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他,本来没有纠结。

   在世人的眼光里,他们就是陌路,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卑微如尘土,一个风流潇洒玉树临风,一个相貌平平无闻如草;然而世界就是那么奇妙,他和她相恋四年最终牵手红地毯,惊诧了很多人的眼球。

   她自认为是一个丑小鸭,心里嫉恨上天对她的不公,别的女孩拥有的她没有,没有漂亮的头发没有撩人的眼神也没有优美的曲线,看看鲜花般妩媚的女孩翩翩而过,她会黯然伤神,爱美的心隐藏在心底,唯有把自己埋在了书本里,她是大学校园唯一四年都得奖学金的女孩。

   不是不相爱,是没有资格爱,当看到他坚毅沉稳的目光,她的心也曾经小兔般乱撞,听到他那磁性浑厚的声音,她的脸蛋也曾经含羞绯红,只是深情的一瞥,对于她,可一眼万年,从此,走不出他目光的沦陷。

   暗恋是一个的心情,无关其他,就是开在悬崖的一朵无人知晓的小花,她愿意,于是,她的目光悄悄跟随着他的身影。

   他是一个富二代,家境殷实条件优越,人又长得风流倜傥多才多艺,自然身边姹紫嫣红,好多妩媚女孩都争相以他为炫耀骄傲的资本,他是女孩们心仪的白马王子,自然都像月亮围着太阳那般旋转。

   想到家境,她就会莫名其妙地落泪,父亲佝偻的身体就在脑海浮现,要知道,父亲还没有五十岁,岁月已经把他磨砺成了一个小老头,双鬓白发过早地长满,刀刻般的皱纹无情诉说岁月的悲伤,就是靠着几亩地一条牛,父亲含辛茹苦拉车大了他们兄妹三人,还要照顾癫痫的母亲,她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就想辍学帮助家里,被父亲狠狠骂了一段,说她没出息,不懂他的心,她何尝不明白父亲的心意,只是,她不想父亲如此劳累。

   父亲执拗地坚持让她去读大学,为了筹集学费,父亲加入了建筑队伍,去工地做了小工,一天干十个小时,能挣七十块钱,有承包了五亩土地,在上学之前,终于凑够了七千元的学费。接过那蕴藏着父亲体温的钞票,那一刻,她热泪盈眶,同时也暗暗决定,大学的以后的所有花销,都要靠自己去筹集,她做到了,除了每年的奖学金,她还去做家教,去餐馆洗盘子,散发传单,什么事都干过,除了自己的费用,她还可以为家里寄钱补贴,她的大学生活紧张而又充实,自然,那些风花雪夜的浪漫与她无关。

   他呢,和她相比简直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截然不同的生活。他衣食无忧极尽奢华,坐宝马住宾馆,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生日派对可以包下一家宾馆,明星模特都来捧场,鲜花和掌声从来都紧紧包围着他。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喜欢上了她,令人大跌眼镜,同时也令那些光芒四射的美眉们大惑不解,都以为那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神话,嫉妒和猜疑充斥着卑微小小的她,人们都认为她是丑小鸭爱上了白天鹅,那是一个梦幻中的童话而已。

   偏偏他喜欢上了她,她开始胆怯退让,她以为做梦,但是那双深邃柔情的目光告诉她,那不是梦,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做我的女朋友吧,无论发生什么变化,我们都不离不弃。

   她被他的赤诚所感动,含泪牵起了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扑进了他宽阔温暖的胸怀。

   打动他高傲心的就是她的默默无闻和悄悄的关注。

   他发现,她的影子时刻都在尾随着他。篮球场上,有她快乐兴奋地助威声,踏青的路上,有她准备的柠檬可乐,那是他最喜欢喝的口味,只有她会记得;大醉纵欲后狼藉的现场,曲终人散唯有她留下来默默清扫污秽……她那淡淡哀愁的目光,不止一次深深叩响了他的心扉,除了感恩还有一丝丝的爱怜。

