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李老太太看了看墙上的钟,已近九点了。她慢慢地走到阳台上,在躺椅里坐了下来,隔着缝隙困难的向外张望着。外面的世界很是热闹。现在太阳正在头顶照着,把寒冷驱走了大半,上学的上班的都已经走了,剩下的就是这些退了休的老爷爷老太太们在路上来回的穿梭着。手里不是提着菜,就是水果,或者还会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孙子孙女,都各有各的事情。李老太太羡慕的看着这一切,心里也会经常的懊恼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是这场病,自己是不是也能帮孩子们做点事情,或者出去溜达溜达?可是说什么也没有用,病了就是病了,再强悍的人在生病时都会变的那么的无奈和脆弱。
   “妈,你别在这里望了,她不会过来的呢,这都几点了?”女儿秋玲过来有点不耐烦的说,“天天坐在这里看,看有什么用?她要有心还不来看你?”
   “唉,我不是看她呢,只是想看看外面。”李老太太低声说着。
   “我还不了解你?走吧,回房间去,别又冻坏了。”秋玲说着过来搀扶起妈妈,把她送回房间去,“在床上躺好,别再乱走了,如果你再折腾病了,我都忙不过来了。”秋玲说着帮妈妈把被子盖好,帮她把电视打开,调在戏曲频道,然后把遥控递给老人,她又去忙自己的事情。
   李老太太此刻像个听话的孩子,不说话,乖乖的任女儿摆布。也是的,这段时间生病,把孩子忙得晕头转向的,工作都辞了,专门在家照顾自己,自己再不听话,孩子心里也憋屈呀?如果大女儿也要如此懂事,孝顺,秋玲至于累成这样呀?想起大女儿春玲,李老太太不禁长叹了一口气,都是一个妈生的,性格怎么会如此不一样呢?都在一个小区住着,可是半年多都没来看过妈妈一次。每次打电话都说忙、忙、忙,也不是国家主席,怎么就忙成这个样子了?也不上班,每天就做三顿饭,照顾孩子上学,老公也不经常回来,怎么就有做不完的事情?忙得连妈妈都忘记了?
   李老太太拿起遥控关了电视,听着声音闹心。她闭上了眼睛,一滴浑浊的泪顺着眼角慢慢的滑落下来。
   “妈妈,让你别多想,你还是记不住,想她做什么?她都不想你,整个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秋玲进来看妈妈流泪忍不住骂了出来。
   “别这么说你姐,她再不好也是你姐呀。”李老太太擦了把泪。
   “我没有这姐姐,这么对待老人,也不怕遭雷劈。”秋玲恨恨的说。
   “还骂,她不好你就舒心了?还说她不懂事,我看你也差不多。”李老太太呵斥着女儿。
   “你就知道说我,她成今天这样子,还不都是你惯的?你就向着她吧,哪天我也不理你,看你怎么办?”秋玲说着不等妈妈回答就走了出去。到了厨房她一边摘菜,一边流泪。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回事情,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呀?怎么这几年变成这样了?每天孩子送上学就没事了,上午溜溜狗,下午打打麻将,这也叫忙?想起妈妈生病时打电话给她,她推说没空,可是听邻居们说她麻将一场也没落下,怎么就能忍心呢?秋玲怎么想都想不透这事,这是妈妈,如果说是婆婆,还有情可原,毕竟婆媳关系不好,这也很正常,这可是自己的亲妈妈呀?怎么就忍心半年都不见一面呢?
   秋玲一边做着午饭,心里一边纠结着,她为自己的妈妈难过,为姐姐痛心,都是十指连心的亲人,何苦如此呢?
