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喜欢欣赏天上的彩虹,我想,那彩虹是人们把生活生命的美好色彩,抛向天空形成的吧。因为,在人生坎坷不平的征程中总会遇上好人,默默的理解你,支持你,不计任何酬劳的帮你戮力前行。在“ 非常"之年耽误了大好时光的我,就遇上了这样的好人,他就是我,曾经任教的一所中学的肖校长。
       回想当年,为了开拓自己的视野,我打算从偏僻的农村中学调到市区中学。我是个读报迷,一天,我看见清河门区中学招聘语文老师的启示,基本条件是公办教师和大学文凭。那时我刚好高师中文函授毕业,便带上工作证和毕业证还有我近几年在报刊发表的作品,直接到了清河门区教育局,局长审核后,直接给第十中学校长打了电话,让我去十中找肖校长。现在想来,那时的领导干部真是任人唯贤。
       敲开肖校长办公室的门,见他是一位不高不矮瘦削的戴眼镜的中年知识分子。校长把我让在座位上,认真地看了我的证书和其它材料后,便和我交谈起来,除了教学,家庭情况之外还谈了我对文学的爱好。最后,他走过来,微笑着对我说;我们接受了,你可以回去办调转手续。我听后,真是怦然心跳,急忙站起来主动握手。告别。
      当时的调转手续确实很难办,我往返了几次才有了结果。这期间教育局副局长兼文化馆馆长的张局长,得知我的情况后,也希望我到文化馆去任创编调研工作,说老实话我真动心了,可是,肖校长这边我不能言而无信。肖校长也知道了这事。他对我说;你来我这,学校后边有几间房,给你住,不要钱。我的天哪,当时对于我是多么优厚的待遇呀,我是求之不得呀!我站起来,笑着对校长说;我那都不去,就当老师。他笑着向我点头。
      走进十中的大门,校长对我是很器重的,教语文,当班主任,又让我担任语文组组长。多年的教学体验深知中学教师肩上的担子最重,承受着升学率的巨大压力。尽管这样,我还在学校成立了文学社,带领爱好写作的同学们采风练笔。我自己也尽量挤出时间练笔投稿。当同学们看到我的文章在报上发表时,他们对老师是崇拜的,就像我当年崇拜我高中的语文老师一样。我的老师当时在我们地区主打文学评论,是很有声望的。这期间,每次见到文化馆的张局长,他都说;你还是来文化馆吧,发挥你的特长,肖校长啥时候放行我都要。
      文学对我是有吸引力的,我依然作我的文学梦。然而,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最后我下定决心,硬着头皮跟肖校长谈了此事。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早晚会来找我。走吧,还希望你在文学的路上走的越远越好。我刚想说对不起,他却先说;不要说对不起。
       现在回想,当时我刚到十中的时候,老师们背后常议论说,肖校长成天绷着个脸,看不着他有笑模样。其实他平常真是那么严肃,而且还少言寡语。但是,把学校管理得很好,当时的升学率也很高。
      离开我热爱的讲台 几年后,我出版了第一本抒情散文集《送你一束远志花》,我带上书,亲自去给学校赠书。我还签名,抒写感言,给校长赠书。肖校长看了看书,笑着说出了两个字;真行!
       我的长篇小说《补天》出版后,我又亲自给他送书。这时他已经退休了。当时,他看看书,抬起头,打量了我好一会儿,微笑着,点着头说出了六个字;当时我没看错人。
      退休后,我发现,校长和我有个相同的习惯,那就是经常到近郊僻静的地方散步,每次相遇,他都先向我招手,微笑。此时此刻的我哪,总会觉得,生活的色彩就是这些平凡的好人共同研磨的。这些七彩的粉末被人生的风雨送上了天空,怎能不形成彩虹呢!

                                                                                             199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