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金字塔旁小插曲


  举世闻名的埃及吉萨胡夫金字塔,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迹——埃及胡夫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阿尔忒弥斯神庙、奥林匹亚宙斯神像、摩索拉斯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和亚历山大灯塔——之首,也是其中至今仅存的一个古代奇迹。现在的尼罗河下游,散布着约80座金字塔遗迹。其中胡夫金字塔最为著名,是吉萨金字塔群中规模最大、建筑水平最高、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大约建于公元前2570年,是埃及法老(古埃及国王的尊称)胡夫的坟墓。在吉萨,除了胡夫金字塔外,还有建于公元前2650年胡夫的儿子哈夫拉的金字塔,以及建于公元前2600年左右胡夫的孙子孟考拉的金字塔。这三座金字塔巍然矗立在吉萨的沙漠上,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游人。
  10月30日到达埃及后,金字塔成为我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参观之前,埃及中文女导游努兰·阿里提醒我们,在参观时,不要与当地的阿拉伯人说话,不要接受他们递过来的东西,不要把手机、相机交给他们,以免被骗。没想到,我们还真的遇到了这种情况。
  当我和老伴在金字塔边取景照相时,一个皮肤黝黑的埃及青年走过来与我老伴搭讪,并把两个贝壳样的小东西塞在她手里。我老伴表示不要,但他径自走开了。过了一会儿,他又走回来,缠着我老伴说这说那。我老伴不愿理他,他也赖着不离开。后来他用英语加汉语说:“China 妈妈。”然后要求与中国“妈妈”合个影。我老伴同意了。在合影时,他把他的一条围巾缠在我老伴的头上。


埃及青年与中国妈妈合影.JPG

        (埃及青年与“中国妈妈”合影)


      我们以为他照过相后就该离开了,但他还是一直跟着我们东拉西扯。最后他终于开口要钱了,理由是:“你用我的围巾照相了,就要给我钱。”我老伴被他纠缠得不耐烦了,给了他10元人民币。他还想多要,我老伴不给他,他只好离开到别处去缠人了,走之前还没有忘记要回他的那两个贝壳。

  当我正在寻找拍摄金字塔的角度时,有一个面目慈祥的阿拉伯男人用英语对我说:“那边有一个能够拍到三座金字塔的地方。”我向他指的方向走去,他也过来给我带路。走到他说的地方,那里果然能够同时看到三座大金字塔。我照过几张照片后,他对我表示,要帮助我照与金字塔的合影。我见他胸前挂着号牌,像是一位景区工作人员,对他产生了信任感。我把相机交给他,他示意我做出捏、推、抱等动作与金字塔合照。


埃及人帮我照的照片.JPG

        (埃及人帮我照的照片)


      他还让我做出双手托举的动作,然后他检起一块石头,一只手把石头举在相机前,另一只手操作相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拍出的效果,好像我双手托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大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感。我的老伴走过来后,他又给我老伴照了一些类似动作的照片,并给我们照了几张合影。由于他给我们提供了帮助,我们决定给他一些小费,正好他也提出来想要钱。我老伴拿出一些人民币零钱,给了他20元,他还想要,就又给了他20,他还不满足,于是把剩余的8元都给了他。他把钱数了数,说:“No problem.(没问题)”他又热情地给我们指引回停车场的道路,与我们挥手告别。


  二、埃及的民房——上不封顶


  在埃及,参观了开罗的吉萨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和藏有无数珍宝及手工艺品的埃及博物馆之后,我们又飞到南部城市卢克索,游览了气势辉宏的卢克索神庙,瞻仰了举世闻名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型石像;参观了卢克索古迹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建筑群卡内克神庙;游览了尼罗河西岸的美姆农巨石像和哈特普苏特女王神庙;在度假圣地红海边的霍尔加达市轻松愉快地度过了一天,尽情感受了红海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具有红海特色的“3s”——sun(阳光)sand(沙滩)sea(大海),把自己融化在了蓝天碧海之中;然后,我们又开赴位于埃及北部地中海边的“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的都城、埃及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观赏了庞贝神柱、亚历山大灯塔遗址古城堡和蒙塔扎皇宫花园。
  在踏访埃及法老的遗迹、感受古埃及辉煌的历史之余,我还注意到,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都有很多没有建造完成的居民住宅。那些民房,在盖了一层、两层或者三四层的楼顶上,房屋框架的钢筋裸露着,有的做成了水泥柱,有的只有钢筋。


商店已开业但未完工的房屋.JPG

        (商店已开业但未完工的房屋)