   话是这样说,日子还得天天的过。秋玲每天看着妈妈在阳台上等待着那熟悉的身影,气就不打一处来,她都如此不孝顺了,妈妈还是这样惦记着她,真是的。于是在这一天,秋玲实在是忍不住了,从楼上冲了下去,在拐角处等到了姐姐春玲。
   春玲满不在乎的看着妹妹,怀里抱着一条小狗。秋玲不知道这小狗是什么品种,猜想应该是很名贵的,不然姐姐不会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裹在小狗的身上。
   “姐,你对这小狗照顾的还真周到啊,怕它冷是吧?你怎么从来就不关心妈妈是不是也冷呢?”秋玲冷冷的对姐姐说话。
   “妈不是有你照顾吗?我很放心呀,但是小狗没人照顾,我总不能不管它吧?来,吉米,让小姨抱抱。”春玲说着把小狗递到秋玲面前。
   “我没那福气,没有这样的侄子,你愿意当狗妈妈,那是你的事,我只想问你,你对妈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不然不会这样吧?”秋玲怀疑的问。
   “没什么意见,她不是说过嘛,你条件不好,以后她的老房子就给你了,给就给吧,我也无所谓。我不在乎那几万块钱的房子,只是既然房子给你,当然也得你照顾她了,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呀?”春玲白了妹妹一眼。
   “我说呢,原来病根在这里呀,我从来就没听妈妈说过什么房子的事情,就算给我或者给你,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想要给你好了,至于为这点事情,妈妈都不认了?”秋玲恍然大悟。
   “还以前我回家的时候,妈说的,那肯定是她考虑好的,你也别假惺惺的了,给你就给了,还瞒着我,还在我面前充好人。告诉你,我就这样了,以后妈就是你一个的事情了,我什么都不管。”春玲说着抱紧了小狗,“乖,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去,这里冷的很呢,别冻坏了宝贝。”
   “姐姐,我确实不知道妈妈说过这样的话,对于房子,我真的无所谓,就算卖了也不值几个钱,你至于为这点事情和妈生气吗?妈妈想你呢,你去看看她,房子我不要,好不好?”秋玲忍耐的说,“你不知道妈妈天天趴阳台上看着你,等着你。”
   “妈妈一直就偏心你,小时候也就罢了,现在还是如此,她眼里没有我这个女儿,我心里也就没她这个妈,你好好照顾她吧,我回家还要给小狗洗澡呢,走,乖,我们回家。”春玲说着抱着小狗回家去了。
   秋玲看着她的背影,心越来越冷,人啊,为什么在钱面前就能变的这样的无情呢?
   秋玲回到家里,看见妈妈还坐在阳台上朝下望着,不禁生气的大声嚷起来:“你还看什么看?她都不要你了,你还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的房子了?你也不和我商量就把这话给说出来,把她得罪了吧?”
   “唉,她是为这事不高兴啊?我说呢。就那次我住院,她去医院看我。我们闲聊就聊到这个房子的事情了。我当时看她条件好,而你房子还欠那么多贷款没还,所以我想都是姐妹,给谁不是给呀?就顺嘴说了一句,谁知道这孩子就记心里了。这孩子,从小心事就重,就怕吃一点亏。”李老太太摇了摇头。
   “妈,你这一说不打紧,她可是生了大气了,我告诉你,我可不在乎你的房子。你好好养身体,身体养好了,那房子还是你的养老资本,我可不在乎。现在她也不高兴了,要不哪天和她说说,这房子我不要了,让她消消气吧。”秋玲叹了口气,“都什么人,不就是这点事吗?难道比亲情更重要?”
   “从小就数你最懂事了,肯体谅人。要不哪天叫她来一趟,我重新分配一下好了。”李老太太看着女儿,小心的问。
   “你可拉倒吧,你就剩那一点家底了,别瓜分完了,最后你连落脚地方都没有了。等以后再说吧,不就那几间房子,有什么不好分的?妈妈,你别在意,大不了我以后什么都不要,我会跟她说的,你放心好了。”秋玲安慰着妈妈,心里想着这些烦心的事情,皱紧了眉头。
   “你说什么?你妈的房子以后你不要了?都给你姐?凭什么呀?你妈天天都是我们照顾着,生病了她也不管,老人也就剩那点房子,你还不要?你可真是活雷锋呀!”秋玲晚上闲来无事,和老公躺在床上闲聊,果然没出她所料,一听到她的话,老公正林就激动的嚷了起来。
   “我以为你的境界能高点的,看来是我高估你了,你和那些人一样,只是一个庸俗的男人。”秋玲望着老公失望的说。
