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走过寒冷的冬季,春如约而至。几场春雨过后,山青了,水绿了,大地充满了盎然的生机。一切的一切,在这漫山遍野的绿色中,燃起了希望。
  春风总是如此温柔,轻轻地吹过大地,留下了一丝温馨的暖流。飞来的春燕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在告诉人们:“我回来了。”
  山脚下,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因为春风的爱抚而越发显得秀丽。它就像一条彩带,围绕在大山母亲的身旁。因为春天的来临,河岸边,柳绿花红。
  就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一所小学更显得别具一格的神圣。这里是我曾经的母校,坐落在西南边疆的云南省思茅村小学。
  记忆中的母校,只有简单的六间教室,教室里一个小黑板只有两尺见方。那时候,老师们因为没有办公室,审批作业就在教室。学校外面,是一条只有在低洼处才能看的到几处污水“小河”。
  一别十年,重回这里,当年的一切已成回忆。
  走进校园,朗朗的读书声,是那么的熟悉。顺着声音望过去,前面是一栋明亮宽敞的教学楼。每一个教室里的孩子们都穿着天蓝色的校服,更让天真无邪的他们显得纯净如水。教室的正前方,多媒体正在播放着这个课时的教学。
  教学楼的东边,是“教导处”,并排的,是“德育处”和“校长室”。这里的校长,是我的老师山地。十几年过去了,老师为了大山的孩子们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地付出,把自己心血都倾洒在了这里。
  看着眼前的校长室,我的心中热浪翻滚。老师,我回来了,带着我的使命,带着对您曾经的诺言,这一切,我一刻都没有忘记。我要回家,是我从心底里喊了千万遍的声音。如今,老师,我回来了……


  二
  轻轻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看上去稳健、深沉的男子,虽然时间飞逝,弹指间,岁月毫不留情地在老师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我还是一眼看出了这就是我的老师——山地。
  “老师……”轻轻地喊了一声,我早已热泪盈眶。
  “二妮?你是二妮!”
  “是的,老师,我是二妮。”
  “听说了你要回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想到这么快。妮子,我代表学校,欢迎你的加入。”
  “谢谢老师,回到母校任教,一直是我的希望,今天,终于达成了心愿,我回来了。”
  “好,晚上,我给你接风。去我家,我给你下厨做我最拿手的水煮鱼,我可一直记得你是最喜欢吃鱼的。还记得你上学的那年头,小河被污染的不成样子了,几乎除了泥水就是污水,但是到了夏天你就去河边捉泥鳅,让你娘做给你吃。还记得有一次,你不小心栽倒在泥里,回家的时候简直就像个小泥猴……”
  “是啊,老师,那样的事情很多呢。有一次我娘嫌我放学后总是很晚才回家非要打我,还是您给拉住了。我娘还说今天要不是山地老师,我非打死你不可,这么说来,没有被我娘打死,老师您对我还有救命之恩呢。”
  “呵呵,一别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淘气。先不多说了,这一路,你也累了。咱去我家,你坐着休息休息,老师给你做水煮鱼,咱边吃边唠。”说着,山地老师锁了办公室的门。我跟随着老师,朝他的家里走去。出校门往东走,很快地就到了。
  前面三间小瓦房就是山地老师的家,青砖垒的院墙,不是很高。老师是个干净的人,这么多年,依然是这个习惯。小屋不大,被收拾得井井有条。外屋的西侧,是一个小书柜,老师爱看书,所以古今名著、各种文学刊物,在老师这里,都能找得到。
  因为我坐了一天车的缘故,老师执意让我坐着休息。老师做饭非常麻溜,不过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焖米饭和水煮鱼就做好了。
  “妮子,饭很简单,你随意吃点。尝尝老师的手艺如何?”
