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级给学校分来了一个中级晋升指标。消息传开后,符合晋级条件的几位老师纷纷找校长汇报工作。

  我上班15年了,工作上要成绩有成绩,要证书有证书,看大家都积极地给校长汇报工作,我很是着急:僧多粥少,唉,工作咱就没输给别人,该咱晋级了,我要输给了别人,岂不显得自己窝囊?

  在同事们的鼓动下,这天下午,趁下课休息的间隙,我也径直地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看我进来了,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校长一抬头,很是和蔼地先给我搭话:“小赵啊,有事吗?请坐。”

  “听说咱学校分来了一个中级指标?”我微笑着讨好校长,“这些年,你也知道,咱学校每次学科竞赛,我都是第一名,我想——”“嗯,我知道了,校长依然很和蔼的样子,谁工作怎么样,我心理都有数,大家心里也有数。”

  “那是,那是。”我附和着校长,唯恐校长因为我的来访不高兴。 

  “大家都很优秀,可晋级指标又有限,学校只能按照制度优中选优了。”

  “咱学校准备出台啥制度啊?还有谁争这个指标啊?”

  “这个,恐怕不方便说吧,等学校研究一下后,会及时公布出来的,至于都有谁参加晋级竞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谈话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好退出校长办公室,临出门时,我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张购物卡放在了校长办公桌上:“不成敬意,请校长笑纳。”

  我很快地转身从校长办公室逃了出来,身后是校长无奈的话语:“你这是干什么——”

  放学后,我回到了家里,感觉心理不踏实,我拿起手机,还想把面见校长时没说完的心里话编辑成短信发给校长。短信很快就编好了,我还在思考,到底是发好呢,还是不发好?找到学校教职工通讯录,我知道校长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奇怪的是,校长的新号码竟和我的手机号码只错一个末位数字——他是9,我是8。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几位同事来到我家欲寻酒喝。闲谈中,大家说到了今年有希望晋升职称的几位同事:女教师小王是毕业班的班主任,成绩也很突出,应该是我晋级的最大竞争对手,老教师李老师快退休了,按理说,无功劳也有苦劳,从情理上看,大家都希望李老师填写晋级表。至于其他几位教师,大家说他们是绿叶,只是陪衬而已。至于我、女教师小王、老教师李老师谁能最终领到中级晋级表,还要看学校即将出台的职称评定方案。

  趁大家闲谈的空隙,我进厨房给大家整理下酒菜,突然,我听见客厅里的几位同事莫名地大笑起来。端着整好的下酒菜,我返回客厅,几位同事边看我的手机便大笑不止。

  “笑什么啊?神经兮兮的?”我问大家,大家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朝我笑:“你看,你看!”

  接过同事递给我的手机,我看到了美女教师小王发给我的手机信息:“校长,你好,我是小王,今晚6点我在县城迎宾馆301房间向你汇报思想,咱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