   “你确实高估我了,没人能和钱过不去。你现在也不上班,家里还有老人,孩子,都靠我一人养着。我境界高,境界高一家人喝西北风去?我的父母还没人照顾呢,每月还要寄钱回去,你当我是机器人呀?再说了,我们也没白要老人的家产,我们不是一直在照顾着老人吗?她的房产最后给我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有什么好推辞的?”正林说的理直气壮的。
   “好,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姐姐为这事闹别扭,不来看妈了,这事难道就这样算了?”秋玲一点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不来拉倒,这是她妈妈,不来是她不孝顺,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做好就行。”正林说着把老婆揽在怀里,“你不用那么纠结,也不用那么伟大,我们只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只得我们该得的东西,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至于你姐姐,那是她人格的问题,我们管不着。”
   秋玲没有说话,她不得不承认老公说的也有他的道理,可是真要和姐姐撕破脸去挣那所老房子,她一定做不出来。
   秋玲一翻身离开了老公的怀抱,用背对着了他,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李老太太尽管身体不好,但是耳朵还好使,女儿两口子在房间里说的话,她多多少少也听进去一点。看来确实是自己开始欠考虑了,现在话说出来再也收不回去了,现在再反悔的话,只怕连小女儿一家也会闹矛盾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此刻好象除了叹气,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二)
   李老太太看了看钟,又和往常一样去阳台上坐坐,此刻正是春玲溜狗的时间,或许能看见她呢。老太太坐在躺椅上边看着外面,心里边想。
   过来了,春玲果然牵着小狗过来了。李老太太多远看的看着她的身影,脸上不禁堆满了笑。春玲好象感应到什么似的,牵着狗抬起头对着妹妹家的阳台看了一眼,看了好长一会儿才又低头匆匆的走了。李老太太欣慰的笑了,对着厨房秋玲喊:“你姐姐看我了呢,秋玲,你姐姐没忘记我呢,她看我了呢。”
   秋玲跑了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姐姐人呢?在哪里了?”
   “走了,她走了。”老太太连声说。
   “走了?怎么来又走了?”秋玲疑惑的问。
   “没来呢,只是在楼下抬头看了一眼,不是在看我吗?这么多天了,她终于抬头看我了。”老人高兴的跟孩子似的。
   “可怜的妈妈。”秋玲嘀咕着又回到厨房里,看来妈妈是真的想她了,可是想又怎么样呢?看来没有一个合理的分配,大家心里都不舒服。可是妈妈还健在呢,大家就忙着惦记着老人那点家产,这算什么呢?或许把舅舅找来,姐姐能听进去一点。秋玲想到这里高兴了,舅舅说话一般都是很有分量的,或许舅舅能把这事摆平也不一定呢。想到这里秋玲掏出电话给舅舅打一个,希望他有时间能来家里一趟,舅舅在电话里爽快的答应了。秋玲心里充满了希望,她不希望家里因为这些事情而闹矛盾,也不想妈妈的日子过的不舒心。
   第二天舅舅就到了秋玲的家,他坐在沙发上听了秋玲的叙说,他的脸越来越沉重,他问李老太太:“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还是想把房子留给秋玲,她是真的不容易,可是这样春玲又不高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老太太无奈的说。
   “秋玲,你呢?你打算怎么做?”舅舅盯着秋玲问。
   “舅舅,我无所谓,只要姐姐高兴,妈妈高兴,我什么都答应。”秋玲表态。
   “你真是个好孩子,那我打电话问你姐姐,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让她有空来一趟。”舅舅说着掏出了电话,给春玲打起了电话。舅舅不一会挂了电话,抬起头看着秋玲,“你姐姐说她什么都不要了,房子,还有你妈妈,她说都不要,也不来谈这个话。这是什么孩子呀?”
