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部考评结束后,李副总经理被省里一把手叫去戒免谈话。原因是所在班子主要领导说他不好好配合工作,许多工程项目他拒绝签字。他说明了拒签的理由,领导说:也得灵活点嘛!你毕竟是副职,还得顾全大局。从省里回来不久他就得了一种怪病,好好的人眼睛就突然耷拉了下来,走路也是有气无力的,医院确诊他为肌无力。经过几个月的治疗,病情有所好转,可落下了一个怪毛病,一开会就犯病。尤其是不能开类似投资花钱的会。

        你说,作为一个企业班子成员每天的主要工作不就是开会吗?

        慢慢地办公室主任摸透了他的问题所在,但凡涉及到类似的会议就直接通知他分管的投资处室的处长,他知道了也不怪罪办公室主任,反而大力赞赏主任会办事。

       这年冬天,公司出了大事,一把手和投资处长被双规了,纪委同志找他谈话问其某项目招标的情况,他说他不清楚。和他谈话的同志说:怎么可能?你是分管领导而且招标文件你也是签了名的。他说签名是不错,可我都是补签的。纪委经过调查,证明他确实没说假话。再征求群众意见,基层群众普遍对他反应不错:李副总呀!在机关坐着不多,一身土一脚泥地忙在一线。机关干部对他也有评价:不爱开会,别的毛病没有!办公室主任的说法引起了纪委同志注意:李副总经理得的是一种罕见怪病叫肌无力!恐惧开会。

        纪委同志嘿嘿笑道:这种病是不是时好时坏的?

        办公室主任忙说:是是是……这不,你们刚谈完话他又住院了。

        纪委同志说:他是该到医院好好看看了,最好是能补补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