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牛子龙一行和刘西尧他们在宪兵队分手后一路向西而来,刘西尧在宪兵部拿走日本人的文件和密码本,牛子龙和他的队员却抢走二部电台。他急需要电台把他从张庆春处得来“伯工作7”的消息发到重庆去。他先前藏匿在城西鼓楼里的电台因新八师的攻城,日军已把他占据为临时指挥部。这座高耸的建筑始建于800前北魏时期,周长160米高40多米,历尽劫数仍巍然屹立,是城里的制高点。牛子龙只所以当初把电台藏匿在这里是它距大云寺百米距离,白天人流熙熙晚间黑黑漆漆,四周宽广无碍便于潜行。新八师突然袭城他们事先一点都不知道,他还以为是八路在骚扰,直到有炮弹飞进城里,城外人涌进城里在混乱的人声嚷嚷中,他才知道城被新八师围了。他现在急需要和重庆或者一战区司令部联系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在刚才他也曾试探问过刘西尧,刘西尧呵呵嘲笑他:“你们的人攻城却问我为什么,不觉得好笑?”

  在这之前就这个问题他也问过张庆春,这个哑巴也是不知所以然。

  当他们蛇行到大云寺的时候却已经进不去了,门口已被鬼子布上了岗哨。他抬头向寺内的琉璃塔望去,位于三层瞭台上有三廷重机枪直对着西城门。这一新情况也必须送出城外,如果从西门破城人员巨大的损失一定是惨重的。他急需要知道李笑飞的情况,也不知道这家伙出城了没有。出去了见没见找没找到新八师的指挥部。从目前毫无目标的弹流来看,牛子龙敢肯定李笑飞的情报还没送到。他对刘西尧信誓旦旦的承诺并不放心,这个城府太深在外界名声狼藉的家伙竟然会是中共地下党,如若不是这次起用李笑飞,如若不是他找他牛子龙救他的同志,牛子龙就是死也不会相信。平日里见到日本人点头哈腰跟着日本人后面屁颠屁颠的刘西尧,对鬼子出手绝对是凶煞恶神,这一点牛子龙在宪兵队看的一清二楚,这是骨子里的仇恨让他看后脊梁直冒冷汗。   

  都说他们军统没有人性,他现在才了解与他共同抗日的盟友多么凶狠和狡诈。他必须再去大汉义军营一趟,这次他不是去找李笑飞他直接要找刘西尧。


                                                 五


  刘西尧并不在军营,他带着李嘉欣他们出了城南。吉川的部队在城外正和新八师处于胶着状态,乘此空隙刘西尧让张庆春带着李嘉欣他们穴伏在一个山包的凹地伺机脱身。他从东迂回到阵地前去见吉川。 

  南同蒲铁路的交通并未切断。源源不断的运输车辆从太原和运城方向开过来,有兵有辎重。真不知道国民党新八师师长蒋在珍那根神经抽的,这打得是什么仗?眼看着要被反包围,他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炮击着平阳城,而且重兵却部署在城西,全然不顾南北进犯的敌人。他越想越敢到害怕。现在他得返回城里去找牛子龙,这个自私的家伙没有全局观念把电台全部掠走造成联络困难。可话又说回来,他刘西尧不也是很自私吗?他把李笑飞打发到城北出不了城,延误这半个多小时让牛子龙知道后又是什么心情?想到这里他不免苦笑了一下。

  刘西尧和牛子龙是在南城楼门子碰见的,牛子龙一行虽然穿着大汉义军服却因不会日语 无法交流。他是从大汉义军营跑过来的,当他从营房门哨知道刘西尧的去向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他是朢着刘西尧的背影紧赶而未能冀及的,气得他在城门楼子下直跺脚。而听不懂人话日本鬼子凶恶的让他真想扭断他的脖子。刘西尧这时候又返回来是他没想到的,而且是专门来找他的这让他更没想到。他为在宪兵队和刘西尧分手所说的话感到尴尬,他不好意思起来。

  他对刘西尧说:“你完全不必回来的!”

  刘西尧笑而不答拉着他走近岗哨处,他向城北的龟太郎要他的部队。

  他在电话中对龟太郎说是吉川的命令。   

  到现在牛子龙都没有搞清李笑飞的去向,等李笑飞跟着魏天明从城北跑过来他才知道这半天大家都在给刘西尧一个人忙活咧!