   “舅舅,姐姐就是这样,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实在是拿她没办法,这不才想到让你跑这么一趟,没想到姐姐连你的话也不听。”秋玲难过的说。
   “这样吧,我去她家一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秋玲,她家住多少号楼?来这么多次了,还没去过她家呢。”舅舅站起来询问着。秋玲给舅舅指了姐姐家的住处,目送着舅舅的背影,她知道舅舅去也白去了,姐姐这话看来是说不动了。
   舅舅到了春玲家,按响了门铃。门一开,一条小狗就扑了过来,吓了舅舅一跳。春玲过来叫住了小狗,把舅舅让到屋里。舅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四下打量着房间:“春玲,房子收拾的不错啊,看着比秋玲家好看多了。”
   “舅舅,瞎收拾呢,你来我这里一定是有事,是吧?我在电话里已经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要了,都给秋玲吧。你不是说我比她过的好吗?那我什么都不要,这样你看行吗?”春玲先发制人。
   “包括你妈妈也不要?春玲,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了,有些道理我不说你也应该懂啊?那不是别人,是生你养你的妈妈,你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舅舅盯着她问。
   “舅舅,你不知道,从小妈妈就喜欢秋玲,就偏心,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留给她,这些我就不说了。现在倒好,那天直接就跟我说,老房子也给秋玲了,我还有什么话说?老实说,那房子我不稀罕,我不在乎那点东西,我在意的是妈妈的态度。最起码要做到一碗水端平吧?可是没有,她从来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她对我无情,又怎能怪我无义?”春玲也满腹委屈。
   “那这样好不好?听舅舅的话,老房子什么时候找人评估一下,看能值多少钱,以后你们平分好了,妈妈还是你们姐妹两人轮流养着,你觉得怎样?”舅舅耐心的说。

    “不可能,舅舅,我们家地方小,你看我和你外甥女婿住一间,孩子住一间,小狗住一间,哪还有多余的地方给妈妈住?你就别为难我了。再说我都习惯了家里没有外人,这冷不丁的来个老人,谁能适应啊?”春玲一口拒绝了。
   “你说小狗住一间?有小狗住的,没有你妈妈住的地方?来了外人,妈妈算是外人吗?即使是外人,这外人也把你养这么大,怎么着也算是亲人了吧?连妈妈都容不下,你还是人不是啊?”舅舅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春玲的鼻子骂。
   “舅舅,你别生气,确实是这样的情况呀,那你让我的小狗住哪里?这可是花好几万买的呢。”春玲说着把小狗抱了过来,“来,给舅姥爷笑一个。”
   “抱远远的,你马上就和这畜生一样了,没了一点人性。”舅舅生气的离开了春玲的家,他没想到春玲现在能变成这样子,这话他还怎么说?只能安慰老姐姐,好在秋玲还是懂事的,老姐姐不至于没地方去。舅舅这样想着又来到秋玲家,一家人看舅舅的脸色就知道话没说好,于是都沉默了下来。
   “秋玲,你妈暂时还是住你这里吧,等她身体养好了再说。至于那房子,以后你们谁养你妈妈的老,房子就归谁,这事就我说了算。春玲那里是没指望了,房子不过是她的借口,她只是不想你妈妈去她家。姐,我说你以后也别多想了,就安心的在秋玲家住着,秋玲不会亏待你的。”舅舅对着李老太太说。
   “唉,没想到就姐妹两人,最后还弄的不和,就是死了都闭不上眼。”老太太叹了口气,泪又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妈,没事的,姐姐以后会想通的。你放心吧,不管姐姐怎么对你,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秋玲坐到妈妈身边,帮她把脸上的泪给擦去。
   “秋玲,有你的话我就放心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舅舅都站在你这一边,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舅舅承诺着。
   “嗯,哪有什么委屈受啊?舅舅,你陪妈妈聊聊,我给你们做饭去。”秋玲说着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舅舅也站起来跟过去,边帮秋玲摘菜边说:“秋玲,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你从小就仁义,就老实,不像你姐姐,满肚子心眼。我告诉你,人,好心会有好报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一定要记着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人还是做点好事好,这样心里塌实。孩子,你心眼好,以后会有好报的。”
   “舅舅,我知道,姐姐也不是坏人,她只是想多了,以后她知到错了会改的。”秋玲仍然为姐姐说着话。
   秋玲做了一桌子菜,好好的招待了舅舅一顿,舅舅吃完回家去了。秋玲看着舅舅的背影,她没想到舅舅的话姐姐也不听。也是呢,自己清清爽爽的过日子多好,谁愿意家里多个生病的老人呢?可是这老人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妈妈呀?
