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听说过,印度是世界上牛最多的国家和把牛当神看待并虔诚崇拜的故事。印度街头的牛没有主人,城市、农村和码头到处可见,却享受着至高无上 “牛身自由” 的待遇,比印度人活的还萧洒。

        它们不必服役,肩负重任拉车、梨田。

        它们可以在马路中央悠然自得地游荡,不必遵守交通规则,急驰的汽车为它恭让。

        它们在自由市场可以和人并存兜圈,随“嘴”拿吃商贩们的蔬菜瓜果。

        它们在公共场所无需遮掩,大庭广众之下到处便溺,甚至可以自由进出重要场所而不必显示身份。

        斜呼耶,没有亲临印度决不相信。

1543582980791397.jpg

        1999年5月,我驾船到印度西岸港口纽门格洛尔港卸小麦目睹了印度牛的“风采”和印度人爱牛救牛的“英雄事迹”。

        靠好粮食码头不久,船舷旁一会儿云集了上百头牛,它们似乎已闻到了船上小麦的气味,昂首眺望,等待着饱餐一顿。迎风吹来一阵“牛味”,刺的眼睛流泪。

        第二天,我随同代理一起到大门外办事。出关时,荷枪实弹的卫兵将我的证件仔细检查核对照片,将出港时间登记在册,告诫回返时必须签名注销。门外,参观港口的中、小学生列队从专门通道画押入内。

        此时,一群“大家族” 约20头牛大踏步地走进港口汽车通道。

        见状,警卫人员马上竖起拦杆,恭恭敬敬的让它们畅通进入,毫无阻拦。

一头雄牛从大牛鞭中巨大的尿道,“哗……”撒了一泡大尿,落地开花,溅得卫兵急忙躲闪,毫无恼怒。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路上,代理十分耐心地让牛群越过马路,喇叭都不敢按一声。

1543708778115187.jpg        乱糟糟的菜场里,我正在与菜贩讨价还价购买一点蔬菜,身后突然热呼呼的喘息声,一转身,惊慌失措闪之一旁。一头牛正在身后扯我的衣服。菜贩伸手一把空心菜塞进牛嘴里,牛咀嚼着空心菜走了。

        那天晚上停卸后,码头聚集了大批牛。船边成了牛们觅食的良好时机。从上而下,一块帆布将船与岸间的鸿沟遮住了。一只牛犊瞧见布上都是麦子,“挡不住诱惑”走上去觅食,帆布承受不住重量,牛犊噗通掉入海中。母牛凄惨地“哞……”,一群牛围了上来“束脚无策”。

        正在此时,四名巡逻人员闻声赶来,拿起岸边的救生圈跳入大海奋力游去救牛犊。另两人爬上船向我借吊货网兜,然后急忙扔下海。海里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兜住牛犊,在岸上人员协力共助下将牛犊救起。然后将它放到水龙头下用淡水冲洗干净。母牛赶来怜惜地添犊。四位印度人全身湿透,不声不响地还了网兜走了。

        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目睹“事件”全过程,我才深信,世人传言印度人爱牛的确是真的。


        注:本文照片都是作者本人现场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