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教育部发文,要求全国中小学生一定要观看、并且要拍照、要做观后笔记的中央CCTV一套2000时播放的《开学第一课》节目。

 

001jXxuGzy7nj8LHAqud2.jpg

 

  昨晚,我严肃要求我的两个小外孙观看了《开学第一课》。

  令人失望的是,中央台开场就来了15分钟不到的广告。广告内容都是违背了教育部不提倡的课外辅导班的内容。

  在节目中,她们选择了香港明星成龙作为第一课的励志教育。根据成龙的社会表现和影响,网上却给予了很多议论和批评。读者心里也“瞎子吃馄饨,心里面有数!”

 

001jXxuGzy7njvnNV0J59.jpg

网络照片

 

  再则,让很多打扮的妖艳的娘娘腔小鲜肉来做嘉宾。给全国中小学生不知道灌输什么教育理念。

  我在一位家长的网上批评转发后,引起了短时间内超2万的点击率。可以说,央视的《开学第一课》是负面的信息灌输给了中小学生。

  我在评论中也说了这么一句话:

  一艘在大洋中航行的船舶,如果一位船长稀里糊涂、毫无目的乱画航线,那么就是这艘船舶的灾难。船舶在航行的过程中就会触礁 、搁浅和折舟。

  中国的教育犹如一艘航船,如果也像糊涂的船长绘制航线,那么这艘航船也会出现风险。

  如下是我很久前写的一篇真实的故事,这不是骇人听闻的故事。

  难道我们中国的教育也要“穿云而过 ”吗?虽然故事很长,但我决没有做广告的内容,这是血的一样的教训。中国教育是否也能借鉴吸取教训吗?拭目以待!  

 

     

  “穿云而过“的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已经被航海界公认为船员不负责任的典型案例。  

 

  几个月后,船舶撵转世界各地,某航次接到租船人指令到加拿大去装玉米回日本。十月金秋的加拿大温哥华风光美丽,船长和船员们享受了那里的阳光,购买了那里的东西,乐滋滋地准备回到国内后公休了。船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船长,我们缺少一张北太平洋航用图。”玩够了加拿大温哥华港口的二副,此刻开始准备绘制返航的航线了。

  “缺哪一张?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买?为什么不早说?是否可以用其他海图替代?”船长轻描淡写地回答二副:“你就参考那张Ocean Route海图,画大圆航线回去好了。”船长不认为缺少航用海图船舶处于不适航状态。

  二副说:“Ocean Route 海图不太精确,我只能根据Ocean route上的航线截取转向点到空白定位海图上了。”

 

  “好的,请绘航线时注意水深,我轮本次吃水很大。”船长似乎想起什么了。

  二副应声回答,那么只能这样凑合了。边走边想:“船长不是扯蛋吗?这太平洋都是几千米的海深,要我注意大洋航线水深船舶吃水?真***土八路。”

  二副拿出了Ocean Route海图,对着密密麻麻的航线寻找自己最能体现船长精神要求的那条航线。他找了一条穿过Unimak Pass海峡到白领海,然后从Attu岛附近海峡穿出来到日本的最佳大圆航线。他沾沾自喜、得意忘形自己发现的航线,准备在“土八路”面前露一手。船长看见二副的航行计划点头同意了

  顺便说一下这Ocean Route海图是怎样、派什么用场的海图呢?其实Ocean Route海图是航海参考用途,每个洋区有12张,海图的主要内容是每个月所选用的大洋航线,代表每个月的大洋航线附近分布的主要风向、风级、洋流、流向以及大致流速。Ocean Route也是船舶必备的海图资料。当二副提及没有海图时,船长非常聪明地马上想到了Ocean Route。

  二副看着选定Ocean Route海图的航线,开始按正点经、纬度取航线点,然后转移到大洋空白海图上去。他精心设计、粗心绘制,把各个截点标注在空白海图上了。反正空白海图就是一张只标了经度、纬度的、类似白纸的天文定位用海图,所以变成了“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让他绘成了诗情画意的标准大圆航线了。绘制好了他也没有认真校对,看见船长之后得意洋洋地说:“船长按照你的要求,大圆航线绘制妥,请你有空的时候检查一下。”

 

001jXxuGzy7nj8UFHUhc5.jpg

船舶(图片与内容无关)

 

 

