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这件事发生之后,出租车司机王二从此放弃了两件事:一是改行了,再也不开出租了;二是再也不吃大肉了! 先声名一下,王二是个假名,暂借来用的,真实姓名早忘到孟家湾了。几十年过去了,谁有那么好的记性,能把名字记清楚,尽管当年风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这故事发生至少有二十年了吧!故事发生时中卫还是个县城,远没有如今繁华,大街上车辆也稀几咣当的,哪像现在动不动交通堵塞,让人窝火得不行。

  出租车司机那时算体面职业,赚钱容易,花钱大方。那时候还都把乘坐轿车当成享受,从这个角度看,车夫们显然是享受过头了,风不吹日不晒雨不淋,还穿西装系领带,个个都保养出一脸官相。那个幸福,根本就不是现在苦逼的司机们所敢想的。那种幸福生活,对现在的出租司机来说,根本就是一个遥远不可企及的梦。但王二却因为这件事放弃了这么好的行业!

  事情是这样的。出租车司机王二在火车站广场候客,已经深夜两点了,王二打了个呵欠,立即觉得有瞌睡虫在脑子里蠕动了。本来是要等从新疆下来的那趟列车挣个十几二十块钱的,但现在上下眼皮热恋上了,怎么也不想分开,脑袋也越发沉重了。睡吧,香香甜甜地睡好再说吧,管他娘的。

  王二把坐椅调了个斜角,头一歪,呼吸就越来越长,越来越轻了。

  醒来后夜更深了,从新疆下来的那趟车早已过去了。一起等着接客的同行也赚足了钞票,回家歇了。王二钱没赚到,但睡得很满足。揉了揉发饧的眼睛,再伸伸懒腰,王二一点也不沮丧。来日方长啊,出租业是个好行业,还怕补不回来!?

  但是,就在王二掉转车头时,却有乘客叩车窗了。王二转头打量了一下,看到很怪的两个人。首先着装就很怪异,一个穿一身黑色西装,却系了条白色领带;另一位却穿了身白色西装,系了黑领带。那身白色,黑夜里看去,实在是太扎眼了些!

  另外,这俩人表情也很怪异,是那种没有表情的表情,跟商场里的塑料服装模特一个样。

  “上哪去?你们上哪去?!”王二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两个怪怪的乘客。

  乘客这时说话了,告诉了王二他们要去的地方。但是说话的声音也怪怪的,像是从老远的地方被风掠到耳畔的,也像是从高空飘落下来的。但是王二听明白了。乘客要去的地方在郊区,也不算太远,路也不难走,他去过几次的。

  “走吧!”王二挥挥手,示意乘客上车。

  很快,王二赚到了一百块钱!一百块是什么概念?要知道,那时候一天的社会工资不过一天十几块。一个壮劳力挣一百块,至少得风吹日晒、汗流浃背地苦上个五六天。所以,别小看那一百块,搁现在就是整整一叠钞票。

  那俩怪乘客多大方,一会儿的功夫,王二驾轻就熟地来到目的地之后,就从背后伸来一只捏着一张百元大钞的手。乘客什么话也没说,放下钞票下车走人。

  “哎,找钱!”王二冲着乘客的背影喊,但乘客头都没回,朝着一农户家匆匆赶去,义无反顾的样子。看来是有很要紧的事情办

  看到乘客根本没有让找钱的意思,王二心里的那个爽!说实话,开了多年出租,从来没收到过这么多的小费。掉转车头回去了路上,王二心里还是个爽,爽得他放声唱起了黄土高坡。

  据说,第二天睡到小上午了,王二还美滋滋地赖在被窝里。要不是肚子饿得学着蛤蟆咕咕叫了,王二还没有起床的意思。昨夜里把钞票赚足了,今天休假不行么!

  睡醒了的王二伸手摸摸床角的上衣口袋。人生最美气的事是什么?当然是数钱啦!早上躺在被窝里数钱,是王二的习惯。这个习惯,让王二每天都笑逐颜开的,一天到晚都有很好的心情。

  可是,那天早上王二却从花花绿绿的人民币中间点到了一张“鬼票子”,水墨印版的那种。而昨夜里那张百元大钞哪去了呢?王二从被窝里跳了起来,将全身上下搜了个仔仔细细,怎么着也找不到。

  再看看那张“鬼票子”,“幽冥银行一百元整”几个大字赫然在目。王二惊出了一身汗,昨夜里发生的事情一幕接一幕地在脑子里过起了电影,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慌张,越害怕。

  难道真是撞见鬼了不成!?这事要是搞不明白,今后还怎么敢开夜车?王二惶得脸也不洗了,饭也不吃了,穿好衣服蹬上鞋子就驾车奔着郊区找了去。

  好在瞌睡睡足了,头脑很清醒。一顿饭的功夫,王二就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昨夜来过的那家农户。据说,那家门口当时站着好几个人,王二从中间找到了户主,然后拿手比划着,将昨夜里诡异的事情复述了好几遍。直至户主听明白了,一脸惊愕地看着王二,然后引着王二来到自家的猪圈边上,朝着一窝才出生的猪娃子指了指。

  王二俯下身子一看,十来个嫩生生的猪崽里面有两只分外醒目,其中一只猪崽通体黑色,但脖颈上却绕着一圈白毛;另一只全身粉白,脖颈上却绕着一圈黑毛。

  王二像明白了什么,接下来你就知道了,王二从此再也不开出租车了,也对大肉忌口了!

  嘻——

  写于2018年仲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