  这个混蛋,等出了城看老子如何收拾你,他暗自在心里发着恨。

  刘西尧自然明白牛子龙的仇视,在合作和感情纠葛的时候他无可选择,他的同志生命高于一切,这是骨子里的深沉,情到深处信仰血浓于水的融汇。这个在燕京大学就加入了共产党员受北方局的指示,利用邢台老乡王英的关系长期潜伏在敌营连他在北平的父亲都认定他是个铁杆汉奸,断绝和他的往来,心中的沮丧就别提了。他从北平到绥远再到太原和一群禽兽生活在一起,痛苦和郁闷谁能理解了?这些年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在10月份民国32年,他成功地在高田处获得冈村宁次铁桶三围战地观摩团的情报,他冒着被组织处分的危险把情报送到太岳军区陈赓处,使其在距平阳50里的韩略村全部被歼。此役全部击毙了日寇少佐以上军官120名,其中大佐6名少将1名,震动了延安震惊了重庆撼动了日本法西斯,迫使冈村宁次不得不放弃围剿晋东南八路军计划。没有命令的擅自行动成果虽然不菲,他却因此差点暴露了。冈村宁次撤查了驻平阳的清水师团长,倒霉的高田当了他的替罪羊也因此被遣送回国。作为他刘西尧的军事顾问高田临走前指责刘西尧良心大大的坏了。延安社会部对他提出表彰显然不胜对他提出批评的严厉。北方局曾经考虑准备让他撤出敌占区。刘西尧据理力争冷静地对组织说:费了九牛之力,占据的有利地位,就这样丢了,实在不甘心。高田虽然对他怀疑却不敢供出他,因为他是高田经手考察提拔的,如果高田供出他他也自命难保了!后来高田从日本给他来信也证明了刘西堯的判断,目的只不过是想把他吓跑罢了!刘西尧自然不会让这个双手占满中国鲜血的刽子手回到日本心情舒坦,北方局认可了他的分析。他的存在让高田度日如年!   

  吉川接手高田的职务后,对刘西尧并不是没有怀疑。他不是清水的继任者山下的嫡系。他得依靠刘西尧维持平阳城的秩序。既然华北司令长官冈村宁次和山下都没有迁怒刘西尧,他也犯不着去拿刘西尧说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大日本帝国现在最需要人和物资。尽管高田从国内来信说支那人大大的不可重用,但他并未指明刘西尧不可用。你高田用得,我为什么用不得?吉川为了笼络刘西尧,在一次喝酒中把高田给他的信递给了刘西尧。刘西尧看后当即对吉川表示要解家归田,吉川却拍拍他的肩膀:“刘萨,那个的不好”。

  战争打到现在,吉川已经明白帝国失败的命运是不可挽回了,他吉川家族和高田家族在九州都是做生意的,天皇想占支那,他只想在这场战争中捞点钱财,他知道刘西尧有通往天津港口的一个秘密地下通道,他的前任高田所掠的钱财都是通过刘西尧转移到天津的,他不可能因为帝国的事业而断送了自己的财神,除非他刘西尧有确凿证据让他发现。山下不也在利用大汉义军总司令王英倒卖鸦片发财吗?何况大日本的“ 伯工作”计划虽已秘密进行多年,可效果却不明显。为此事土肥原贤来过、前华北总司令板恒征四郎来过、岩松司令去年5月也从太原经平阳去安平村亲自落实参谋总部的计划。明确指示联闫逼蒋反共。他知道岩松明天或者后天还要来平阳和阎锡山会面,敲定山西自治一事。在这个关节口他岂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一但触碰刘西尧,即便华北自治政府和晋绥军能放过他,岩松和山下也不会让他的日子好过的。很明白,参谋总部是要争取和阎锡山联手打造第二个华北自治政府,稍有不慎就会有全盘皆输的可能,傻子才去惹火上身。去年安平事件,就是一个参谋人员无意透露了帝国本部扣住阎锡山返回太原主政计划,吓得阎锡山冒着大雨连夜开溜了,致使“ 伯工作”计划流产。气极了的岩松把那个倒霉的参谋当众吊死。这个教训大大的,他的不能犯戒!


                                                六


  这场破城战也让吉川感到意外。吉川这个负责情报的宪兵队长也被弄得不知所以然。说是流穿敌寇却都是正规军装备,说是正规作战部队攻城掠地又没个样子,西城墙高达八米宽达十二米城墙上可并排行驶三辆汽车,而东面是平阳城最薄弱的环节,南同蒲铁路线从城下通过却布兵不到一个营。

  吉川出了城并未有遇到多大阻力,失野留在车站铁路沿线的部队很快和他交接完毕,急速向西佐岭部队追去。 陆续南北增援的部队在车站沿线集结完毕,从城南北7公里处二侧向西迂回,再过二个小时合围将告磐。刘西尧带队姗姗来迟让他很生气,但他并没有发火,当他知道是龟太郎把他们扣留在城北的时候,愤怒极了,大气冲头。他受用不了京都来的傲慢的家伙。吉川参加过满洲事件,参加过卢沟桥事变。 从关外一路打到山西,首仗平型关,敌林彪的部队让皇军威严尽扫。华北乃至支那还有大日本本土,都知道这场战斗,这是帝国军人的耻辱。打乱了的建制一部分归编到清水师团,他和龟太郎就在这个时候认识的。这个粗陋的家伙从此给他扬名立万,他不顾帝国勇士们尸骨遗留他乡,不顾侥幸归队帝国勇士心灵上的伤口未愈,一味地嘲讽他捅他心中的痛。混蛋,这场战斗结束后他一定找机会和他算账的,尽管晚来的刘西尧部队并没有给他的任务带来什么后果,他要制造点麻烦让山下狠狠收拾一下龟太郎这头京都猪。