  过了1天后“宁”轮终于载着加拿大人民种出来的一船黄澄澄玉米开出了,共计3.5万吨。船长送下加拿大引水员之后,开始在如同中国浙江千岛湖、广西桂林山水休闲游览风光一样,欣赏北美漂亮的胡德富卡海峡。那海峡沿岸悬崖峭壁形状各异,云雾妖娆让船长进入了西游记内描述的仙境,心情非常舒畅,有点忘乎所以地融入了大好河山中去了,他忘了检查二副绘制的远洋返航大圆航线是否适合本次返回远东的航线要求。当航行进入Unimak Pass海峡来到白令海后才草草翻了一遍二副设计的航线,流露出非常满意的笑脸。船长想二副不错,他绘制的海图多么清晰,我就看没有专用航海图不是照样可以把航线标注在定位图上,而且被二副联接的天衣无缝。古人可以在没有海图地情况下沿着阿留神群岛一直伸到阿拉斯加,我们肯定也能通过Ocean Route海图,沿着这条航线航行到东方!再过两个星期就可以到日本了。或许租船人退租了,公司接手后回到中国去了,当然最好回到上海,到时接班人来了,交接后就与船舶Bye Bye了。他已经在此船上工作了11个月了,呆腻了。船长的心情已经回到了家里,回到了老婆身边,回到了孩子身边,年迈的父母还在门口经常张望等着他回家。

 

001jXxuGzy7nj8QksEk14.jpg

     

  “宁”轮上人人思走,出去了11个多月了,船员们没有回到国内,心焦得很。他们心态随着在船时间消逝,渐渐地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加上地理位置的变化、拨钟等变化,整个生理机制也拨混乱了。白天变成了黑夜,早饭变成了夜饭,中饭变成了夜更饭了。船员由于没有老婆给予的温暖、体贴,生机勃勃的生理欲望无处发泄,浑身上下都是充满了火烧般的欲望。和同类同性的在一起,看都看触气了。整个船舶都成了储藏脾气的火药库,船上没有新鲜的蔬菜,那体内的积郁的内火都在口中喷薄而出。船长和政委虽然也是欲火纵身,但是作为领导的责任,他们抑制了生理冲动,调整了心理趋向,基本稳定自己的情绪,而且密切注意船员的心理和生理变化,他们都隐隐感觉存在的船员心态变异,担心是否能够坚持到国内离船。他们几乎想取代三副之职,都变成了船上“专职消防队员”了,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时时准备扑灭船员欲望之火、扑灭船员之间的摩擦之火了。

  大副和值班的水手之间就存在了这种没有前世有冤、后世有仇、莫明其妙的冲突。由于大家都是处在心理和生理活动的曲线高峰周期,无端的行为就让他们互相龃龉不断,在一起要么你不理我,我不理你,要么就是大喊大叫吵闹一场,但还很有风度:“君子动口不动手!”完全是上海人吵架方式,伤感情决不伤皮肤!

  在驾驶台,大副想跟水手说话,走到水手的跟前。水手眼睛翻白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就走到驾驶台另外角落去了。大副走到那里,他马上走到相反的地方。我不理睬你怎么呢?我不理睬你就是我凶,我有能耐!难道你能吃了我?但只要操舵或者瞭望,水手绝对遵从大副的命令。倒也让驾驶台值班的大副获得一点心理平衡:“你这个家伙再狠,也狠不过我的命令!”

 

  大副还在二副绘制的空白海图上定位,那个GPS的船位被大副忠诚地显示在空白海图上。大副也像船长一样没有仔细核对船位,哪怕参考Ocean Route海图一下。反正太平洋很太平,“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开吧,往东开不会错,肯定能够回到中国!几天以后船舶就开进白令海了,180度日期变更线过了。船长很高兴地向船员们宣布:“我们已经在东半球了!”仿佛东半球都是到了家乡!再拨3小时就是东京时间了。再拨一小时就是北京时间了,知道吗?就是意味我们到家了。

  的确,船员们只要过了日期变更线马上情绪变得稳定起来了。那些吵吵闹闹的小孩子脾气突然消失了,开始脸上有点一点待人接物的笑脸了,尽管还有点尴尬但发生了质的变化了。这180日期变更线绝了,竟然能够起到政委思想教育的作用!?又几日航行日子过去了。船上的日历翻到了1996年11月2日凌晨了。

 

    

u=4014526667,748377512&fm=26&gp=0.jpg

本图与本文内容无关

 

 

  大副在早晨从二副手中接班时说:“你看看,日界线一过,我们弟兄们就少活了一天。明明过日界线那天是10月28日,却一下子跳到了29日。”二副带有一点讽刺的说:“那我们每天还拨慢一小时,环球一周还赚了24小时呢?”