   她是充满正义感的女人,容不得别人,特别是漂亮女人对她的蔑视和不屑。

   那是一次郊外写青,背着画夹相约出行,美术系的女孩们争先和他同往,没有一个人愿意和相貌一般寡言少语的她在一起,看她落寞的目光,他竟然有了莫名的心痛,拒绝了花枝招展的女孩们,在女孩们诧异和嫉妒的目光中牵起了她的手,她激动地有点发晕,心脏几乎要蹦出来,泪珠儿在打转,她没有把眼泪流出来,而是微笑着握紧了他的大手。

   那次活动,他体会到了她的细腻和温柔,她的善解人意她的聪明伶俐都让他欣喜若狂,他发现了她内在独特的气质和蕴藏在心底的美,他满足而又幸福着。

   她不小心被石子绊了一下,崴了脚,十几里的山路,是他背着她回去的。感受他热烈的心跳,闻着他身上成熟男人特有的香味,她醉了,闭上了眼睛,在那一刻,她就默默发誓:好好爱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他家富,是城市的娇子,父母腰缠万贯,家里有保姆。第一次去乡下时,他认不清麦苗和韭菜。

   他是典型的富二代,以车当步一掷千金,喝现磨的巴西咖啡,住四星级的宾馆,穿名牌戴劳力士,但,那是之前。后来,他她相恋,这一切便消失了。

   他们的婚事,受到了他父母的竭力反对,甚至最终的结果,父母和他断绝了关系,他无怨无悔,在他的心目中,她是他的太阳,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的爱。

   他们离乡背井,告别了那个伤心的城市,来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北方小城。

   那一年,他们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她跟着他,义无反顾。那个夏天来的特别早,花儿染得整个城市红彤彤的。他们住在市郊的一所属于非法建筑的小屋,四壁通风,这是他们暂时的家。

   为了省钱,每天他们步行到市区的店铺,中午买五元两份的盒饭,晚上再步行回家,累的骨头散架,好像整整一年,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那是一段艰苦和心酸的日子,那个时候,在这个钢筋水泥的森林城市谋得自己的一块栖身之地,那就是他们的理想。

   当年不敢想象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就像老人们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那么热的天,那么小的屋,夏天舍不得买风扇,冬天里用不起空调,可那却是最质朴最实在的生活。夏天,他给她煽扇子,冬天,他为她暖被窝。他们的心很纯净,他们没有钱,就穿最朴素的衣服,吃最便宜的饭菜,过最简单的生活,那样的日子,清贫亦很温馨。

   她有一只珍贵的玉镯,是母亲给她的。到小城后,看见家徒四壁,她摘下了玉镯。是的,在这样的地方哪里用得着戴玉镯啊!

   他们的婚姻很低调,没有宴席没有车队没有亲友,他们只是领了证,两个人在一个小饭馆了好好搓了一顿,算是改善生活。她很内疚,如果不是她,他也许顺风顺水前程似锦,他洞悉了她的心思,轻轻握着她的手,等说挣了大钱,一定给她补办一个隆重的婚礼,他们那天都流泪了,为了彼此那颗呵护双方的苦涩的心,他们坚信,他们一定会好起来,他们也一定会过上他们向往的城市人的生活。

   不久,她怀孕了,反应厉害,喜欢吃酸,尤其喜欢山里的酸葡萄。趁他不在的时候,她悄悄跑到附近的山上去摘,不料一脚踩空,从山上摔了下去。这一摔,几乎摔掉了她和他的未来。他掩面而泣:如果她不去摘酸葡萄呢?如果自己那天不去加班?可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她瘫了,家里的一切都靠他。父母毕竟心疼唯一的儿子,看到他们这样的处境,动了恻隐之心,不计前嫌,说要给她一笔数目不菲的钱款让她回家,她也哭着闹着说要回家。

   那天他的父母带着律师和支票来接他回家,毕竟在小城里的一生可以预见。是的,谁都能想像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但这最后的机会,他坚决地拒绝了。他说他不做爱情的逃兵,他要兑现和她说过的诺言: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不离不弃!