  “不用尝,闻着味道就知道很好吃。”说着话,我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嘴里,呵,还真的不错。一路颠簸,我也真的饿了,狼吞虎咽的,这顿饭吃得很香,也吃得很快。
  收拾完了残局,我们沏了一壶茶。看着眼前的老师,我的心真的疼了……


  三
  当年我上学的时候,老师刚刚大学毕业。听妈妈说老师是我们村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还记得第一次见老师的时候,他穿着一身中山装,一双平底布鞋,高大而英俊。我们是老师的第一届学生。
  有一次,我在学校忽然发起高烧,那时候不像现在村里都有诊所,唯一的一家小医院,在距离我们村六七里地的镇子上,是老师背着我一路跑到了医院,到了那儿,老师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从那一次,我就知道老师真好。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更加地用心读书,那时候还小,从来没有想过什么美好的未来,只是知道取得好成绩让老师高兴。可是,谁会知道,一场难测的风雨已经向我临近……
  那个晚上,雨下得很大,我不敢睡觉,蒙着头偷偷地看着外面。妈妈来在我身边,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孩子,不要怕,妈妈在这儿呢。”我朝着妈妈的方向挪了挪身子,紧紧地靠着妈妈的身体,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老师在我的身边,爸爸也在我的身边。看着醒来的我,爸爸泪流满面。
  过了许久,爸爸才告诉我,那个晚上,我们家已经破旧的土坯房在暴雨中倒塌了,是妈妈,用身体护住了我……
  一阵晕眩,那一刻,天真的塌了!老师过来,搂着我的肩头,什么都没有说。而我,泪雨滂沱!
  那些日子,我无心读书,那些日子,想起妈妈,我会撕心裂肺。老师常常来看我,他告诉我:“妮,去上学吧,我理解你的心情,就这样闷在家里是不行的。你不是想着妈妈吗?那么你应该知道妈妈是希望你快乐的,而你就这样天天流泪,天堂里的妈妈看了也会伤心。去上学吧,啊,孩子。”
  看着老师,我泣不成声!就这样,老师把我搂在怀里,许久,我抬起头,告诉老师:“我去上学,我要好好上学,我长大了要有出息,让咱们山里人的日子好起来。”老师拍了拍我的肩头:“好,妮子,老师相信你!”
  从那一次,我更加认真地学习,因为我知道,我要学到很多知识,只有学好了知识,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才能改变山里人的生活,我不要我的遭遇再次地发生在别的孩子身上。
  妈妈走后,奶奶悲伤过度,病倒了,爸爸要照顾病中的奶奶,就无暇照顾到我。那些日子,我多半都住在老师家里。从那些日子我知道老师喜欢听歌,奇怪的,是老师只喜欢一首歌《一条大河波浪宽》。
  就这样,两年的时间,就在我的思念与努力中无声地滑过……
  小学毕业后,我离开了大山,去了姑妈那里上了初中。走的时候,我向着对我恩重如山的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告诉老师:“待我学成之日,我一定会回来,因为我是一只属于大山里的燕子,即使我飞的再远,这儿也才是我的家。”
  就这样,我走了。带走了老师浓浓的祝福……
  这些年里,从来没有间断和老师的书信联系。老师的话里,千篇一律的,就是让我照顾好自己。而我,心中满满的,是老师的身影,是对大山里的回忆。我忘我地读书,因为始终记得对老师的承诺“我要学很多的知识,我要让大山人改变模样”。当年小小的年纪,一句简简单单的承诺,就这样刻在了我的内心深处,成了我这么多年的奋斗目标!终于我学成归来。
  老师,昔日的燕子飞回来了,来兑现我曾经的承诺。只是,这十年里,岁月让老师增加了几许沧桑。
  这些年,我知道老师有很多次上调的机会,只是老师执着地留在了这里。也曾在信里问过老师这是为什么?老师只告诉我,他的梦在大山,所以,梦在哪里,人就在哪里……只是,老师的“梦”是什么?却成为我心中的谜……
  “怎么了二妮?想什么呢?”老师的问话打断了沉思的我。“老师,我在想,为什么您放弃了那么多次上调的机会?您说过的“梦”到底是什么呢?”