  吉川的报复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他的大麻烦却已经降临头上。他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宪兵司令部已被刘西尧一锅端掉了!而其更大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这次要他命的不是刘西堯是牛子龙。

  牛子龙没顾及和刘西尧的新仇旧恨,但刘西尧再给他说什么却听不进去了。他在城下和刘西尧分道扬镳,几经突围也没有找到缝隙冲出包围圈,对面的国军攻城如同猫给狗挠痒痒,枪声虽激烈却不见攻城的阵势。牛子龙他们一露头弹雨却扑面而来。这他妈的是攻城?就连没上过正面战场的他们都知道这是阻击战。无法和新八师沟通的他们,夹在两军交战中间,既不能向对面自己的人亮明身份,也不能脱下伪军服暴露自己。一旦他们的意图暴露,他们就会被城墙上的鬼子打成筛子。他在想,也许应该听从刘西尧的安排,跟着他们的队伍往出混不失为最佳方案。但毕竟上过刘西尧的当,他是不敢再相信这家伙的话了。他带着他的队员又向东折回来,在一个洼地处,他们遇到了穴聚在此地的李嘉欣张庆春他们。看到这几个被刘西尧救出来的人,一个邪恶的计划由心而生,他要带他们继续潜回城去炸军火库,把这些人控制在手里,让刘西尧前功尽弃。


                                                  七


  平阳城日军现在不到1000人,更多的是刘西尧的大汉义军,驻平阳司令官正是刘西尧。一个2000多人全部日式武装的步兵团。但日本人对其并不放心,主要战略据点都由日军控制着,车站、军火库、指挥部、城四周的制高点和四个进出的城门。平日里街道的巡逻除少数的宪兵配备外,也都是刘西尧的大汉义军在执勤。

  牛子龙他们潜回城里后做了简单分工,就直奔军火库去了。

  牛子龙让张庆春召集他四散在城里的敌工队员,去东门口占据有利地形,做好撤离前的策应准备工作。却没想到正是这一错误决定断了他们的后路,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张庆春离开牛子龙也很茫然,他不知道现在该去哪里。作为闫锡山“伯工作7”先遣人员,他和日本人也是单线联系,而联系的人正是吉川。此刻吉川和刘西尧还在城外,他只能冒然去山下司令部碰碰运气,结果是可想而知了。别说进山下司令部,就连驻地的街道都被戒严。

  他觉得“ 伯工作7”计划有可能因为这场战斗流产,与其这样还不如召集他的人快速撤离这个是非之地。一旦牛子龙他们偷袭弹药库成功,日本人就会血洗全城的,而他也在劫难逃,尽管他是闫长官派来的接头人,可这一切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除了吉川谁又能够给他证明?

  他还没把他的人召集到位,城东北角已经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平阳城象要被掀起来了!他再也顾不得没赶上的人了,急忙带着其余人员向城东门奔来,就差几步,却眼睁睁看着城门被关闭。 

  爆炸声也震惊了吉川和刘西尧。

  吉川一屁股坐在站台的铁轨上,脸色发青,看着周围乱哄哄的士兵,脑子一片空白。

  从城里的爆炸巨响声,他判断军火库出事了!他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吉川立刻下达了由刘西尧接管车站的命令,他带着宪兵队急匆匆返城去了。他知道平阳军火库对晋南地区乃至皇军西进黄河沿线围剿中条山八路军太岳军区的重要性。

  他要杀人,要杀这些可恶的支那人,要血洗平阳。 

  他的宪兵队在人们惊慌失措中已严严实实地把平阳城东围了起来,他命令他的士兵,一个人都不许放过,包括穿着警服和大汉和平军服的人,凡从东北方向出来的,统统不留一个活口。牛子龙李嘉欣他们被围其中。张庆春也没有逃脱杀戮,他们随着混乱的人流向东城门涌来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城门的制高点看不到张庆春他们,吉川的宪兵队枪炮横竖在眼前,面对死亡人流又急速向爆炸处退缩。裹在退缩人群中的张庆春被牛子龙发现,他在人们悲嚎撕裂的声音中呼叫张庆春,但这声音在泼过来的枪雨中显得那么渺小,跑路的人一个个象立起的木柱朴扑的倒下,包围圈在一步步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