   
   (三)
   秋玲早上不到六点句起床了,做好早饭给老公和儿子吃,等他们吃完以后,她还要送儿子去上学。送完以后回来再做饭给妈妈吃,然后帮妈妈全身按摩一下,怕老太太不经常活动肌肉会萎缩,然后还要买菜做中午饭,每天忙的跟一陀螺似的。每次看着妈妈有点时间就站在阳台上朝楼下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妈妈,更气姐姐。气妈妈的放不下,气姐姐的无情。可是气归气,她还得要照顾妈妈。这不今天刚刚买完菜回来,她又看见妈妈坐阳台上朝下看,她就冲妈妈嚷起来:
   “你又看了,看什么看呀?想她是不是?我对你再好也没用,是不是?再看我就把你送她家去,让你看个够。”秋玲发完牢骚就把菜送厨房去。回来又动员妈妈起来回房间,“妈妈,真不是我想说你,姐姐就是黑狗心,你甭理她了,你越这样,她越得意。”
   “我看她家今天买空调了,是不是在收拾房子呀?”老太太盯着秋玲问。
   “收拾也不是给你住的,你就别操心了。”秋玲边说帮帮妈妈盖好被子。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你姐姐想通了呢?”老太太嘀咕一句。
   “好,那你就等着吧,等你的大女儿来接你享福去。”秋玲拉长着声音说。
   “等就等,我不信她就真不理我了。”老太太翻身睡了下来,一脸的向往。
   秋玲不理会她,帮她收拾好就去做饭。做好饭下去仍垃圾,正好看着春玲买了条香烟往回走呢。她迎上去喊:“姐,买烟呀?”
   “嗯,家里有工人装空调,买烟招待他们。”春玲淡淡的说。
   “天冷了装空调是暖和,妈今天都看见了。”秋玲特地提醒着。
   “哦,妈看见啦?最近天气太冷,我怕小狗冻坏了,给它房间装台空调。”春玲轻描淡写的话让秋玲实在是生气。
   “你对狗可真够贴心的,我才知道,妈妈在你眼里还不如一条狗。姐姐,但愿你以后能好运气,你的孩子会把你的地位排得比狗高。姐姐,你现在最好是每天都烧香,让老天爷保佑你永远也不要老。”秋玲说完就提着垃圾桶气呼呼地回家了。
   秋玲到了家里,扔下垃圾桶坐在那里生闷气。老太太听到动静出来看她生气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秋玲看看妈妈,也不忍心再说她什么,只是走过去拥抱了她一下:“妈,以后什么都别想了,一切有我呢。”
   “嗯,我放心,只是你姐她……”
   “不要提她,提她我就一肚子气。”秋玲恨恨的打断了妈妈的话,一扭头回房间去关上了房门。
   留下老太太一人站在那里莫名其妙。
   秋玲坐在床上,想起姐姐所做的一切,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在金钱面前,什么都变的渺小了吗?何况也没多少钱呀?“唉,如果姐姐真的成了这样的话,那真的比没有钱还要可怜的多呢。”
   “老婆,又在叹什么气呀?”正林回来看着老婆郁闷的样子,不禁问道。
   “还不是我姐呀?这么久都不来看妈,妈记挂着呢。”秋玲避重就轻的回答。
   “你姐也是的,对你妈妈怎么就能如此狠心呢?跟你就不是一个妈生的,没事你问问你妈,你们两姐妹肯定有一个是拣来的。”正林一本正经的回答。
   “去你的,你才是捡来的呢,走,吃饭去,有胆量等会饭桌上你问妈去。”秋玲说着站起来往厨房走。
   “嘿嘿,我可不敢。”正林笑呵呵的跟在老婆后面。
   秋玲把饭菜都放在桌子上,又去叫妈妈起床吃饭。吃饭时妈妈好奇的问:“刚刚你们两口子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
   “妈问你呢,你说呀?”秋玲幸灾乐祸的看着老公。
   “没什么呢,来,妈,您吃虾子。”正林说着把一个大虾子放丈母娘碗里。
   “嘿,你是堵妈妈的嘴呀?妈妈,我告诉你,正林怀疑我是你拣来的呢,真要是拣来的我也无所谓,有妈妈这么爱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秋玲嘴快的说。
   “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吃饭都堵不住嘴。”老太太有点不自然的说,然后夸张的吃着饭。
   “瞧你,妈不高兴了吧?以后看你还乱说不?”秋玲白了老公一眼,夹了一块肉放妈妈碗里,看着妈妈那有点落寞的神情,她有点心疼,但是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力的让妈妈能生活的好一点。
   吃完饭闲来无事,老太太还是坐在阳台上,呆呆的看着外面,脸上带着一丝期盼,一点失落!
