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看水浒连环画,极为诧异和垂涎九百年前的那种富足;后来大了一些,感觉施耐庵应该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因为在他描述的水浒中有千丝万缕的细节是张扬徽宗时期的富饶的。两年前写了一本《歪看水浒》,今天把其中一篇贴到空间和朋友交流,捶请指教!
   武松杀嫂是水浒中的一大篇章,至少仅仅四十三集的电视剧水浒传仅叙述潘金莲就用了四五集,可见小潘对时代影响之大。小潘的丈夫武大郎先生其实在今天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个体户,地位要比民工高一些,至少不用啃玉米面窝头吧,要知道我小时候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几顿白面馒头呢。几十年前下乡的知青为什么哭着喊着回城,因为到城里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且不用清水煮白菜。徽宗治理的天下在水浒中有吃不尽的大酒大肉,武大郎的炊饼大概是好汉们不屑一顾的食物了。水浒研究家们大都关注与炊饼不是烧饼之类的专业区域,不像我这样胡思乱想。
   小潘长得漂亮地球人都知道,而同住清河县的西门大官人却是后来无意中遇到才知道;西门庆换在今天应该是县级城市里的最大商户,算个药材公司老总了。在今天,要是西门庆喜欢上小潘想得到手易如反掌,复杂一点至多把武大郎夫妇邀请到自己的公司给个副职,然后自然如愿;简单一些扔几万给小潘或是采用强拆惯用的黑道手段依旧可以。而在近千年之前却是不可以的,西门先生毕竟是个读过书有脸面的人,看上人妻良心本就不安,只好采用诱逼方式慢慢煎熬,和今天很多夜幕下的敢爱敢恨无法相比。说西门庆和小潘没有爱情是不符合事实的,应该说远比铁达尼号的男女主角爱得更死去活来轰轰烈烈,即便在我们赖以骄傲的文化古国,今天如果有个蒸馒头的三寸丁取了个全县一枝花,莫说西门庆,怕是四门庆都早下手了。
   小潘嫁给武大郎是迫不得已的,在今天更是能成为万民怜悯的出轨理由;想想一个妙龄少妇跟着一个老气横秋的糟老头子且矮小的不成比例,哪来的幸福还是性福,早有成千上万该不该出手都会出手的男人送上玫瑰了;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一切还要从武大郎的弟弟武松先生说起。武松换做今天应该是县级公安局刑侦大队长,而可笑的是在今天除非是公安局长看中小潘兴许可以得手,其他人即便想死小潘如果知道她有个小叔子是公安局特别是负责刑侦,也只有仰天长叹,什么爱情玫瑰花,都变成茅台云烟孝敬武大郎了,并啧啧称赞:郎才女貌天生绝配也!而武大郎也早已成为武氏食品有限公司掌门人了。
   武松能混的个衙门带班都是因为那只景阳冈上的老虎和那几大碗酒,值得一提的就是那景阳冈下的酒馆;要知道在英雄辈出也是贼盗横行的水浒里,荒郊僻野敢开饭馆?还不竟是吃霸王餐的,再说即便工商税务消防防疫烟草局盐务局食品药品监督局诸位大爷懒得搭理你,没有客人没钱赚也受不了呀,而且老板比我还死心眼,酒只卖三碗,何时能致富呀?今天的人为什么富得流油,一是老虎被关进动物园吃鸡架还能赚门票,而是你不喝酒还硬找个陪酒女往嘴里灌,而且后面有住宿洗浴服务和查酒驾的秘密联络等你出门,他们早就磨刀霍霍准备着。就算当年的武松进了今天的大酒店,恐怕也要光着出来。
   作为四大名著的水浒传,曾有过男人必看的荣耀,而且很多伟人也曾熟读和评论过;看书要用心看的,而且要用一部分良心看的。我们看书不单单是为了打发枯燥,更多的是增长知识和辨析时代差距,是否进步和倒退,是否从中看到什么相似和陌生!
   感谢施耐庵和罗贯中先生!至少他们不计较稿费和版权以及什么奖杯,让后人可以廉价的学到高雅是什么,文化是什么,良心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