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七,妹妹丫丫的农历生日。

        回家前的一系列准备,不停的反复校对高铁转火车的到站时间,请假时对写作课老师扯得谎,到如今仍心有余悸。好在一番忙碌的准备之后平安到家了。

         相逢的时间总是短暂。昨天上午全家人一起不紧不慢去打扫库房,为爸爸过几天生意开展做准备,甚至午觉醒来到傍晚仍晃晃悠悠和妈妈信步逛街。晚上喝的南瓜稀饭热腾腾的全倒进了不太舒服的肚子里,耳边还回荡着妈妈不厌其烦地拉我一起看中华好诗词的声音。

         人总是不知足,不懂得感恩,直到今天在一旁和妈妈包饺子时摘下手表才发觉假期已所剩无几,却还在讲着一出口就后悔的话。回来之前是自己嚷着要吃饺子,而此时又嫌弃吃完嘴里会留韭菜味儿,特别是平常爱吃素的爸爸竟主动去切了肉馅儿调好的。

        这几年里,尤其是高三,记忆中总是妈妈穿梭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为我补餐做的各种饭菜,饭总是吃到一半她才忙完入席。今日依旧。妹妹的生日和小朋友一起玩兔子早就忘记这个专程赶回来为她庆生的姐姐了。我端着碗吃了几口便停下来扭头看看时间,爸爸似乎看到了我内心的焦急,眼也不抬地说了句:“没事,你吃吧,吃完了我送你。”还没吃蛋糕的我和爸爸便已然穿好外套,最后为她唱完生日歌时往嘴里塞几口蛋糕便草草了事。这时,妈妈便催促着爸爸出去拦辆车,因为今天限号爸爸没法开车送我。

         印象中,爸爸几乎是夺门而出,紧接着便是一串很重的脚步声,我听到后忙冲门口喊着:“不用着急还早呢!”记忆中爸爸很少这么不稳重,但好几次因为我而变得这么惊慌失措。走之前还为难地说让我先拿着一百五十块的现金,其他的之后微信转给我。我说用不着这样,可以不拿,我身上还有点。这不是气话,心里却没由来的一阵酸楚,自从上大学之后,觉得钱怎么都不够花。

        拦不到出租车的爸爸情急之下拦了辆最终去往火车站的城乡公交车,我强忍着往上翻涌的泪水笑着朝爸爸挥挥手。在公交车开走的一瞬间,爸爸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也大步迈开跟着车跑,努力将手里攥着的一百五十元从窗口探进来塞进我的手中,我仍旧满口拒绝着,想也没想果断从窗口扔了出去,最后一眼定格在爸爸弯腰捡钱的背影。我整理了一下早已模糊的双眼,不顾满车人怪异外加不解的眼神,再次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一抬眼却发现司机并未向着我预料的路线走,慌忙中下了车。终于,在出租车司机帮助下,坎坷到达站点。

        一到站,我的眼泪又来了,一边毫无顾忌地哭着,一边手里还按部就班地取着车票,安检的时候又忙着给父母报平安。电话的那边妈妈笑着说每次都这么赶,絮絮叨叨的不知还说了什么,电话的这头我早已哽咽,强忍着不让妈妈听出我的哭腔,说我已经忘了。挂掉电话我坐在候车室茫然无措地看着这个满载回忆的地方,高考前最后一次的火车,站在入口处,爸爸激动地握着我的手安慰我说:“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得救了!”

        最后的最后,我站在站台上,在火车来临之前,抬头望望太阳,想着妈妈电话里说的那句话,晒会儿太阳吧。

        轰……迎着暖阳,火车来了。我抬头闭上双眼,感受着这短暂的须臾。揉揉哭到酸痛麻木的双眼,泪痕还在,指尖的韭菜味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似家的味道久久环绕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