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明媚。小河奔向远方,小鸟儿在树上唱歌,蝴蝶在草丛中捉迷藏。小朋友们都去上学了,只奶奶陪着月儿玩泥巴。“奶奶,奶奶我也想去上学。”月儿不情愿的说,她有点讨厌玩泥巴。“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去上学了啊”奶奶摸了摸月儿的头,宠溺地说。“可是……可是我什么时候能长大啊,隔壁家的弟弟都去上学。”月儿着急了,扑闪扑闪地大眼睛噙着泪光。“……”奶奶摇了摇头走进屋里。

        晚上,妈妈做了好吃的面条。月儿可开心了,一口气吃两碗。她还想吃……“月儿,你不能再吃了,不然会撑坏肚子的。”爸爸笑呵呵的拿走了碗,月儿急的大叫“我不,我就要吃,就要吃……”“月儿听话,我们明天再吃好不好。”奶奶也发现她今天不对头,她怕爸爸生气忙着打圆场“不,我就要吃。吃多了才能长大,长大就能去上学了。”早上奶奶进屋后月儿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隔壁家的弟弟都去上学,我可不能落在他后面。可是该怎么办呢?嗯……对了!我要多多吃饭,这样才能快点长大。”

        也许是因为月儿从来都没有这么任性过,一家人都被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爸爸才说“可是月儿也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大胖子啊!这样吧,以后我们每天都多吃一点。这样月儿就才长大。”“真的吗?”月儿抬起头问爸爸,却没发现他眼里的泪花。爸爸点了点她的小脑袋“那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叭……爸爸真好!”  

        接下来的几天爸爸都很忙,奶奶也没再陪着月儿玩泥巴。而是带她去见一个人“你是月儿?”白头发老爷爷笑眯眯的看着她。月儿没有躲,反是迎着他的目光甜甜的一笑说“是!”“嗯,很好。”老爷爷点了点头对奶奶说“让她来吧,多操心点就行!”

        就这样月儿上学了……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有心悸病,不能跑,不能跳。每天只的坐在教室里看书,其实她也羡慕同学们,想和他们一起在操场上嬉闹。可是老师不许,于是她便成学校最安静那一个。

        “月儿,老师叫你。”班长李伟刚从办公室回来。今天学校来了什么人,好像和月儿有关。在同学们的议论声中月儿离开了教室。

        老师告诉她,那些人是某报社的记者。想了解一下月儿的日常,希望她能配合。月儿点点头,没有拒绝。

        “你的梦想是什么?”第一次面对记者,月儿的心里有点紧张。她搓了搓小手不知该如何回答。“别怕,想好了再回答。”老师在一旁鼓励着她。“嗯……我想当医生”“为什么?”记者再问“我要治好我的病。”月儿的声音很小,还是老师帮她又重复了一遍。接来了记者又问了很多问题,月儿都一一回答。

        可是这些都是违心的话,是老师让月儿背的台词。她想当老师,想在大山里,想和小朋友们在一起。至于她的病,她没想过。月儿心里有点难过,她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像离开这里可又不能,只能听他们继续问下去。直到……

        “上学的路好走吗?”他们又问了。月儿张了张口没有回答,抬头看看老师。想着“上学的路好走吗?”

        天下雪了,妈妈陪着月儿一起上学。风真的很大啊!月儿走不动了,妈妈背着月儿上山。十几里的山路伴着风雪,妈妈的步伐渐渐地慢了下来,月儿能感觉到。“妈妈,我想……自己走”嫩嫩的声音听上去点弱弱地。“不怕……妈妈不累……很快,很快……我们就到了”断断续续的喘气声,在风中颤抖着却也容的反抗“对不起”也许是风太大,妈妈没听见。继续努力的往前走。月儿没有再说话,由着妈妈将她背进学校,看着妈妈白发、白眉、月儿哭了。那一刻她竟然不想上学了……

        “上学的路不好走,但是我不能不走。”月儿的回答很让大家满意。月儿也是这样想的,以后她一定要变的强大点,她是真舍不得学校啊!