  老师看了看我,叹了一口气:“二妮,你很想知道吗?”冲着老师,我点了点头。
  忽然,老师的眼里泪光闪烁……


  四
  我给老师端了一杯茶,沉了一会儿,老师打开了记忆的闸门,给我讲述了那个曾经的故事……
  “我出生在六二年的秋天,出生的那天正好赶上队里按着人头分粮食,我也正好赶上了一份。爹很高兴,按着老人们的说法这是带着口粮来的,所以给我取名山地。
  也就在那一天,房后边的新英婶子生了个丫头,那个丫头生下来白白胖胖的很可爱,这可把一连生了四个儿子的新英婶子高兴的不得了,小乐叔给女儿取名欣雨。
  因为是前后邻居,所以我和她是一起玩大的。她喊我山子哥,我叫她小雨。小雨从小就胆子小,有一只老鼠也会吓得哭鼻子。到了上学的那一年,娘和新英婶子带着我们去报名。报名回来的路上,婶子拉着我的手说,“山子啊,以后你们一起上学,你可要记得多照顾妹妹啊。”
  听了婶子的话,我就像听到圣旨一样。那个时候还小,不懂得什么保护不保护的,就知道只要有我在,就不能让小雨受委屈。
  从我们住的地方去学校,要走一段山路。都知道咱们这里是四季如春的,一年当中,气温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夏天雨要多一些。暴雨下过之后,山上的淤泥和小石子滑下来,让本来就难走的山路因为泥泞更加的难走。
  可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难走的道,我们两个孩子却走得很高兴。看着对方一会滑一跤,弄得浑身上下一身泥,活脱一泥猴,我们都笑地合不拢嘴。好多时候是她走累了,就站在那里不动了,撅着小嘴说,“山子哥,我要你背我。”我就假装也很累的样子,“我怎么背你啊?我也累得快走不动了。”“我不管,我就要你背我。”“那你让我刮一下你的鼻子。”“嗯,好。”她就真的很听话的把眼睛闭上,让我过去刮。”
  说到这里,我看到老师脸上有一丝笑容,是啊,儿时的记忆,是最美的……
  “要说啊,我们还就盼着春天和秋天。春天的时候,这条山路两边开满了小野花,也很漂亮。有一次,我摘了一朵粉色的野花给小雨插在她的辫子上,她忽然看着我,坏坏一笑,说:“山子哥,等我长大了,我做你媳妇,你也这样给我戴一朵花,好不好?”那时候我真的没想到她会那么说,忽然说的我不好意思了。“看你,真不像个男人,哼。”见我没说话,小雨噘起了小嘴,看上去很生气。我赶忙对她说:“哪儿呀?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你就说,行,长大了我要你嫁给我,不就得啦。”我就照着她的话说了一遍,她扑哧就笑了。

    其实那时候我们还真的不懂这些,只是看比我们大的孩子玩那种“过家家”游戏里面,他们会这么说,我们也就学会了。
  小雨最喜欢秋天,那时候酸枣啊野果啊都熟了,我也就‘惨’啦,经常被她‘逼’着到树上给她摘野果子吃。不过那时候的人们穷,也真的吃不上什么好吃的,所以这些酸枣啊野果啊,就是我们这些孩子的人间美味了。
  最初是被她‘逼’上树的,后来,看着她吃的很香甜,我也就很愿意去摘给她吃。看着她吃的忘乎所以,我也会甜到心里。
  我们那时候的学校,只是几间土坯垒起的房子。到了夏季,每次暴雨过后,雨水就会顺着土坯的缝儿往下流。别的孩子看到漏了的教室,会大喊大叫,只有她会高兴地说:“你们看,屋里下的雨比外面小多了。”
  她是个喜欢学习的孩子,我们那时候用的是草纸,小雨总是把字一行行的写得工工整整地,她说那样会节省本。每个本子,反正面都用完了她才让新英婶子再用草纸给她裁个新本子,缝在一起。
  有一次,小雨见我上课给邻座的同学说话,不好好写作业,她就在她的本上给我写了一句话“你如果再不好好学习,我保证不理你。”看了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还真吓到我了,从那天开始,我上课再也不说话了,也许是怕她不理我吧。
  那年的秋天,酸枣又成熟了。
  那次,我兴高采烈地给她摘酸枣的时候,却听到后面‘啊’的一声……


  五
  听到声音,吓了我一跳,猛回头的时候,却发现一条翠青蛇迅速的朝着小路旁边的草地爬去。小雨被蛇咬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赶紧从树上下来,这时候的小雨已经疼地坐在了地上,两只手掐着自己的腿肚子。
  我蹲在身子,看到小雨的腿肚子上有两个小血洞,正在冒着血丝,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害怕,小雨的额头满了汗珠,身子在发抖。
  “雨,不怕啊,哥哥在呢,我刚才看了,咬你的是条翠青蛇,没毒。你坐好,我给你吸一下,把里面的脏东西吸出来。”说完,我把小雨的腿放在我的膝盖上,把嘴对准了伤口……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双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忽然,我的心怦怦直跳……
  “山子哥,你真好。”
  “呵呵,谁让你是我妹妹呢。”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能一直这样陪着我吗?我们永远不分开。”
  “你真的愿意吗?”