   “你看妈没事就坐那里看着,我知道她只是在等姐姐,唉,也不知道姐姐怎么变成这样子的。”秋玲看着妈妈回头对正林说。
   “老人就是这样,越老越怕孤单。人老了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一家人能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都能健康平安,他们就满足了。百孝不如一顺,你就多顺着她点的好,别和她斗嘴。”正林捏捏秋玲的小鼻子,“不过我知道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对两边的老人,你照顾的都没话说,妈妈还打电话来让我对你好点了。这话说的,好象我不是他们儿子一样,你倒成了他们闺女了。”
   “谁让你没我好呢?嘿嘿,羡慕嫉妒恨吧?”秋玲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
   “羡慕嫉妒是有的,但是不恨,谁让你是我老婆呢?走吧,我帮你洗碗去。”正林说着拉着秋玲就去厨房。
   老太太在阳台上听着小两口在一起打情骂俏的,心里不禁有了些许安慰,至少孩子是幸福的,自己还有什么可求的的呢?如果,如果春玲能再让自己顺心点,就是死了也闭眼了,她暗暗的叹了口气。
   (四)
   “妈妈,我去买菜,今天怎么样?腿不疼了吧?有空你多在房间里走走,别老是坐着,这样对肌肉恢复不好。”秋玲拿着菜蓝子走到妈妈门前关照着,“今天想吃点什么?鱼怎么样?”
   “随你买吧,不然买点嫩豆腐吧,我们吃香菇炖豆腐,怎么样?”老太太提议。
   “好呀,我这就去买,回来做给你吃。”秋玲说着就带上房门出去了。
   老太太起床,慢慢的走到卫生间梳洗了一下,喝了点水,然后又来到阳台上。一边朝下面看着,一边慢慢的伸伸腿,动动胳臂。突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不禁睁大了眼睛,原来春玲正牵着小狗走了过来。老太太把身子使劲的朝外面探着,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春玲。”
   春玲闻声抬头朝楼上看看:“妈,别这样,小心点。”
   “春玲,你干嘛去?”老太太看春玲跟她说话更兴奋了,她更用力的朝前探着身子。
   “妈,你干嘛呀?小心点,旁边花盆要掉下来了,小心呀,别摔着。”春玲眼看阳台上一个花盆快被妈妈蹭得掉下来了,她着急的大叫,“妈,你回去,我这就上来。”说完抱起小狗就想往楼上走。
   可是迟了,花盆还是摔了下了,老太太眼看着花盆往下掉,正好是对着春玲站的地方,她吓坏了:“春玲,让开,让开呀!”
   春玲抬头看着花盆从天而降,她也吓傻了,就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看着花盆就要落下来了。当时大家都吓傻了,都愣愣的看着花盆往下落。就在这时,一人冲了过来推开了春玲,而花盆不偏不倚砸在了那人肩上,那人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春玲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倒地的人,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冲上去大叫:“秋玲,秋玲,你没事吧?”说完把秋玲的头揽在怀里大声哭叫起来。
   老太太在楼上看着这一切魂都吓掉了,她再也不顾及腿疼不疼了,一路跌跌撞撞的往楼下冲。
   “姐,我没事,只是肩膀疼,你别担心了。”秋玲睁开眼睛冲姐姐笑了笑,而肩膀的剧烈疼痛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时围观的人给拨打了“120”等老太太冲到楼下,“120”正好也呼啸而至,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秋玲抬起来送到了车上,春玲跳上车就跟着走了,老太太怔怔的站在那里发呆,春玲家的小狗跑过来在老太太的脚边慢慢的蹭着,嘴里呜呜的叫个不停。老太太弯下腰牵起了小狗,失魂落魄的往家里走。
   秋玲被送到医院里,一系列的程序,挂号,检查,拍片,最后医生确诊肩膀处骨折,动了手术,打上了石膏。最后秋玲被推出了手术室,胳臂吊在胸前,她看见在外面等候的姐姐和老公。咧嘴一笑:“别担心了,这不是没事嘛,正好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傻瓜,还说没事呢,你吓死我了。”春玲吸吸鼻子,抹去眼角的泪水。
   “还是姐姐心疼我,你看正林,到现在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秋玲转移了话题。
   “是,我不重视你,听到电话吓的我魂都掉了。对了,我打个电话回家,让妈放心。”正林说着给家里打个电话。
   春玲问妹妹想吃什么,她去买。
   “疼死我了,什么都不想吃,姐,只怕你现在要多费心,要好好照顾妈了。”秋玲盯着姐姐的眼睛?很认真的说。
   春玲脸一红:“放心吧,家里我会照顾的,你好好养伤就好。你等着,我去饭店买点鸡汤给你补补。”春玲说着掩饰什么似的快步离开了。
   “被砸一下值得了,你看姐姐变了。”秋玲笑着对正林说。
   “还说呢,要是砸偏了,砸头上怎么办?这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吧?”正林给老婆倒了点水。
   “那也没事,你还正年轻,正好重新找一个呗。”秋玲取笑他。
   “原来你是想摆脱我呀?门都没有,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打算放过你了,你甭想离开我。”正林笑呵呵的说,“哎,对了,刚刚医生帮你查血的时候我顺口问了一下,原来你的血型是A型的,我记得当时你爸生病时查血好象是B型的,你和你爸不一样呢。”
   “那我可能像我妈妈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吗?我是AB型血呢,那我像谁?”春玲正好进来接口说道。
   “不可能吧?你们一家四口,四种血型?”正林不相信的问。
   秋玲也疑惑了:“是不是医生弄错了?一家人怎么会不一样呢?”
