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你好吗?

  如果我的胃会说话,一定会先念一首酸酸的诗,因为那样才能够表达他的难过。

  这些天它累了,陪我喝了很多酒。

  它很老实呢,懂得疼痛却不懂得说话,我摸摸它,觉得有点对不起它,可我不能把它拿出来抱一抱,也不能让它下来休息一会儿,更找不到什么可以和它换换岗。就这样感受着它的疼,对自己说:这不过又是一次胃痛。

  我的老胃,酒精考验的忠诚而宽容的模范器官,我不能没有它。我只有一个胃,就像我的心,只有一个,我的心里留了很多东西,那是滞留在生命里的种种希望和思念,我的胃吸收了酸甜苦辣,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微微而长久的痛。这样的痛变成微微,我便知道那是因为它的无奈而麻木,仿佛苦苦劝说的人,劝来劝去,便从激烈,到了最后的绝望,不再劝了,只冷冷的看你——我看到老胃平静而忧伤的看着我:随你吧,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胃,亲爱的兄弟,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莫名其妙的事情,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还是发生了,这世上有很多属于欲望和闪念决定的事,不管我们接受不接受,它还是来了,就像贪酒的我,不管胃如何的抗议,还是高高的把酒杯举起来,把豪情举起来把那几许灵魂汤一饮而进。那醉人的一刻,我来享受,后果却由你承担,我知道你不满,我知道你给我的疼痛是一份提醒和爱,我知道最后这微微的疼,是你给我的判决——这是你缓期余生的判决,我生命的道路上,已经有设伏的军马。

  我静静的等着那一刻的到来,我不抱怨什么了,这个世界上强加给我的一切,都会使我变成一个叛逆的种子;在我的身体里强加给胃的一切,都使它的起义有充足的理由。我不怪它的无情,我在现实里扯起我的旗从道德里起义时,谁也不能评我,因为,胃疼的原因,只有胃知道,心疼的原因,只有心知道,为一份爱而疼的理由,只有爱知道。亲爱的老胃,让我们一起,等待那个时刻到来,喝尽人间原味,我不躲避什么,让我尽情的完成我的爱,我不再做逃兵,不就是死吗?

  嘻,我怎么会想到死?

  我还是很可笑的想到了死,想什么都大不过死,想我现在还真实善意的活着,就是赚的,我想起了你为我消化的种种因欲望而吃进的东西,想叫你一声亲爱的你受苦了,谢谢你告诉我你的疼痛,谢谢你让我懂得生命的疼痛。但亲爱的老胃你知道吗?当我饿了的时候,我能做的只能是吃,疼痛不是我继续饿下去的理由;当我的生命需要激情和灿烂的时候,我就要喝一点酒,疼痛也不是我要一生乏味的理由,我想真实的活着,哪怕真实的后面总是有痛一起来,我就坐着等所有的疼痛到来,你看到我笑了吗?

  哦,我笑了,你也笑了,当一阵痉挛传来时,我看到你闭了一只眼睛的笑。那让我想起某一些夜里,我会把牙吐出来,就象在一些流泪的时刻,我会把我心中最想说的话,吐出来;你曾是如此纯净,容不得一点脏,那些看上去美味的东西,如果含了脏和欺骗,到你那里就会被赶出来,你不吃变质的东西,就象我,不愿意认识变质的男人。当我敷衍了你,我把我自己不想吃的,或者不该吃的东西送到你那里的时候,你便会疼痛,你便会在某个时刻爆发,把它们统统赶出来,能呕吐的胃一定是青春的,能说真话的人也一定是青春的,我的曾经青春的老胃,现在,你是不是宽容了呢,我喝了很多很多酒,掌握了喝酒的技巧和酒场的规矩,却再也掌握不了快乐,你尝过很多很多的滋味,知道吸收和接纳,却再也不懂了真实,是这样吗?你那微微的痛,是在酝酿还是在妥协?

  沧桑。老胃,你很沧桑。

  沧桑是一个很美的词吗?让我想象你满脸皱纹的样子,我看到你端坐我油污的腹中,那里大肠小肠组成七曲八弯的立交桥,欲望和贪婪在那里来来往往,我看你坐在那里,微微皱着眉头,永远的痛的雕塑。你看到了吗,这个世界?透过生命萌芽时与母亲相连的那个带子,你感到世界的风和雨了吗,那仿佛前世的单纯而直白的哭声,是宣告了一个男人的降生,还是宣告了命运之口又有了鲜活的食物呢?

  记得妈妈捧了我的脸,一句一句教我:妈妈,妈妈——,我是那样的烦躁不安,为什么要让我学那不懂的口决,而当我嘴里,第一次吐出那两个字时,我忘不了妈妈的眼泪,我因此知道,嘴有时连着胃,有时却连着心。当我再也不会叫那两个字时,我看到的是妈妈平静而无奈的妈妈,接受现实的妈妈,就象我的接受了一切的胃,那样的平静,那样的平静的永远的微微的痛。

  我不知道医治这样的痛需要什么药,如果能拿出我的胃,到阳光下晒一晒,我便可翻出我十几年的青春,也晒一晒,找到那些黑色而潮湿的时刻,找到某次命定的分别。我知道不可能了,时间给的痛,医治它的也只有时间。我知道那连着脐带的地方,还会有妈妈温暖传来,永远的颤动我的心,使我记得我不是我自己的,我要善待这不属于我一个人的生命

  胃,你好吗?此时,我坐在电脑前写字的时候,你还在工作吗,给一杯水吧。就像做工的我,会定期的清洗设备一样,我那一杯温暖的水,洗去你的疲惫,也洗掉藏在某个角落里的不好的念头,我好安安静静的做人。

  我呢,会对你好一些,就象我要对自己好一些,可我还是要吃些我们不懂的食物,我还要面对我不懂的人生,那没有办法啊。我们无法躲开奇怪的世界,奇怪里才有真实和希望,世界不需要我们太理解,上天给了我们渺小而坚强生命,用好奇引导它,用真实塑造它,用不懂世事保护它。

  让我们各自承担,彼此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