  “嗯,长大了,你要娶我做你的新娘子。”小雨的脸,忽然红了。
  这样的话,是第二次听到了。第一次,是二年级的时候我给小雨戴花花的那一天,只是那时候太小,小的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新娘子。然而这次,我已经知道了,新娘子,就是陪伴自己一辈子的那个人。
  再看眼前的小雨,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细细的眉毛,一头乌黑的头发,扎着一条马尾辫,身材看上去是娇小玲珑的那种,笑起来,小脸就像花儿一样。今天的小雨格外的美丽。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师的眼睛遥望着远方,仿佛那里有那个久违的笑脸!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忍心打断这如水的回忆……


  六
  从那天起,我和小雨依然一起上学、放学,不过那时候我们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马上就要结束小学的生活,在路上,我们经常憧憬着那个遥远的未来!
  思茅村,是我们两个出生的地方,贫穷、落后,是我们对它最深的记忆。那条围绕大山的母亲河,美丽已经成了它的传说。我们小时候,已经找不回它传说中的模样。偶尔的几处洼地,黑色的污泥,冒着难闻的气味。河两边的草地,即使在春天,也没有那种盎然的生机,几朵野花,垂头丧气。
  小河旁边坐落的学校,每逢下雨,雨水顺着缝隙往下流。那天中午,我们回家吃午饭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雨,而我们再赶到学校的时候,漏雨的地方,已经滴滴答答洒落了一大片。小雨的书和本子全被雨水淋湿了,这对于视书如命的小雨,简直就是一个打击。她把书用自己的衣服擦了又擦,然后抱在怀里,小声地在那里抽泣着。
  我走到她面前,给她擦了眼泪:“小雨,别哭了,晒晒还能用的。”小雨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心情很糟糕。
  走在放学的路上,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我知道,小雨是视书如命的,从小的时候,她就会把书保存的完好,这次被雨全部浇透,而且还有那么多淤泥点在上面,虽然擦过了,可有经验的我们也知道,像这样,即使晒干了,也还是会留下痕迹的。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陪着她一路走。她忽然停住了脚步,眼望着学校的方向问我:“山子哥,我们的学校什么时候可以像城里的学校那样宽敞明亮呢?那样的话,我们的书再也不会被淋湿了,老师再也不用担心下雨上不成课了,山子哥,我想在这样的学校读书,我想让我们都在这样的学校读书。”
  小雨的话,让我想了很多。我也想在这样的学校上学,可是会有吗?只是,我想给小雨以希望。我告诉她,总有一天,我们这里会盖上一所学校,明亮的玻璃,宽敞的教室,朗朗的读书声,旁边,是美丽的母亲河,清澈的河水,河堤上,杨柳成行,花红柳绿……
  小雨被我的话陶醉了,她欣喜的问我:“山子哥,真的吗?真的会这样吗?”
