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段老,那还是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前夕我采访了他。人们被段老的事迹所感动,一篇《英雄赤胆史册辉煌》的专题报道曾发表在《中国石油报》,后被多家报刊和杂志转载。这次,因为要写一篇“身边最美的退役军人”,我又一次拜访了段养伦老先生。

  段老与三年前相比,显得老了很多。他身着一身洁净的睡衣,花白的头发虽然所剩无几,但是梳理的非常整齐,没有一丝的凌乱。微微下陷的眼窝里,镶嵌着一双饱经岁月沧桑的眼眸,脸上皱纹的沟壑里,仿佛依旧镌刻着抗日战火的印记,祥和的神态之中,方显出知足和幸福。段老虽已是九十四岁的耄耋之年,但他的听力非常好。虽说谈及日常生活里的琐事时,有些好像已经模糊不清,但奇怪的是,他对当年老首长的名字、纵队长的名字、那些战友的名字却依稀记得,尤其是回忆起当年打鬼子的故事来,老人家便更是滔滔不绝,记忆犹新。

  看到我的到来,段老非常高兴。不过老人家最愿意和我说的还是战争年代的往事,对于他在和平岁月里的那些先进事迹,都是我问一句他说一句,从不主动的表白自己。

1541402606589707.jpg

  段老于一九二五年一月十八日出生在安徽省涡阳县一个偏僻的小山庄。当年家里非常的贫困,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而且还得经常遭受日本鬼子的突袭,为了躲避日本鬼子,有的时候在大山里一呆就是好几天。村子里的牛羊猪鸡都被日本鬼子抢去了,不少的房子也被日本鬼子给一把火的烧了,无家可归的村民比比皆是。大姑娘小媳妇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的糟蹋,不得不把自己的脸上涂满了锅底灰,即使就是这样,还是有不少的女人遭受了日本鬼子的兽行。他的堂妹只因为跑的慢了一步,不但被鬼子糟蹋了,随后又惨死在杀人魔狂的刺刀之下。亲耳目睹日本侵略者在我中华大地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段老早已经在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紧紧地攥着愤怒的拳头,暗暗发誓,小日本你等着,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在他十八岁的那年的一个春天,新四军四师十一旅打了一个大胜仗,转移的时候途经段老的家乡,四师十一旅部刺杀大队的大队长王文华,在村头发表了震撼人心的抗战宣传演说,段老听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堂妹的惨死,日本鬼子的烧杀掠夺,一桩桩一幕幕历历再现。不行,我要当兵,我要拿起枪,我要杀日本鬼子!于是,段老不顾家人的阻拦,毅然决然的报名参了军,就这样,段老穿上了新四军的军装,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新四军战士。

  段老被安排在四师十一旅刺杀大队任通讯员,入伍后参加的第一次战役就是津浦铁路阻击战。在师长彭雪枫、纵队长张震的率领下,他们巧妙的炸毁了津浦线上两旁的炮楼,掀开了铁路,致使增援的日本鬼子陷于瘫痪,为前线的部队赢得了胜利,第一次参加战斗就打了一个大胜仗,段老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至今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情形还兴奋不已呢!

  日本侵略者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中国人民愤然反抗,但他们依旧做垂死的挣扎。惨无人道的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奸淫妇女后再用刺刀活活的给挑死,就连襁褓中的婴儿他们也不放过,到处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啊!段老说到这里,眸子里犹如喷射出一道道愤怒的火焰,拄着拐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着,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日本鬼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那是不可饶恕的啊!”

  段老先后参加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每次战斗他都表现的非常机智勇敢。在攻打荣成的战斗中,为了掩护首长,段老和其他两位战士用身体一起趴在了首长的身上,炮火过后,首长安然无恙,可一个战士牺牲了,另外一个战士身负重伤,段老的头部中了五块炮弹皮,这五块炮弹皮至今还遗留在段老的头部,时而隐隐作痛,这五块炮弹皮折磨了段老整整的七十多年啊!这就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有力证据!

