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3632019127778.jpg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个报道,介绍的就是他,一个人、一座馆、一辈子的故事,立刻被这个人物吸引。

他曾经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他曾经是军事院校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他曾经是为官一任的好干部——副市长、他也是一个柔情似水的企业家。偶然看到有关他的点滴报道就很感动。带着好奇、敬仰的之心,我走进这个传奇人物的世界。

天府之国四川的宜宾,1957年9月,他——樊建川在一个军人的家庭里出生了。

这个家族的父亲一辈13人全部参加过抗日战争,12人阵亡,只有樊建川父亲1人幸存。生活在这样家庭里的樊建川,从小就对抗战前辈充满敬意,他发誓:我要用一生去纪念他们,收藏他们的时代记忆。这注定了樊建川以后必定是传奇的人生。

“文革”轰轰烈烈的来袭,让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的父亲、一个老革命被关进“牛棚”,樊建川小小年纪就经历了历史的风雨。

高中毕业时随上山下乡潮成为一名广阔天地里的知识青年,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繁重的劳动,艰苦的生活,正值长身体的大小伙子,竟因为吃不饱饭,曾饿昏过去好几次,这是无法忘记的青春时光。

两年后的1976年冬,结束了知青生活。命运的安排他参军了,从此走进军营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部队里可以说是他最快乐的岁月,三年的摸爬滚打,条件虽然艰苦,最最磨炼人的时光,让他觉得每一天都精彩,他的努力使他在成长为一名特级射击手,同时又成为学习雷锋的标兵。

机遇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1979年9月,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他如鱼得水般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积累了本领,成熟的不仅是身体更是心灵、成长后的樊建川两年后毕业,被分配到重庆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任教。

1987年,他脱下了心爱的军装从部队转业, 任职地委的研究员。职位在他34岁时发生了变化,1991年,年轻的樊建川成为宜宾市的常务副市长。意气风发,正是一个人干一番事业的大好青春年华,事业干的顺风顺水时,一天组织找他谈话,准备提拔他当市长,他却放弃个人仕途进步而辞职了,辞职时间为1993年5月。

许多人不理解,当下的社会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官场里钻,甚至顶着风险卖官、买官。樊建川干的好好却辞职了,有人说“ 这小子脑壳进水了”。在一片反对声和质疑的目光里,他义无反顾地走自己的路,那怕困难重重,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实现他一生的夙愿,只有妻子默默地支持他。

他说自己一直有一个梦想和爱好就是专题收藏,喜欢收藏他想做一件大事,即建一个抗战博物馆。建馆那是需要资金的,而且是大量的资金。他说:“我现在的工资虽不能支撑这个梦想,但我会百倍努力走近梦想。”

1994年 《建川房地产开发公司》成立了,靠着“中义勤信”的企业宗旨,经过十年的拼搏,到了2003年,在四川省3000多家地产公司中,樊建川的地产公司进入四川同类企业的前十名,他也成为中国富豪榜的名人,资产达30亿。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中真正考验了企业的产品质量,其他开发商的房子倒的倒,塌的塌,而樊建川建的房子是一栋都没出事,震后居民打出了“谢谢樊建川,建这么好的房子”的横幅,至此樊建川的企业更加深入人心。

1543548233127709.jpg就在事业蒸蒸日上时,他的又一个举动,惊呆了所有认识他的人和朋友。他要变卖自己所有的资产:公司、办公楼、商铺,要建一座私人博物馆——抗战博物馆。而且立下军令状:博物馆必须在2005年8月15日必须开馆!那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60周年胜利的日子。为了保留一个民族的百年记忆,他倾尽家产;为了延续一个民族的荣光,他舍弃一切,万死不辞。

为赶工期,9个月的时间,他吃住在工地上,困了就在纸板上睡上2、3个小时,把自己晒成焦黑,2005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安仁古镇的居民热热闹闹吃着年夜饭,樊建川却还在工地上吹着寒风赶工。

樊建川说:那是我一生中最忙的九个月。2005年8月15日,5个博物馆如约开放,当时国家的正式审批还没下来,樊建川就用“预展”的方式开展3个月,参观人数多达10万人。在开馆仪式上,樊建川讲话时,突然下大雨,奇怪的是这场大雨只下到博物馆这块地,人在干,天在看,天地落泪,悲伤源于民族被列强欺凌的岁月,感动来自对樊建川大手笔举动。樊建川拿起笔在布满雨点的稿子上,写下四个大字:“苍天有眼”!

他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几百万壮士的英灵在保佑成全着自己。”

建川博物馆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安仁古镇,在曾是刘文彩的土地上由民营企业家樊建川创建。博物馆占地500亩,建筑面积近10万平方米,拥有藏品800余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404件、精品115件。收藏的手书资料30吨、书信40万封、日记2万本。

展馆分为四大系列(30余座分馆):

一:中共抗战的“中流砥柱”、国民抗战的证面战场,“不屈的战俘馆”、“侵华日军罪行馆”、“飞虎骑兵馆”

二:民俗馆

三:红色年代馆

四:抗震救灾馆

在博物馆的游客接待中心的墙壁上印有醒目的樊建川自白:

为了和平,收藏战争;为了未来,收藏教训;为了安宁,收藏灾难;为了传承,收藏民俗。

樊建川有一句话:“中国13亿人,12.5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生活,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做牺牲,我就想做一个敲钟人。”一百年的中国人民忘记的太多,他要为这个民族留下记忆。

他这些年走遍全国,搜集历史遗珍、灾难记忆。生锈的刀鞘、狰狞的防毒面具、褴褛的血衣、带枪眼的钢盔……在他的几十座博物馆里,文物还原着历史,为世人提供经验教训,他也乐得守着这数万件宝贝,当起了“馆奴”。他说“博物馆活着,我这条命就还活着”。