  我冲着她,点点头。那一天,小雨高兴得像很小的时候那样,拉着我的手,又蹦又跳。看着眼前的小雨,我告诉自己,这是我对小雨的承诺,所以,我一定会让她看到这一天……


  七
  小学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我和她同时考入了我们镇子上的中学。因为距离家远一些,需要住宿,我和小雨就在那个烟雾迷蒙的早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告别了自己的爹娘,由大臭子叔的马车载着我们,驶向了那个并不遥远的镇上……
  这是一个古镇,大街小巷,古色古香。车辆的喧哗,买卖的吆喝声,这一切,和我们的村子如同两个世界。离老远,大臭子叔告诉我们,前面就是清华镇中学。顺着叔指给的方向望去,一条青砖铺成的街道展现在眼前,应该有两米宽吧,路边是两行垂柳,因为是秋季,柳叶成了深绿的颜色,远远望去,虽不似春天的多姿,但也更是别有风韵。
  顺着小道,学校在这样绿色中显得如此充满生机。围墙全是青砖砌成,两排起脊房的教室坐落在正北方,前面是操场,我们到来的时候,前后都是赶来报名的学生,一张张求知的面孔让此时的学校如此神圣。
  来到学校门前,大臭子叔帮我们把行李搬进去,嘱咐我们照顾好自己,然后我们就让他回去了。走进学校我们才知道,女宿舍在东边,男宿舍在教室的后面。给小雨把东西放在宿舍门口,因为是女宿舍,我就不方便进去了。我告诉小雨,午饭的时候食堂见。
  安排好了床铺,距离午饭时间还早,我趁机去看了一下我们的教室。教室的墙因为时间的原因,最初由石灰浆刷成的白色已经开始泛黄,破旧的桌椅却摆放的很整齐。正前方,是一个大大的黑板。
  这时候,忽然感觉肚子饿了。因为早起时间仓促,早饭只是匆匆地吃了一点,所以肚子才会开始抗议了,好不容易等到午饭的时间了,才被生活老师带进了食堂。
  这儿的食堂里,一些老旧了的方桌,根本没有凳子,学生们吃饭都是站着吧。我这么想。
  “山子哥……”身后传来小雨的声音。
  “山子哥,你喜欢这儿吗?”
  “还可以,你呢?”
  “我很喜欢,你看通往学校的那条小路,两边的垂柳真美。还有这儿的学校,我喜欢起脊的房子,它是劳动人民智慧的创造,山子哥,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让我们的思茅村和这儿一样漂亮。”
  看着小雨,我深深地明白,一条求知的路,在这里,为我们打开了大门……


  八
  “这个秋天,格外的美。云淡风轻的日子里,我和小雨互相鼓励,学习是我们肩上的重任。见面的时候,相视一笑,其实,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了,无言也是一种相知。”
  老师的话里,我似乎能听到那种幸福的声音。岁月无痕,静静地滑过指尖,花开花落的日子,心情总是洋溢着快乐。我似乎看到了一位儒雅少年,牵手一位如花女孩,漫步在垂柳成行的小路上,花落花开的岁月,婉转了红尘。
  一切,只是按着命运的轨迹,让时间见证他们的两小无猜,竹马青梅,我亦深深地献上我的祝福!
  “唉……”老师的一声叹息,打断了我的思绪……
  “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初三的下学期,那时候的小雨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只是两年多的时间,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白净的脸,弯弯的眉毛很黑,长长的头发,喜欢扎成一条麻花辫。见到我的时候,还是习惯的称呼我山子哥。
  她喜欢垂柳,每逢春天,柳树展开第一抹新绿的时候,我们会去柳树下散步,只是偶尔的。那时候不像现在,人们思想新潮,一起散步是诗意,是浪漫,而我们那时候,是不允许的,所以想一起散会步,还需要找理由,如果被同学撞见,就说一起出去买东西。
  即使那样,我们依然感觉很快乐。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也就是距离期末考还有不到一个月,大臭子叔叔忽然赶着马车来接小雨,我去问的时候,叔只告诉我,是雨家里有点事,不让我担心,要好好学习。
  大臭子叔的马车,接走了忐忑的小雨,留下了不安的我,不明所以。
  周五回到家里,娘才告诉我,那天小乐叔去山上挖野菜,没有注意脚下的石头松动,踩上去的时候,小乐叔和石头一起滚了下来,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要和那条炕相依为命。只是这一下,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家还欠了很多外债,小雨不得已必须要辍学了。娘告诉我:“你去看看小雨吧,这些天这孩子几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虽然在他爹面前一直表现的很坚强,但是我看见她偷偷地掉了好几次眼泪……”
  没等娘的话说完,我就朝着小雨的家跑去……
  小雨,因为在低头洗衣服没有看到走进院子的我。几天的时间而已,小雨的脸消瘦了很多。屋里传来的几声咳嗽声,让低头洗衣服的小雨把头抬了起来:“爹,你……”
  “山子哥……”起身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我,一瞬间的眼神,由惊喜到无助时的幽怨,顷刻间已经梨花带雨,我知道,这些天她有很多说不出来的话,我深深地注视着她,一切的一切,我都懂!