  因为段老作战英勇,屡立战功,所以多次被授予战斗模范英雄称号,在胶东战役中,再一次被授予模范英雄称号,并由张震亲自颁发荣誉证书,段老用颤微微的双手捧着荣誉证书,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对我说:“这些往事就好像是电影,总是在我的脑海里上演,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1541402735119116.jpg

  十八岁参军,十九岁入党,从各种各样的荣誉证书中,不难看出段老在抗日烽火中的英勇善战和不朽功勋。

  退役后,段老被安排在阜新市商业局任领导工作,后又在石油公司身兼要职。抗日战争中,段老英勇杀敌;和平年代里,段老兢兢业业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贡献余热。虽然他的职位很高,手中有权,但他却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自己的家人谋一丝一毫的私利。大儿子高中毕业的时候,有关领导对段老说:“依您的条件,就不要让孩子下乡了,在商业局给他安排个工作,也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啊!”谁知,段老却坚决不同意,“不行,这样做不妥。别人的孩子都能上山下乡,我的孩子怎么就能搞特殊化呢!虽然我扛过枪打过仗,可那是我的事,不能让他赖在我的功劳簿上!”在段老的一再坚持下,大儿子只好背着行李下乡了。当时,不少人都问段老的大儿子,“哎,你可能不是亲爸,要不然你爸一句话你就能留城,为什么还要让你来遭这份罪呢?”就是因为这件事,段老的大儿子下乡两年都没有回过家。轮到二儿子毕业的时候,按照当时的政策,家里已经有一个下乡的了,二儿子是满可以留城的。可是这次段老却要带头,坚持把二儿子也送到了广阔天地。老伴埋怨他,孩子们不理解他,可段老却说:“你们爱埋怨就埋怨,我要对得起良心。我手中是有权,但那是党和人民给的,我要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段老的三个子女,没有一个沾过他的光,全都是自己打拼,自己创业。

1541402807134801.jpg

  段老的退休金很高,但他却对自己非常的吝啬。一件睡衣穿了十多年,袖口都已经磨破了,可他却舍不得扔掉,依旧穿着。看到他年岁已高,孩子们想给他请一个保姆,可是却被他一口回绝了。“是的,你爸我是有钱,可那是党给我的,我不能乱花,这钱要花在刀刃上!”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段老都会主动无私地慷慨解囊。十几年前,段老就有一张一次性缴纳党费千元的荣誉证书。

  段老一生容人让人屈己待人,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老人家都是这样。战争年代的段老,面对敌人的炮火他奋不顾身掩护首长,和平年代的段老,把毕生的精力投入到祖国的建设之中。面对党和国家给予他的荣誉和权利,段老克己奉公,就连涨工资段老也是主动的让给别人。

       1541402827972087 (1).jpg段老现离休后在家颐养天年,但党和人民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记这位抗日老战士、抗日老英雄。每逢过年过节,都会有人前去段老的家中探望慰问,段老深情地说:“我不是什么功臣,每一个战士都会这样做的,但党和人们却给了我这么多,可惜啊,那些牺牲的战友们没有看到日本鬼子滚出中国的那一天,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到今天的幸福生活啊!打江山不易,保卫江山就更不易,我只是尽了一个老党员的责,可是党却始终没有忘记我啊!”说到这里,段老有些哽咽了……

  退役后的段老,虽说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没有轰轰烈烈的伟绩,但他却在平凡的岗位上一直默默无闻地在履行一个党员的神圣职责,他在彰显着一位抗战老兵的情怀。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那些贪得无厌的腐败分子和搜刮民财的贪官,他们乱用手中的职权,为了自己的儿女,为了中饱私囊,他们宁可置法律而不顾,挺而走险。想想段老这位身经百战打江山的老兵,你们不感觉到惭愧吗?


  如若要问谁是最美的人,我坚定地告诉你,段老才是最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