   “也可能是弄错了,等会我回家问问妈去。”春玲说着把汤盛给妹妹喝,“你喝汤吧,不够正林给添上,我回去做饭给妈吃。”春玲说着离开了医院回家去了。
   到了秋玲家,春玲一边做饭一边和妈妈拉着家常。
   “妈,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血型啊?”
   “我吗?好象是B型的吧?岁数大,哪记得这些啊?”老太太犹豫了一下回答。
   “妈,你确定吗?那怎么和我不一样呢?我是AB型呢。”春玲不解的问。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你来这里做饭,家里怎么办呢?”老太太转移了话题。
   “家里没事,孩子中午在学校吃了,就我一人,以后我天天中午来做饭给你吃。”春玲一边说话,一边麻利的做事。

    “那不是耽误你打麻将了?”
   “哎呀,妈,我说做给你吃,你安心吃好了,还提这些事情干嘛?还想我走啊?”春玲嗔怪着妈妈。
   “嘿,不想了,你天天来才好呢。”老太太慌忙接口说。
   春玲伺候老人吃完,又把饭装在保温壶里给秋玲送去。到了医院,她一边给妹妹盛饭,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妈妈说她血型是B型呢,是不是记错了?”
   “也可能记错了,老人哪懂的这么多呀?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我是什么血型呢。”秋玲接口说。
   “可是秋玲,如果妈妈要是没记错呢?”春玲盯着秋玲的眼睛。
   “你是说,我们之间有人不是妈妈亲生的?”秋玲怀疑的把话说出来,“不会的,姐,你看这么多年,爸爸妈妈对我们咋样,我们心里有数,哪像不是亲生的啊?”
   “如果妈妈没记错的话,可能我们两个都不是他们亲生的,不然血型不会都不一样的。”春玲肯定的说。
   “算了,我不想再弄清楚这样的事情,我情愿相信我们都是妈生的。”秋玲逃避的说。
   “秋玲,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不然我们俩偷偷的做个鉴定,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还是姐妹啊,你说呢?”春玲怂恿着妹妹。
   “如果妈妈知道会伤心的。”秋玲犹豫着。
   “这样吧,我明天偷偷把妈妈头发带点过来,我们不让她知道。”春玲想着办法。
   “姐,这样好吗?”
   “秋玲,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心里太好奇了,我答应你,不管是什么结果,我保证还和现在一样。”
   “那好吧,你可别让妈妈知道啊,不然妈妈会难过的。”秋玲叮嘱着姐姐。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春玲伸手帮妹妹理了理头发。
   (五)
   秋玲在医院里住了半个多月,终于可以回家了。这段时间可辛苦了春玲,她家里医院两边跑着,累的人都瘦了一圈。她和秋玲之间也彻底的没了间隙,又和从前一样恩爱亲密。老太太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秋玲虽然出院了,但是还不能做事情,春玲还是两家来回跑着做事。今天正好家里的人都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最后就剩下她们母女三人在聊着闲天。说着说着春玲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她不顾秋玲频频的使眼色,还是直问了出来:
   “妈,我一直想问你,你的血型你真的没记错吗?”