  愣愣的,呆了有一分钟的时间,她飞奔到我的身边,靠在我的怀里,泣不成声……那一声山子哥,叫碎了我的心,此时的我再也抑制不住热泪盈眶。

    搂着小雨,我没有说话。许久,等她慢慢地止住了抽泣,我告诉她“我都知道了,丫头,我回来了,我和你一起面对,坚强一点,再坚强一点好吗?”她听话地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我想出去走走……


  九
  村边的小河堤上,是我们儿时玩耍的地方,那天,我们走在上面,却是别样的感觉。身边的小雨一直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似沉默,似无语……
  “小雨,你怎么想?”许久,还是我打破了这份令人窒息的气氛……
  “山子哥,我也不知道。爹成这样了,我怎么还能要求去上学呢?可是,我真的想去上学,不上学,我能做点什么呢?”这时候的小雨,再一次的泪流满面。
  那个时候,我和小雨都才十七八岁,初中马上毕业,这样的问题对于我们那时候的年龄来说是大了点,我也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我也清楚,辍学,对于一心求学的小雨来说,真的是致命的打击,所以,我必须让小雨看到希望。
  “小雨,要不这样,你在家好好照顾老人,我学了知识回来,我教你,好不好?”想了许久,这是我绞尽脑汁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而小雨,则用充满感激的眼神望着我:“真的吗山子哥?你真的可以这么做吗?”
  “是的,小雨!”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小雨。而那个时候,小雨的眼神告诉我,我就是她的希望。忽然,她拉起我的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到了再告诉我。
  一刻钟的时间,我们走到了小山脚下的一处“泥潭”前,这个“泥潭”位于小河的西边,因为它地处小河最低洼的地方,所以只要下雨,这里都有存水,所以,当雨停了,别处被太阳晒得干涸的时候,这儿,就是小河中唯一有“水”的地方。也因为这“水”,所以会有小河中唯一的生物存在:小草鱼。
  看着几条只有两寸来长的小草鱼,我居然也欣喜万分,因为这样的山,这样的河,这样的生物的存在给了这样的地方一处生机。
  “山子哥,你还记得这是什么地方吗?”小雨的问话,让我再一次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景色,我忽然想起来这是我们很小的时候常来捉泥鳅的地方,只是,已经有很多年不来了,而就在我即将把这一切化为回忆的时候,小雨,却依然记得这里。
  “山子哥,你还记得我们在这里包的饺子吗?”
  “当然记得。”
  “那你能讲给我听吗?”
  “好。”其实,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那一年,我和小雨十岁,那一年的夏天,我们经常来这里抓泥鳅,有一次,我们两个来到这里,小雨说:“山子哥,你不是说长大了娶我做媳妇吗?那我要你包饺子给我吃。”我给小雨耍赖说:“都是媳妇给自己的男人包饺子,哪儿有要自己的男人给你包饺子的?”小雨想了想说:“那好吧,我们一起包。”“可是哪儿有馅呢?也没有面啊,怎么包?”
  小雨调皮地瞪了我一眼说:“你可真笨,去那儿整点泥巴做饺子馅,我去拣点树叶做饺子皮,一会我们一起包。”我听话地赶紧去了,一会的时间,馅和皮都整好了,小雨的手还真利索,很快的,饺子就包完了。我们还假装吃得很香,吃得很饱,回家的时候,小雨拉着我的手问我:“山子哥,长大了你会不会娶我?”我说:“当然会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懂这句话啥意思,就是听大人们有时候会这么说。而小雨,也高兴地不得了。
  而当我给小雨讲完故事的时候,她却忽然哭了。我问她怎么了?她没有说,只是,独自走到了那个“泥潭”前,看着里面的草鱼发呆。我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许久,小雨抬起头看着我,轻轻的声音掩饰不住自己的悲哀:“山子哥,鱼儿的记忆只有七秒,转身的时候,什么都忘了。你,会不会是像水中的鱼儿一样,在未来的日子里,在转身的日子里,会是新的你,新的生活?”
