鬼。

  刘子业到了竹堂之后,他的亲信寿寂之带刀冲了进去,姜产之作为寿寂之的帮手,也一同跟进。刘子业见形势不妙,他想逃走,寿寂之等人并没有给他机会,一起追赶并杀死了他。

  刘子业死后,葬在丹阳郡秣陵县南郊坛西。

  刘子业的一生很短暂,他的暴行却记载很多。

  一、连自己的亲姑姑都要纳入后宫

  刘子业的姑姑新蔡公主刘英媚,是刘宋王朝卫将军何瑀的儿子何迈的妻子。景和元年(公元465年)十月,刘子业宣姑姑入宫见面,乘机把她留在后宫,称为“谢贵嫔”。对外,刘子业谎称姑姑已经去世,他杀了一名宫女,送到何迈府中,说是死者就是姑姑,并用公主的礼仪殡殓埋葬了被杀的宫女。同年十月二十一日,刘子业封“谢贵嫔”为夫人,并特别许可,允许“谢贵嫔”乘坐配饰龙旗鸾铃的御车。一旦“谢贵嫔”出入,所过街市必须严格实行戒严。

  何迈平素豪爽,有侠士风范,他蓄养了许多愿意为他效死力的人。因不能忍受刘子业夺妻的侮辱与肮脏的行径,何迈计划趁刘子业出游时,将他废黜,并拥立晋安王刘子勋为皇帝。事情走漏了风声,十一月初三日,刘子业亲自率兵杀死了何迈。

  二、与姐姐一起荒淫

  刘子业还与自己的亲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一起荒淫。

  据载,刘楚玉淫乐无度,曾对刘子业说:

  “我与陛下,虽是男女有别,但都是先帝的亲生骨肉。陛下您后宫的美女数以万计,而我,却仅仅只有一个驸马。这太不公平了,天下的事,怎么可以不公平到这样的地步呢?”

  于是,刘子业就赐给刘楚玉面首(后专指男宠)三十人。

  三、对待自己的叔叔残忍不仁,不把叔叔们当人看待

  因畏忌自己的叔叔,刘子业把他们囚禁在可以完全掌控的皇室宫殿内,对他们百般侮辱、残忍殴打。

  他的叔叔建安王刘休仁、湘东王刘彧、山阳王刘休祐,都身体肥壮。刘子业用竹笼把他们装起来,一个一个称过他们的体重之后,刘彧最重,被称为“猪王”,刘休仁被称为“杀王”,刘休佑被称为“贼王”。刘子业还有一个叔叔,东海王刘祎,被称为“驴王”。

  刘子业在地上挖了一个坑,装满了泥水,让刘彧脱光衣服,把他扔进坑内,然后用木槽盛放各种杂食之后,胡乱搅拌一番,再把木槽放在刘彧面前,命令他像畜牲一样地用嘴去槽中吃食,以此欢笑取乐。

  刘子业非常想杀害刘彧及刘休仁、刘休祐,前后十几次动念,亏得刘休仁有计谋,常常用戏谑巧言、阿谀奉承的法子,让刘子业高兴,使得刘子业当场停手,推延了杀害之事。

  当时的廷尉刘蒙的妾怀孕了,刘子业在她临产时,把她接进后宫,希望她生个男孩,打算立为太子。有一次,刘彧违背了刘子业的旨意,刘子业大怒,于是,他命人剥光了刘彧,并捆绑了他的手脚,用棍杖从手脚内穿过,派人抬着刘彧,交付太官,说道:

  “即日杀‘猪’。”

  刘休仁笑着对刘子业说:

  “‘猪’今日不该死。”

  刘子业就问,为什么不该死呢?

  刘休仁说:

  “等皇太子生下来,再杀‘猪’取‘它‘的肝肺吃,不是更好?”

  刘子业才打消了杀死刘彧的念头,说道:

  “暂且把他交给廷尉吧。”

  过了一夜,就把刘彧放了出来。

  后来,刘蒙的妾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刘子业就把这孩子称之为皇子,并为此下令大赦天下,同时,全国凡是这个时候生了儿子的臣属,也都赐爵一级。

  四、变态的荒淫

  一次,刘子业在华林园的竹堂游荡,他命令宫女们赤裸着相互追逐、嬉戏。其中有一个宫女因为觉得耻辱,她拒不从命,就被刘子业杀了。这天夜里,刘子业梦见有一个女子在竹堂骂他:

  “你悖逆不道,活不到明年小麦成熟的时候!”

