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开始关注楸树,楸树就多起来。

    楸树和梓树长的很像,都属于紫葳科梓属,因为像,很多地方叫楸树为梓树,你也不能认为错。但是它们真的不是一种树,从花中最好辨别。

    楸树开粉色有黄色斑纹的花,比泡桐的花小一些,梓树开黄绿色的花,比楸树的花小一些,而且芳香四溢。

    及至结果你就不好判别了,都是蒜薹一样的长条,挂在树上煞是有趣。那树上的“蒜薹”真不能吃,但楸树的嫩叶可以食用,这可是我没有想到的,而且据说营养丰富,楸树花也可以吃,甚至可以提炼芳香油。明代鲍山《野菜博录》中记载:食法,采花炸熟,油盐调食。或晒干、炸食、炒食皆可。也可作饲料,

    《诗经》中提到楸树,但不叫楸,叫“椅”,是的,椅子的“椅”。

    《小雅·湛露》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显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实离离。岂弟君子,莫不令仪。(节录)

    大意:

    浓浓的露水,粘在枸杞和酸枣树上。磊落诚信的君子,莫不具有高贵的品德。

    那梧桐和楸树,它们的果实缀满枝头。欢乐和悦的君子,莫不具有高贵的风度。

    这是一首宴饮诗,梧桐自古就是“良木”,有凤凰非梧桐不栖之语,此时在贵族们欢乐宴饮之际,桐楸并提,楸自然是良木。

     没有意外,就是楸应该有的位置。

    《楚辞》也提到楸树,而且就叫楸。

    《九章·哀郢》

    望长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

    过夏首而西浮兮,顾龙门而不见。

    心婵媛而伤怀兮,眇不知其所蹠。(节录)

    大意:

    望着高大的楸树啊去我不免叹息,眼泪犹如雪珠一样流淌。

    船过夏首向西漂浮,回头看那郢都的龙门早已不见。

    内心牵挂不免伤怀啊,前路渺茫不知何处落脚。

    此时的楸树是故乡的缩影,是屈子离开故国唯一能看见的具象。

    让我想起“桑梓之地”,就是指的故乡,那梓树和楸树本是同属,所以,屈子望见愈来愈远的楸树,思念故乡,完全是情理之中,只是心中的悲凉,穿越2000年,仍然能感受到寒意。

    对楸树,又多了一层乡愁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