  我忽然明白小雨在担心什么。以后的日子,求学是我的路,辍学是她的命运,她在担心未来,她的未来,我的未来,和我们那个未卜的未来。
  拉过她的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我告诉她,“大山为证,小河为凭,你是我的小雨,昨天是,今天是,永远都是……”
  就这样,我们相拥在那条小河旁,很久很久……
  过了两天,我要去学校了。送我的人,是小雨。走在河堤,小雨唱起了那首我最喜欢的歌《一条大河波浪宽》。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合)这是美丽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明媚的风光
  姑娘好像花儿一样
  小伙儿心胸多宽广
  为了开辟新天地
  唤醒了沉睡的高山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听着歌儿,我从心里告诉小雨:我会让你看到这一天的……


  十
  高中的时候,我离开了那个古色古香的初中校园,离开了那个镇子,踏上了去县城的路。临走的时候,我和小雨去了那条河堤,那条见证我们成长足迹和爱恋的河堤。我告诉小雨,我会让这里变得美丽,因为它是我们的月老红娘。那一天,那一刻,小雨哭了,泪流成河……
  第一次来到县城的我,第一次见到宽阔的马路,马路上的人来人往,感觉一切是那么的新鲜。我更知道,来到这里,我是为了什么?芊芊学子中,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身背使命的一个,肩负诺言的一个。
  学校的生活,时间总是紧张而充实的,只是,久了,我会想家,想小雨,这个喜欢扎着麻花辫的女孩。
  学校规定,我们要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后的第二天,我都会给小雨上一天课,把我所学的知识尽可能地教给她,还有我一个月的笔记,都会留给她。而小雨总是学的很认真,每当我再次回家的时候,她都会把笔记本上的知识全部背给我听,而当我翘起大拇指的时候,小雨的脸上总是会挂着灿烂的笑容。
  那一年的秋天,苞米成熟的季节,一个下午,门卫老爷爷来教室里找我,说老家来人了。只是,谁会来呢?爹身体不好,娘和哥哥们要收苞米,还会有谁呢?
  远远地,那个苗条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帘,乌黑的头发,长长的麻花辫,是小雨?居然是小雨!
  “山子哥……”远处的小雨向我挥了挥手,脸上的微笑透着一丝腼腆。
  我飞奔到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搂在我的怀里,而她的脸上飞起一朵红霞……
  “小雨,这么远,你怎么来了?”
  “大臭子叔来城里买东西,我坐着叔的马车来的。我来看看你,大娘刚给你纳鞋底做了两双鞋,让我给你带来了,还有,山子哥,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去学校代课了,是我们的老师王娟找的我,她说我底子好,去学校代课没问题。”
  小雨说的王娟,是我和小雨的小学老师,一直教了我们到小学毕业。她是一个好老师,温柔善良,从上学的时候,她就很喜欢小雨,有一次开玩笑说,要收小雨做干女儿呢。只是我们离开小学以后,很少再见到她,而小雨说起来的时候,还感觉真的有些想她。
  小雨说她很喜欢去学校代课,喜欢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再倾倒给那帮孩子,她说她感觉教学就像知识的接力赛,一棒一棒地往下传……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形容教学,居然是出自小雨的口,不过倒是很有道理。看着眼前的小雨,我笑了。我告诉她:“小雨,喜欢就去做吧,我相信你会是个好老师。”
  小雨点了点头,在临走的时候,她悄悄地把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山子哥,你在走着一条求学的路,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在我们的母校,在我们的家乡,等你。山子哥,我会做一个好老师,相信我,一定会!”
  就这样,小雨走了,转身回头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坚定的背影……
  从那次后,每次回家,我都能看到小雨快乐的笑容。我知道,她喜欢学校,喜欢孩子,喜欢朗朗的读书声。她说过,她要把自己的心血全部倾倒给她的学生。我也说过,等我学业有成的那一天,我申请回到母校任教,我和小雨,携手并肩!