只要为抗战做出过贡献的先辈,都该被纪念,就连从来未被歌颂的俘虏兵也一样应该被纪念。樊建川一个人跑到日本,一口气买下了全日本市面上所有的中国战俘遗照。

现在,系列30余座分馆,已建成开放25座场馆,是目前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

经国家六部委严格审批,全部合格正式对外开放。超过1000万件藏品。每年100多万人次进来,无一不感动、震撼,几乎都是流着泪离开。

2006年,有一次王石来到博物馆,参观馆时,大声痛哭,对樊建川说了一句:“感动、震撼、非常非常非常感染人”。左权将军的女儿来了,抱着父亲的雕像痛哭失声……

飞虎队的老兵来了,感动得握着樊建川的手,双方的眼睛里都是泪花闪烁,那是时代的记忆在瞬间鲜活了起来。每个来到这里的美国老兵,一看到这些熟悉的物件时,都会像孩子一样失声大哭。当年美军飞行员克尔的儿子戴维·克尔来了,将父亲抗战期间在华所用的物品,全部毫无保留地捐给了博物馆。垂垂老矣的原美军飞行员格鲁克也坐着轮椅来了,他一看到墙壁上的照片,马上就哭起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军事院校专门纪念美国志愿航空队的纪念馆。”

崔永元自费参观并采访樊建川说:开馆是很重量级的,请到了卫立煌的儿子、左权的女儿、任弼时的女儿、陈毅的儿子、陈赓的儿子、周总理的侄女、彭德怀的侄女……

原市里的领导人多次自费带全家人参观,都是为了支持樊建川的博物馆、为这个时代的记忆,樊建川太不容易了。

樊建川的博物馆估值100亿元,现在成了百亿富翁了。樊建川自嘲道:什么百亿富翁,是百亿“负翁”,他收藏的1000多万件文物,95%以上是自掏腰包买的,十几年的经商积蓄也花得精光,办博物馆的钱都是借的,年利息就高达7000万元。

为了维护博物馆的开支,这个身价100多亿的富豪,身上常常穿几十块的衣服,吃十几块的路边小店,抽十多块的香烟,他的一张照片还在网上火了起来:照片中,樊建川穿着一件印有“戎马边疆”的军绿色T恤,半靠在墙上,凉鞋一脱,抱往胸前一放,眼镜往头上一推,看起手机。两张照片放到网上,被冠以“亿万富翁,沦落火车站”、“亿万富翁火车站候车为哪般?”等标题,于是,瞬间火了。8月22日,樊建川忙完重庆建川博物馆事宜后,准备出发返回成都,当时正在重庆火车站候车。“那天,重庆巨热,我在工地处理完一堆事情,T恤衫都湿透了,到了车站,见地下一层人少又凉快,就席地而坐抓紧看微博,随行人帮助拍了。25日,因为粉丝的“祝贺”,他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日常生活照”居然一下火了。

1543548562583295.jpg樊建川说:本人百年之后,博物馆全部献给国家,这是国家的财产,我只不过是保管人,本人死后还要把遗体交给自己曾经工作的的重庆三院, 供他们实验,救治病人,剥皮绷鼓放置在博物馆,赚敲打钱,用以补贴博物馆开销。

樊建川当过大官,也曾是巨商,最后却以一介布衣做成了一件伟大的事。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干了一件伟大的事,留住了一个民族苦难的记忆。

樊建川曾经说:就是想给民族留下经验教训,留下宝贵的文化财产。人寿百年,纸寿一千年,命肯定比纸薄。一张纸就可以活一千年,唐宋时期的纸还在,瓷器和铜器保存时间会更久。博物馆是一个文化的储存地和集散地,甚至是仓库,可以给下一代提供人生的指南,人生的财富,人生的知识,人生的教训。我过去当过兵,教过书,也当过商人,其实每个人有不同职业的秉性,但幸好我后来一直在跟博物馆打交道,这几十年来搜集文物,越来越是自己,接近天然真实的状态,我特别满意现在的职业和生活方式。

我们其实生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这个博物馆不是我的成就,是时代的。如果我现在意外死去也没什么遗憾,因为建好的20多个博物馆都会比我活得久。武侯祠有1780多年,杜甫草堂也有1000年了,我坚信未来我的博物馆会成为武侯祠,会成为杜甫草堂……所以我比较满意和幸福。我这辈子已经大赚了,再往后赚是超额利润,再赚多了已经不太公平。反正我设想的是争取建100个博物馆。建川博物馆是我全部财富的一个体现,包括土地房子文物,其实把它捐给国家是必然的,都江堰、杜甫草堂等在唐宋元明清时期也由政府管理,我觉得捐给政府是首选且是唯一之选。人这辈子什么东西都带不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最爱的人带不走,最喜爱的东西带不走,你只能带走自己的指甲和头发。现在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也纷纷凋敝,刘文彩的儿孙进刘氏庄园还得买门票。所以财富一定是社会的,财富一定是流动的。

也许樊建川的名字还不为人所熟知,可他为这个国家做的每一件事,都值得记住。这就是一个记录历史的人,一个提供经验教训的人,一个保存经验教训的人,一个敲警钟的人、一个愿意为这个国家做点事情的人,一个愿意在自己百年后把博物馆全部捐献给国家的人,一个愿意在自己死后把自己的皮囊献给曾经工作过的重庆三院的人,一个人、一座馆、一辈子,何等的壮丽、何等的辉煌。

樊建川,值得我们记住这个名字,你值得我们为之骄傲,你的一生追求和努力,更值得我们敬慕和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