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是北方最常见的树种,你只要认识5种以上的树,其中一定有杨树。

        想起一句歌词,“枝头树叶金黄,风来声瑟瑟,仿佛为秋天讴歌”。我心里想着那金黄的树叶就是杨树的叶子,我的北方秋天最惹眼的金黄的叶子就是杨树叶子。

        杨树因为生长速度快,在北方几乎有空地的地方都会种上它,宽阔的道路两旁,山村的弯曲小路边,村舍的房前屋后,贫瘠的山峦丘陵,田地的田埂分界,都有杨树的身影,杨树还是孩子们练习攀爬树木的最佳选择。

        儿时,哪个孩子没有在杨树上划下自己身高的印记,然后半年过后,惊愕自己没长反倒矮了,杨树上几乎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笑意,没有回答,她知道,孩子会明白的。

        杨树种类很多,我还是喜欢秋天会变成金黄树叶的杨树,喜欢叫钻天杨的杨树,那种自由奔放的生长,那种高耸入云的伟岸,让你清晰感受到生命的茁壮蓬勃以及欣欣向荣。

        我们《诗经》时代的老祖先就注意到了杨树旺盛的生命力。

        《小雅·南山有台》中的杨也是棵好杨: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寿无疆。(节录)

        大意:

        南山种着桑,北山种着杨。快乐啊君子,家国的光荣,祝他万寿无疆。

        但是我更喜欢那片有情谊的杨。

        《陈风·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大意:

        东门的杨树,叶子沙沙作响。约好黄昏见面,相会到启明星闪亮。

        东门的杨树,叶子呼呼作响。约好黄昏见面,相会到启明星照耀。

        有情人相约黄昏后,相会沙沙作响的杨树林,欢会直到启明星闪耀。美好温情,想入非非,粗壮疏朗如杨树竟然扮演起媒人的角色,多好的杨树。

        于是想知道楚地的杨是怎样的。并不意外的知道《楚辞》只提到一次杨树,毕竟是南国,杨树的家乡在北方。

        《九叹·怨思》

        惟郁郁之忧毒兮,志坎壈而不违。

        身憔悴而考旦兮,日黄昏而长悲。

        闵空宇之孤子兮,哀枯杨之冤雏。(节录)

        大意:

        心中抑郁愁苦啊,遇到坎坷也不该初衷。

        身心憔悴直到天亮啊,从朝到暮一直悲伤。

        怜悯空室里的孤儿啊,哀伤枯杨上冤屈的雏鸟。

        天,只提了一次杨还是枯杨!那枯杨上还栖息着没有父母哀伤的幼雏。何等的凄凉,何等的低迷,何等的消解志气。

        不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可以解的悲愁。

        “千金散尽还复来”般潇洒的李白也写下:“悲风四边来,肠断白杨声”的悲歌。

        我想我是忘记了秋冬的杨树,北风呼啸时,我们躲在暖意融融的屋里,为电视剧不关痛痒的人物掉几点不咸不淡的清泪。

        也许,屋外,“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但是,我们,在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