 三

        月儿的病又加重了,重到不得不住院。

        医院里无聊,不打针的时候月儿便以读书打发时间。医院里没什么好书,月儿只能看一些杂志刊物,一篇文章引起了她的注意。

        文章的大意是:一个学生,父亲早亡,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供他上学,下面还有几个弟妹嗷嗷待哺。他的成绩也算不错,所以他也不想放弃,眼见着母亲慢慢变老,弟妹渐渐长大,他的学费也越来越多,一个摇摇欲坠的家似乎马上就要倒下了。可他依旧舍不得放弃,没办法。最后还是妹妹辍学打工,供他继续研读。

        看完故事,月儿疑惑了。这些年她真的错了吗?

        她的病总是反反复复,功课也落下了很多。

        所以她的成绩并不好。父母供着她,就像文章中的母亲一样。 

        那一年的大雪又浮现在雪儿眼前……

        泪就这样流下,止也止不住。爸爸刚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月儿怎么了,是不是又哪难受了?”爸爸实在是被吓怕了,他怕失去月儿。 “没,就是想吃肉了。”月儿吐了吐舌头,笑着说。看她慌忙地擦干泪水,爸爸就知道她有心事,却又不忍揭穿“傻丫头,就点出息啊。等一会我就去给你买。”“嗯,那好吧!”月儿嘟嘟嘴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爸爸也被逗笑了收了书说“别看了你再睡会儿。”“嗯……”乖乖躺下后月儿并无睡意。所思所想都在那篇文章之上,泪就这么无声的流着。

        接下来的几天月儿都心事重重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爸爸说,她不想上学了。爸爸也只当她病着,心情不好也不多问什么。父女俩就这样别别扭扭的等到了出院。

        恢复了一段时间后,月儿就上学了。正好赶上考试,也许是运气好大多试题都是月儿曾见过,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没考好。

        “爸,我不想上学了。”看着满目的红叉,月儿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为什么?”

        “不行!”

        “不许!”

        家里人都被她惊到了,一番较量之后月儿还没能力说服他们。但心中的越发坚定了。

四 

       上了高中月儿的性子变得越发安静了,经常一个人捧着书在食堂里发呆。

       “我不喜欢热闹,因为那样更让我觉得孤单。”她曾在日记中这样写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爱上了文字,只有在文字中她才能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

        高中的功课尤其紧张,再加上她总是请假。

        月儿感觉有些吃力,对于高考她没有信心。但爸爸说无论无何总得要试试才能知道。

        也许是命运在和她开玩笑,临近高考时她又病了。这次情况很不好,医生说或许可以手术。但风险也是极大得,爸爸说让她自己做决定。

        那一晚,真的很漫长……

        病房在十一楼,也能算是高处。走廊的落地窗可以清晰的看见外面的一切。大家都睡了,夜静悄悄地。月儿就靠在窗户边静静地看着这万家灯火,心中满是留念。她舍不得。舍不得这美好的人间……

        “月儿,怕吗?”爸爸站在她身后,满目的心疼。也许他是怕月儿会想不开。“怕”听到声音所有的坚强都在此刻化为乌有,紧紧地抱着爸爸哭着说“爸,我想回家。”看着月儿发抖的身子,爸爸也哭了“可是我的好女儿,爸爸不甘心啊”“你说过的……要我自己决定。”就着样父女俩哭着,抱着说了一夜的话。

        太阳上来了,月儿累得睡着了。爸爸把她带回了病房,签了手术同意书。

        “爸,我不怕死。只是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们。”昨晚上月儿靠在爸爸的肩头说了很多话。最后她还是答应了手术。她说“她想好好活着,这些年反反复复的她有些累了。如果这次能够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那定然是最好的。”她还说“她和老天打了个赌,赌她一定平安。”

        手术进行了七八个小时,月儿赢了。但她也失去高考得资格,人人都为她可惜,但月儿却能释然。至少她还活着,还能和家人在一

结束语

        在月儿的日记写着这样一句话:我曾想过死,可不忍心让爸妈受丧子之痛。那就只能活着,要好好的活着。我不是张海迪,也不是海伦.凯勒,做不到身残志坚。我会哭,也会逃,更会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发抖,但有一样就是不能让家人看到。如果世间真有画皮,我也情愿一辈子果在面具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