   为了给自己治病,她卖掉了那只镯子,接受了乡下父母给的钱。到底是父母啊,看见固执的女儿这么苦,心疼了。

   他带着她,开始了漫漫的求治之路,去过北京到过湖南,只要打听到能够治疗她疾病的,他都要去试试,他搜集了好多的偏方,为她配药煎药,他们的屋子每天能都弥漫着淡淡的草药的苦味。

   后来,她的腿有了轻微的感觉,他欣喜若狂,自学了按摩,每天入睡前,都要替她按摩一次,有时会累的睡在她的身边。

   他们在小城过着贫苦的日子,他做了一家私立学校的老师,又兼做家教,早已没了当初富二代的骄傲,低下头来做一切,和小菜贩讨价还价,买廉价的衣服……与当地的市侩男人并无二致。

   大夫说她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可他还是坚持给他按摩,十几年如一日。他并不指望奇迹发生,只希望她的腿不萎缩。

   32岁那年,他听网上一个网友说他们那里有位大夫针灸功夫好,但是路程遥远,离他们的小城二千多里地,他买了一辆二手脚蹬三轮,铺上被子载着她,走了一个多月才找到那位大夫。去的时候正逢冬天,风雪中,他弓着背,在冰面很滑的路面,下来艰难地往前推行。她看着他的背影,看他三十多岁却像五十岁的外貌,哭了:"下一辈子,我再也不要遇到你,再也不爱你。因为,你太苦了。"

   所有人都希望来生再爱,可是她说:"来生,再也不爱你。"他傻乎乎笑着,深情地对她戏侃:“全世界只有一个你,叫我如何不珍惜!”

   人生,那就是磨难在枝头上,最终被晾晒成了坚强。静静选择,选择该选择的,遗忘该遗忘的,让生命若水,静静流淌一泓清澈。无论是走过多少的坎坷,有懂得的日子,便是会有花,有蝶,有阳光。

   他们的日子清贫而又快乐,他白天上课回来精心给她按摩,她在他不在的时候,趴在电脑前,翻译一些医学论文。他笃定,有了她,就等于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能看到她的一颦一笑,所有的疲惫和痛苦就会一扫而光。

   他的痴情感动了上苍,两年以后,她的腿居然有了知觉,慢慢能走了。双喜临门,她撰写的论文在国际上获了奖。她成了耀眼的明星,许多大学校长想聘请她客串教授,美国的哈佛正式邀请她前去讲学。

   他没有想到有今天,她更没有想到,他们都以为是在做梦。

   可是烫金的大学教授聘任书和去美国的机票,醒目地提示这是真真切切的。

   她不想走,舍不得离开他,他为她默默付出了十几年,她想好好报答他,可是他坚持让她立即赴约。

   她恋恋不舍地登上了去大洋彼岸的飞机,从此,她成了遥远世界里最耀眼的明星,她马不停蹄地在美国作巡回演讲,围绕她的是掌声和鲜花。

   而历经沧桑的他,不到四十岁却尽显老态,黑发里有了白发,脸上多了刀刻般的皱纹,衣服永远是过时的,身体有些发胖,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样子;而她,优雅大方温尔文雅,成了众多媒体镜头争拍的对象。

   有人怀疑,她名车别墅,什么都有了,还回来么?他付之一笑,因为他的心中,已经计算好了她的归期。

   三年后,她如约而至,他们一起搬到了上海。

   回来的第一句话,她对他说:谢谢你,用那一生的爱温暖我的心,请允许我说:爱,无悔。爱你,更无悔。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相遇,请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们喜极而泣,相拥相抱。

   她年轻貌美青春飞扬,他斑鬓白发身材发福,他凝视着她的眼睛,轻轻呢喃: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穿粗布素衣,和你,一同老去,相约白头。

   她舒心而笑奋笔疾书,写下了一首爱的赞歌:

   炊烟起了,我承诺在门口等你。

   夕阳下了,我承诺在山边等你。

   叶子黄了,我承诺在树下等你。

   月儿弯了,我承诺在十五等你。

   细雨来了,我承诺在伞下等你。

   流水冻了,我承诺在河畔等你。

   生命累了,我承诺在天堂等你。

   我们老了,我承诺在来生等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我还是会选择认识你,

   虽然会伤痕累累,

   但是心中的温暖记忆

   是谁都无法给与的。

   谢谢你,

   来过我的世界!

   相遇,是一树花开;

   心遇,是花开三生!

   情是最好的礼物,

   爱是最美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