  梦醒之后,刘子业十分生气,他在宫内找了一个和梦中所见宫女模样相仿的人,杀了解气。

  杀掉宫女后,这天夜里,刘子业又梦见所杀的女子骂他:

  “我已经向上天控诉你了!”

  借着这个事,刘子业所养的那些个巫师、巫婆们都说,竹堂里面有鬼。这也给后来刘子业在竹堂被杀,埋下了伏笔。

  刘子业还常常在叔叔建安王刘休仁面前,让左右侍臣侮辱刘休仁的生母杨太妃。左右侍臣都不得已,只能听从他的命令。刘子业让右卫将军刘道隆做这件可耻的事情,刘道隆和刘子业一样变态,他竟然高高兴兴地奉旨行事,大概还有几分得意。

  还有一次,刘子业召集所有妃子、公主,让她们排列在自己的面前。然后,他强迫左右侍从侮辱她们。刘子业的叔叔南平王刘铄的妃子江氏不听从命令,刘子业大怒,杀了江氏的三个儿女,并让南平王刘敬猷、庐陵王刘敬先、安南侯刘敬渊每人抽打江氏一百鞭。

  五、兽性的残毒

  刘子业的叔祖父江夏王刘义恭和尚书令柳元景等人商量,打算废除刘子业,另立新帝。刘子业知道后,他率领羽林军到刘义恭的府第,将其杀害,还杀了他的四个儿子,并将刘义恭肢解,剖开肠胃,挖出眼珠,以蜜浸泡,用来做所谓的“鬼目精”。

  六、对祖先不敬

  刘子业对太庙里已有的祖先画像不满意,他命令画工另行绘制祖先的画像。画成之后,他进入太庙观看。

  看到曾祖父宋武帝刘裕画像,他说:

  “这家伙可是一位大英雄,活捉了好几个天子。”

  又指着祖父宋文帝刘义隆的画像说:

  “他这个人也不错,只可惜,晚年被儿子砍掉了头。”

  然后,指着父亲宋孝武帝刘骏的画像说:

  “这老头子是个大酒糟鼻子,可现在怎么没有了?”

  说完,立刻叫画匠把刘骏的鼻子画成酒糟鼻。

  总结

  少年天子,本该把青春年华用在美好的事物上,上不负天子之名,下不负黎民所望。可是,刘子业偏偏不,他就是要想尽办法荒淫、想尽办法暴虐,想尽办法残酷狠毒,想尽办法变态害人。

  真不知道,刘子业人性之中的恶,是怎样形成,又该怎样解读。

  多行不义必自毙,刘子业终究没有逃过这句论断,他杀人,小小年纪,最终也被人所杀。

  刘子业的作为,不但自己尝到了恶果,历史也没有放过他,重重地给他记了一笔又一笔。

  看看后世对他的评价吧:

  《宋书》:

  “废帝之事行著于篇。若夫武王数殷纣之衅,不能挂其万一;霍光书昌邑之过,未足举其毫厘。假以中才之君,有一于此,足以霣社残宗,污宫潴庙,况总斯恶以萃一人之体乎!其得亡,亦为幸矣。”

  正史拿刘子业和殷纣王比,说是殷纣王的恶行,还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拿他和被霍光废掉的、作了27天皇帝的昌邑王比,说是昌邑王的胡作非为还比不上他的毫厘。最后,史书还说,他的灭亡,是大幸啊!

  正史还有其他记载,《宋书》:

  “子业虽曰嫡长,少禀凶毒,不仁不孝,著自髫龀。”

  “詈辱祖考,以为戏谑。行游莫止,淫纵无度。”

  “诛剪无辜,籍略妇女。”

  “手足靡厝。行秽禽兽,罪盈三千。”

  《南史》:

  “帝少好读书,颇识古事,粗有文才,自造孝武帝诔及杂篇章,往往有辞采。”

  《南史》中,对于刘子业还是讲了一些好话,说是他对过去的历史还算了解,而且,他还有一定的文才,能够写出辞彩可观的文章。

  《南史》对刘子业的赞赏,倒是让我更加疑惑,一个颇识古事,粗有文才的人,也算是读过书、受过教育的人。为什么,一个还较有文化的人,他竟然还能做出这许多超乎人类想象的恶劣的事来?

  看来,人性的复杂,真不是一般智力所能揣摩透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