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这座北方城市已经是深秋。

     放眼望去,虽说都是熟悉的城市标配,可气息和街道名字却是陌生的。

     租房的套路一个接着一个,到最后,过于疲惫的时候,我主动屏蔽了未知的风险,选择了相信,那一刻我更多的在想如何赶紧安顿下来,钱,没那么重要了。

     合租的阿姨对我这个初次见面的外来租客也是各种防备和试探,简单寒暄几句我便开始打扫卫生和收拾东西。库房堆满的酒瓶和垃圾桶的烟盒告诉我:阿姨也是有江湖的人。

     以后的日子,我得小心翼翼。

     晚上十二点左右,阿姨在我屋里吸了四五根烟之后终于去睡了。躺在床上关灯的那一刻,我感受了到了这个世界的安宁。

     一睡就是一整夜。

     喝酒的阿姨,未能上锁的门,窗外的车水马龙,在疲惫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全部被淡化了。

     那一晚我并未做梦,但睡前我告诉自己一句话:在这个大城市里,活下去。

     选择闯荡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在这茫茫人海里穿行的孤独。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带着一道伤疤来到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不为活的光鲜亮丽,只求生存。

     第二天出门已经是九点了。

     早高峰已经散去了,街道行人两三。从小区门口到公交站台要穿过一条林荫小路,踏着落叶,像是走在一幅唯美的画卷里,秋天的童话就这样开始了。风乍起,吹走了恋着树的叶,有一片恰好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放缓了脚步,抬起头,金色的叶子正闪着光,像一阵微小的浪花,轻轻跃动之后又恢复了安静。

     秋,美得如此细致。

     归来时已是下午四点多,迎着夕阳的余晖,我快步赶着路,怕天突然就黑了,在陌生的地方找不到来时的路。

     回到小窝里,我总算安心了。

     天色渐暗,我拉上窗帘,开了灯。一张床,一个桌子,一盏灯,一个人,一支笔,那一刻,我突然有了这样一种感悟:原来人可以活得如此简单。

     晚上八点多,手机突然响了,是大学室友打来的。

     她说她在楼下,飞机两个半小时赶来的。

     我半信半疑下了楼,一开门,她正拖个箱子在那边朝我招手。

     原本安静的小区被我的惊呼声和她的欢笑声点燃了。

     她太理解一个人在大城市漂泊的不易,也太清楚的知道此刻的我需要一个安慰和惊喜。看着她一边特别开心的分享来时的小偶遇和给我准备的小礼物,我是感动的。

     有些故事不能和身边人讲,有些酸楚不能和家人道,但是,远方的友人,却成了我最大的心灵停靠。

     一路的奔波,她不久就睡熟了,我掖紧被子,悄悄哭了。

     明知前方一路寒冷,喝杯暖茶,总觉得能多熬一阵子。

     她就是我的那杯暖茶。

     第二天晚上,我拉着她出去吃饭,聊了好久,也聊了好多。

     回来路上,我们俩在广场的路口遇见了一只小狗,每每路过一个人,它就跟着走几步,然后又停在那里,落寞无助。

     我转身对友人说:“它可能因为调皮和主人走散了,也可能是附近打工的租户走时没办法带上而抛弃了它。看它这个样子,流浪不久才对,并且,它饿了,却没有流浪狗觅食的本领,很可怜。”

     友人走过去轻轻对它说:“跟我们俩走可以买肉包子给你吃,但是我们没办法收留你。”

     那只狗似乎听懂了我们的意思,远远看着我们,不曾踏出一步。

     它的确需要一顿晚餐,它却更期待一个主人。

     我们俩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酸酸的。

     在这个城市里,孤独的未必只有人。

     你依旧可以期待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出现,但只有自己学会了流浪的本事,才能生存下去。

     第三天,我还在上班,友人帮我把小窝收拾的井井有条,悄悄坐飞机走了。

     她也是孤独的,只是她的孤独不属于这座城市。

     捧着暖茶,我继续前行。

     冷夜,暖灯。

     四顾无人的时候,最能看清自己,拿起笔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我坚持着小小的梦想,也是这样的情景,只不过少了几道伤疤。

     一个人的生活,可以简单而精致。

     有一天我行走在街头,也许对面的人并不曾留意,橘黄色的路灯下,小小的身影正穿梭在这座大大的城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