  在家乡的学校里,小雨一干就是六年。这六年里,小乐叔走了,小雨和新英婶子,母女两个相依为命。而我,已经是大三的学生,还有一年,就会完成我的学业。
  像小雨的年龄,在农村,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大龄了。也曾有人给小雨介绍过对象,只是被她婉言谢绝了。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有着她要停泊的港湾。校园里,我对所有的女孩付出了友情却保持着距离,因为我知道,在那个遥远的大山里,有一朵属于我的荷花,高傲的等待着她的护花使者。
  又是一年花雨季,那一年的雨,格外的多。花香飘飘,雨也飘飘……
  那一天,我第一次接到了来自老家的电报:山子,速归!


  十一
  “看着电报上的几个字,我忽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只是,狠狠地摇了摇头,我不要相信这种感觉,也许是哥哥家的孩子结婚吧,我强迫自己这样去想。只是,第一感觉却不时的涌上心头,我忽然忐忑不安。
  八个小时的车程,我第一次感觉是如此的漫长。
  下了车,我朝着家的方向跑去,却远远望见小雨家门前,那么多的孩子,清一色的白。孝服?孩子们身穿孝服?走近了,我听清楚了孩子们的哭声,从他们嘴里,喊得是他们的老师。
  “小雨?不……”在那一个瞬间,我听到了自己歇斯底里的哭喊,我踉跄的跑进院子,却忽然感到,我来迟了,来得太迟了……
  院子当中,一个招番旗透着凄凉。灵棚里,一块蓝色的布盖住了小雨的全身。跪爬在灵棚前,此时的小雨是如此的安静,再也没有了那声熟悉的“山子哥”。
  只是,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得而知,掀开盖着小雨脸的那张白纸,小雨的脸憔悴却安详,只是,我却隐约看到了一丝遗憾,一丝留恋……
  我就这样,跪在灵棚前,趴在小雨身上,哭得如此绝望……
  许久,娘拉起了我,她告诉了我小雨的死因。
  那天,刚上完第三节课,忽然乌云密布,还没来得及让孩子们回家,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离家近的家长都把孩子接走了,只有两个距离家比较远的珠儿和翠儿还没有人来接,小雨就留在了教室陪着孩子,一边等家长一边给孩子讲故事。
  忽然,房顶上咔嚓一声,来不及任何反应,小雨把两个孩子搂在了怀里……

    我的小雨,在那个暴风雨中,用她的身体,救下了两个孩子;她用自己的鲜血,书写了一个人民教师的风范。
  难道,这就是雨和雨的纠结?难道,我的小雨,终归要和雨凝为一体,化为自然?难道,这就是小雨的宿命?你来自天上,经历了一个轮回,落于尘埃!
  我的小雨……


  十二
  山地老师讲完了,他的眼中,泪光闪烁。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思茅村,这儿倾注着山地老师的爱,也有山地老师一生难以抚平的疼痛。
  我亦忽然想起了我儿时的那个夜晚,那场暴风雨,那个用身体护住我的人——我的妈妈。
  我只认为,母爱是无私的,她可以在灾难之时就像母鸡护庇小鸡一样,张开自己的翅膀。原来,同样伟大的,不只是妈妈,还有老师,那个站在讲台上的人。她不仅仅教会了自己的学生知识,在危难时刻,她会用生命救下自己的学生。
  小雨,那个我素未谋面的老师,却给我上了人生中最动人的一课。
  我终于知道,人生中,比生命更重要的,是理想与坚持。理想,是支撑生命的力量。心若在,爱相随,因为心中不灭的那份光,世界才会璀璨辉煌!
  一个梦想,一种心愿,小雨把它留给了老师。
  一声承诺,一辈子的信念,是我的老师,教会了我执着。
  我的恩师山地,是他,让思茅村看到了希望,是他,给这份希望插上了翅膀,让理想腾飞变为了现实。
  老师,曾几何时,我心念大山,忘不了的是这份淳朴的乡情;曾几何时,感恩老师,忘不了的是那份淳淳教导。
  老师,如今,我回来了,我会牢牢地记住,我是山地的学生。我会用我的信念,持守我的诺言。
  我要用我所学,向山地老师那样,向小雨老师那样,扎根在山村,用自己全部的爱,教书育人。
  抬起头来的时候,我似乎听到教室里,那朗朗的读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