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俗话,同行是冤家。我可不那么认为,我必须说同行是朋友,甚至是亲密无间的战友,这要从一本备课笔记谈起。
      记得当年,我刚去中学任教的时候,让我教高中化学。可是,我多想教语文哪。我鼓起勇气找校长商议。校长说,你看看新调来的几位老师,就你是高中毕业,那几位都是初中毕业,你要是校长,你怎么办?我无言以对。我想,教数理化,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看来我只有下点功夫努力再学呀。现在想来,当时拨乱反正,恢复高考后,教师队伍青黄不接,我们这些老高中还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那时我在学校住宿,我就早一点把办公室的炉子燃起,烧壶开水。远来的同志当然很满意。和我一同教化学的张老师,离学校就十多里地,骑自行车上班,每天到校都累得满头大汗,总得先喝口水。他高高的大个子,四方团脸,浓眉大眼,一说一笑,为人和气,还有满腹的书生意气。有时,我遇上弄不懂弄不准的问题就虚心地向他请教,有时我俩也切磋也争论。后来他教初中化学了,干脆就把他高中的备课笔记给我当参考书了。其实买不到那样详尽的参考书,我真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感动得不知说啥才好。特别是他那整齐秀丽的钢笔行书小字写的真好,不知道的,准以为这是小鸟依人的笔迹。对照一下我自己,字写得又大又东倒西歪。写好字是老师的基本功。我打心眼里佩服他,对他说。你的这本备课笔记不但是我的老师,还是硬笔书法字帖,我得认真学习。他摇摇头一笑了之。我更佩服他,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全靠自学。我还发自内心地半开玩笑地夸他说:可惜你这人才呀,如能念大学,肯定是专家、学者、工程师。他听后,还是一笑了之。
       结果,我化学的教学成绩在全县的排行榜上还算可以,这和张老师的无私帮助分不开的,这样的同行跟所谓的冤家,不是天壤之别吗?后来,中学的高中班取消了,我才开始教语文了。
       几年后,我从旧庙中学调到了清河门区中学,直到很多年和张老师都没什么联系了。可是,他的好我铭记在心。
       去年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开始我没接,可那边响个不停。我接通后,就听那边说;我是张树飞,张老师。终于找到你了!我喜出望外,就说,张老弟,你也想死我了!于是,他在那边笑,我在这边笑,我都笑出眼泪啦!他说是通过学生得知我电话的。我告诉他,虽然多年没联系,可是,你那本备课笔记一直珍藏在我的心里,成了无价的宝书了。就听他在那边说;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现在,由树飞老弟牵头,我们建了老同志群,相互关照,相互问候,相互点赞,共享情谊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慰藉,真好!

                                                                                                                                                                     2018 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