 

  二副交接时说:“天气比较好,不过好像雷达远距离档发现有像似云层的反射波。好像要下阵雨的样子?”他和大副交接清楚后下去了。大副从烟盒中抽出了“良友”烟,扔给了水手一支。自己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水手没有接他的烟:“你自己抽吧,我自己有烟!”他还嫉恨大副那个鸟样。他不想跟大副靠拢,反正将下船公休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到家一切都是过去了,记住你有什么好处?没友谊也没仇恨,淡薄了吧。

  水手趴在离开大副的那个雷达上,看着雷达屏幕上的“云层”越来越清晰,而且还有斑斑点点散布在雷达屏幕上。他有点害怕了,带着提醒的口吻告诉大副:“大副,前面好像有物标,雷达上的亮点似乎是岛屿!”

  大副爱理不理地走到雷达跟前:“让我看看!笑话!这明明是一块低云!茫茫太平洋上哪里会有什么岛屿!你眼花了?看我穿云而过!过去就好了。”

  水手:“不对啊,有云怎么周围视线还很好?另外,这雷达图像怎么像岛一样清晰啊?”水手进一步提醒大副,并且有一种不祥的预兆笼罩在他的头脑中。

  “***,你懂什么?我是大副,还是你大副?听我的没错!什么岛不岛的,看你神经过敏,思维也颠倒了。”大副将水手一顿奚落。

 

  水手不想响了,他响也白响,响了还被大副臭骂。他气乎乎地跑进海图室,想找出证据证明自己是对的。但他看见的还是那张没有图案资料的空白海图放在海图桌上!他也无话了,他没有证据去强行说服大副。点了一支烟紧张抽了起来:

  “听天由命吧,看来是祸今天躲不过去了。”

  时间和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当地船时0445时,突然间船体剧烈抖动起来。大副眼前出现了一座黑糊糊的山峦起伏的轮廓。此刻,大副还在想:“穿云而过,过去了就好了!”大副还没察觉船舶已经驶入了岛礁浅水区且船舶触底了。

  船长感觉船体剧烈抖动后连忙跑到驾驶台,一切都完了,在船舶的左舷耸立了一座轮廓非常清晰的岛屿,连岛上的植物都在清风中摇摆。他奔到车钟前,狠狠地拉下车钟到停车位。船还是依据强大的余速惯性冲向岛礁,终于在触底阻力下不动了。船舶终于在惯性下中部坐在尖尖的暗礁上。

  船一会儿开始倾斜了。水手长在船长的命令下测到几个大舱都进水了。全船人员都惊得目瞪口呆,船已经无法在暗礁上脱浅了。船长知道“宁”轮再也回不去上海了。他痛苦地拉响了弃船警报,全体船员惊慌失措地登上了救生艇。所幸,在附近正好有一群俄罗斯的大型渔船,全体船员全部得救。

  事后,通过带下来的航海资料,通过诸葛亮们的认真分析得到结果:

  二副把航线不偏不倚画到了一个名叫OSTOV KETOY岛上,而这个岛就在靠近俄罗斯海参威千里之外。二副通过Ocean Route海图绘画航线完全是违章操作!

 

  巧,实在太巧了!在我当二副的绘画航线的时候,就是铅笔芯粗了一点画到浅点和暗礁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因为当二副的责任纵然所致,一旦发现暗礁、浅滩,铅笔芯在手上不听话地抖动几下自动绕开了。其实是本人潜意识的安全责任在左右自己的行为,像这艘船舶二副画航线绝对不是正规做法。这位二副他做了,而且做到了,他不偏不倚地真的画到了那个太平洋岛屿上去了。

  由于二副瞎子般画航线,船长瞎子般审图不力,大副瞎子般开船瞭望,最后船瞎子般撞在岛礁上!所以,船长对沉船负有完全的责任,撤销船长职务,留局查看2年。大副没有保持正规瞭望值班,本来可以避免的沉船事故变成了天方夜谭的触礁事实,失职,回家种地去!二副绘制海图不负责任开除公职。当班水手劝阻大副失败,记过处分!

   

下载.jpg

沉船(网络照片)

 

 

  “穿云而过!”这,绝对是中国航海史上的黑色幽默!

  “穿云而过”那是多么的富有诗意、浪漫航海、海市蜃楼般的故事啊!仿佛神仙般的语言。可就是“宁”轮上大副确实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我敢吗?你敢吗?但是,“宁”轮的船长、驾驶员们疏忽的安全意识下、侥幸心理作盅下敢想、敢为、敢做了。而且做的超越了人的思维,轰动了整个航海界!在OSTOV KETOY岛的边上的“宁”轮残骸永远成为中国航海史上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