   “也可能记错了,你问这个干嘛?”老太太不安的看着春玲。
   “妈,我和秋玲是你生的吗?怎么血型不一样呢?”春玲话在嘴边打了几个滚,最后还是问了出来。秋玲也在一边紧张的看着妈妈,她虽然不想姐姐说出来,可是她也很想知道答案。
   老太太怔征的望了她们半天,嘴唇蠕动着,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妈,以前我那样对你,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但是你告诉我和秋玲好吗?我们到底是不是你生的?我们只想活个明白呀!”春玲趴在老人腿上诚恳的说。
   老太太看了看春玲,又看了看秋玲,终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你们确实不是我和你爸爸生的,我十二岁时生病,具体什么病我也不清楚,但是必须要做子宫切除手术,手术以后我的胸部就再也没有发育。遇到你们的爸爸,他一眼就看上了我,当知道我不能生育以后,他没有离开我,他说他在意我,如果真没有孩子,这也可能是他的命。结婚几年后,一个远房亲戚给我们送来了春玲,据说是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生的,家里容不下。亲戚知道我们想抱孩子,就给送来了。看到春玲的第一眼,我就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孩子。”老太太看着春玲,而春玲此刻已经泪流满面了,“你知道吗?孩子,那时候你刚刚满月,特别的软弱,特别的小,眼睛又那么大,就那么忽闪忽闪的看着我,一声都不哭,老实的躺在我的怀里。我一看就爱上了你,我欣喜的抱着你,当时就和你爸爸决定留下你了。但是那时爷爷奶奶他们都不和我们住一起,所以我照顾起来一点经验都没有,但是你很省心,整天不哭不闹的,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乖,我没有别的语言表达,只想说感谢上苍,送给我这么一个可爱人儿。至于秋玲,也是一个远房亲戚送给我们的。”老太太又转向秋玲,“那时候计划生育比较严,家家只许生一个孩子,可是中国人的思想比较落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大家都想生个男孩子,所以那时候很多人家生了女孩子就送人了,这样我们又得到了秋玲。秋玲和春玲不一样,刚刚抱来的时候严重的营养不良,体弱多病。所以对秋玲我总是格外的精心一点,而这时候春玲也大了,我的心思就多放点在秋玲身上,没想到春玲一直在心里对这事耿耿于怀呢。春玲,对不起,也可能在你们小时候,我对秋玲照顾要多点,但是你们都是我的心肝宝贝,都是我最爱的孩子。”老太太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现在什么事情都告诉你们了,你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并不是你们的亲妈妈,你们怎么做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对你们问心无愧了。”
   秋玲躺在床上,她此刻伸过一只手来帮妈妈擦掉眼角的泪花,哽咽着说:“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妈,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认你的。不是自己生的,都能如此的对我,亲生的又能怎样?不管生我的是何人,但是在我心里,我只有一个妈妈,那就是你,妈妈,相信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春玲没有说话,只是更紧的偎在妈妈身边,手紧紧的握着妈妈的手,把泪弄了妈妈一身。老太太伸上了手臂揽过两个孩子,此刻的她是最幸福的,她仰首向天,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老头子,我终于把真相告诉了孩子们,老头子,你放心吧,我拥有了这样两个优秀的孩子,此生再无遗憾了。”她也仿佛看见老头子在天上正看着抱成一团的他们欣慰的笑了。
   等秋玲的胳臂好了以后,春玲来接妈妈去她家住。老太太不愿意,说在秋玲家住习惯了。秋玲和正林也不答应,说自己家虽然小,但是有个老人看看家,他们出去上班什么的也放心。于是春玲不再坚持,她每天早上都会一手牵着小狗,一手跨着妈妈,在小区里慢慢的走着,一边锻炼着身体,一边亲热的说着话。
   邻居们经过都会投来赞赏的目光,走后还会窃窃私语:“这就是当时不要妈妈的女人,现在也改好了,没想到对妈妈这么好。”“别老说这些旧话,现在看人家一家多好呀,谁能没做个错事呢?”“就是呢,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呢,能改就是好孩子呀。”
   起初春玲听到这些议论,她会脸红红的,后来慢慢就释然了,正如他们所说:“一辈子谁能保证没做过错事呢?”春玲更紧的依偎着妈妈。老太太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和女儿幸福的朝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