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校园,朝霞满天,淡云轻舒,树木葱绿,绿荫婆娑,百花斗艳,和风徐来,阵阵花香盈袖扑怀,好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时值阳春,以浓重的笔墨渲染着这座海岛城市的校园,以诗意的浪漫溢满着每个人的心头。我悠然入梦,双眼合闭不敢呼吸,唯恐打碎这梦幻般的美丽,情绪万千地想自己能为文字加些快乐的肌肉,让灵魂在字幕缓缓的跳动中凝固,融化心扉的满腔热情。静息不止的思维,潮动连绵的思绪,像一支悠扬的笛声,倘徉于这朦胧的惬意中,让眼前这幅如诗如画般的画卷成为永恒的定格……

  中午,忽然从宿舍的玻璃窗上,听到了悉悉簌簌的声音,抬眼一瞧,嗬!下雨了。真是应验了那句“朝霞不出门,晚霞行万里”的农谚。雨不大,也不密,米粒儿大小的雨点在清风的作用下,斜斜地跳在玻璃上,就像一个个透明的小精灵,约好了似的,把窗户当成了它们的会议室,纷纷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雨是柔的。柔得让人心碎,我想起了当年陆游和唐婉的哀怨。园壁上那两阙斑驳褪色的《钗头凤》,不知是“泪痕红浥鲛绡透”浸染而成,还是“雨送黄昏花易落滴”而就,或许,他们的故事原来就始于沈园的雨,终于沈园的泪。

  雨是充满灵性的。雨中泛舟于湖上,望着画舫舱外的烟雨迷蒙,即使你不是诗人,也会被这诗意的景象感染,因为空灵的天幕,无限的湖面,缠绵的烟柳,都如诗如画,你的心灵会在这当中得到净化。

  雨是轻盈淡雅的。“润物细无声”,放眼看去,整个天地笼罩在袅袅的烟雾里,朦朦胧胧的。这雨,像极了这城市的山水,是淡淡的,清清的,当柔柔细雨飘过,城市便有了一种古典的忧郁,美得让人心颤。

  雨,如梦,如诗;雨,如歌,如韵。

  通往校园湖的水泥路两旁,齐刷刷地站立着两排高大的玉兰树,那些硕大的叶子,活像一只只张得满满的手掌,尽情地接纳着小雨滴,雨滴也善解叶意,以自由落体的速度,争先恐后地扑将下来,在抵达“掌心”的时候,点名似得发出清脆的“啪啪”的声响。我漫步在树下,偶尔也能捡到几滴被玉兰树漏露的雨点。这些晶莹的小水珠,虽然一路从寒冷的高空飞落而来,但在这样的时节,又加之它们经过了和大气长距离的亲密摩擦,此时它们的体温也就近似这阳春的气温了,落在脸上,像沾了水的蜻蜓的纤脚,凉而不寒,痒簌簌的。并且,这雨滴在弥漫着各种花香的空气中游走了一遭,竟也携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呢!

  在树丛中,能够清晰地听见各种鸟的啾鸣声。鸟儿因有了这场雨,才难得一见地聚拢到一起。虽然鸟的羽毛有防水的功能,这点小雨也难以淋湿它们的羽翅,可是,这群飞翔的精灵,十分珍爱自己的羽毛,即使是这沾衣欲湿的小雨,它们也不轻易地亮翅,警惕地钻进茂密的树林里,一边叽叽喳喳地述说着相聚的心语,一边摇头晃脑地抖落满身的雨雾。

  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落到湖面上的时候,只是轻轻地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迹,一转眼,瞬间不见了。后来者又毫不气馁地重复先行者的动作,然后与湖里的水融为一体,而分不清彼此。

  这雨,不如初春的雨那样霏霏的富有诗意,也不如盛夏的雨那样烈烈的富有激情,它漫不经心挥洒着,像是挥洒一种温婉的情绪。在这样的情绪里走着,我感觉这场雨几乎不是以一种形态出现的,而是以一种语言,一种欲说还休的语言,从灵魂深处流淌出来,悠闲而从容地诉说着春天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