      导游努兰介绍说,埃及的民居是个人自建的。他们在建好一层后,就开始居住和使用,而屋顶上留着钢筋,是为了将来继续加盖。例如,一家人盖好一层房后,考虑到儿子长大要有住房,便把钢筋留着,便于将来为儿子建第二层住房,如果有两个儿子或更多的儿子,就要留着第二层、第三层等等屋顶上的钢筋,继续不断地加盖楼层。我们旅游团的一位团友因此创作了一句歇后语:埃及的民房——上不封顶。

  三、死海岸边抹黑泥

       11月4日,我们乘机飞往约旦首都安曼。在约旦,我们游览了安曼城堡山阿巴斯·阿蒙王国历史遗址,又乘飞机前往位于安曼南部250公里处的佩特拉古城,沿着山体自然分裂形成的长1.2公里的西克峡谷,观赏了2000多年前纳巴泰人在撒哈拉山脉中心山壁上雕凿出来的精美绝伦的古老建筑。在佩特拉纳巴泰堡瑞亨酒店住宿一夜后,我们前去游览了公元前13世纪犹太人的民族领袖、犹太教创始人摩西升天的尼泊山,俯瞰了位于约旦和以色列交界处的死海。
  约旦的导游翻译是来自中国湖北省的留学生顾兰小姐(在约旦,外国人不能考取导游证,只能任导游翻译)。她用在约旦8年积累的知识,为我们介绍了很多关于约旦的各种情况。在赴死海的路途中,她讲解了死海的相关知识和在死海漂浮的注意事项。死海,是世界上最低的湖泊,湖面为海拔-440米(资料称为-430米),是地球上已露出陆地的最低点,有“世界的肚脐”之称。死海中含有高浓度盐分,比一般海水咸10倍,致使水中没有生物存活,甚至连死海沿岸的陆地上也很少有生物。这也是人们给它起名叫死海的原因之一。其实,死海并非真的没有生物存在。美国和以色列的科学家研究表明,死海中生存着一种叫做“盒状嗜盐细菌”的微生物,具有防止盐侵害的独特蛋白质。死海最吸引游客之处,是人能在死海水面上漂浮。这是因为死海水的比重是1.17-1.227,而人体的比重只有1.02-1.097,水的比重超过了人体的比重,所以人就不会沉下去。在死海漂浮,要注意下水的姿式,站在水里,慢慢坐下去,就可以漂起来了,只能仰面躺在水面上,千万不能把头没进水里,否则眼睛、鼻子、嘴进水会非常难受。死海水有杀菌消毒、促进伤口痊愈的作用,但也会使伤口疼痛难忍。

     (死海湖畔抹黑泥)  

死海湖畔抹黑泥.jpg我们之所以执着地到中东旅游,其原因之一就是想亲身感受一下死海漂浮的体验。11月6日入住约旦死海瑞享度假村及水疗中心 (Movenpick Resort and Spa Dead Sea )五星级豪华酒店后,我和老伴换上游泳衣,前往属于酒店的死海沙滩。但是,当时风大浪高,无法漂浮,甚是遗憾。不过,还可以享受另一种体验——抹死海泥。团友们都集中到了死海边,从放在沙滩上的一个容器里抓出细腻的黑泥,自己往身上抹,相互帮助抹,霎时间,一个个人都失去了本来面目。海滩上,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论是白种人还是黄种人,全都变成了黑泥人。


        死海泥含有大量溶解的矿物质,在皮肤表皮会形成一个水分渗透的对流现象,皮下层的水分被诱发渗至上层,缺水的皮肤因而及时提高湿度。与此同时,矿物质向皮肤内渗透,吸附在皮肤毛囊、汗腺及表面带正电荷的油脂污垢、死表皮细胞、细菌上。深度清洁后,释放出的营养成分能深入皮肤被吸收,增加细胞活动能力,达到保水、排毒及活化细胞的功效。在约旦和以色列都有出售死海泥产品的商店,出售死海泥面膜、日霜、晚霜、眼霜、手霜和洗发水等产品。以色列的AHAVA(希伯莱语:爱)公司是唯一原创于死海地区并为全球公认的死海海泥护肤品牌的公司。——此是后话。在死海边与外国朋友合影.JPG
  从死海岸边返回时,我和老伴在一个小型游泳池遇到了同团的杨姓夫妇,池边还有几个外国人。我问一位男士来自哪里,他说是爱尔兰人,并指着另一个男人说:“他是古巴人。”我告诉他们,我们是中国人。他们很高兴。聊了几句后,他们提出来与我们合影。于是我们这些萍水相逢的中外朋友一起在死海边游泳池畔合影照相,并高唱英文歌曲“哦雷欧雷欧雷欧”。


       (在死海边与外国朋友合影)

       分别时,我对那位古巴人和他的家属用西班牙语说:“Adios!(阿迪奥斯,再见)”他们又是一阵激动,纷纷挥手与我们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