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叶烂漫了红枫山,也染遍了大安山。封峦寺内,声声金罄皆般若,大安山下,片片落叶尽菩提。

  我信步走进东侧一个好似偏殿的院落,一个静的能使人心动的胜境,爱人和孩子们在门口读诵着壁画上的佛教经典故事。我正要上前欣赏冲着门首的石刻碑文,突然看到右手墙角一棵黄金色的银杏树。一阵风儿吹过,听不见风声,黄金般的树叶,已铺了一地,那个画面,无法形容。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我的心一下像插了翅膀,飞到峦卸山上的那片银杏林……

  第一次去栾卸银杏林是送孩子去九中考试,七月流火,暑气未减,在面包车里坐着如在蒸笼里相似。柳泉拐弯翻过石岗岭,迎面有了一丝凉意,温庄路口往右手一打方向,车早已钻进一片绿海。

  上行四五百米左右,遇到个丁字路口,头一次来,突然觉得有点晕,有种找不到北的感觉,一没路标,二没向导,诺大一个林子,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考虑了大约十多秒,按照自己的习惯,往右手打了转向,又走了大约一里多,又遇上同样的情况,看看再往右走就拐出林海来了,索性往左手走了,又走了差不多的路程,像是碰到了魔咒。就这样在里面左转右转,可能是时间不凑巧,一路上也没碰到一个人。好不容易绕了出来,一看手机,考试时间到,多亏来的早了20分钟,否则就迟到了。心急火燎的赶时间,哪有心情再看一眼路上的风景?

  考试完往回走时因为赶时间,没敢从这里过。第二次再去时已经到了秋天,不过还没到深秋,没有想象的那么冷,这次有了上次的经验,再说时间也不紧,反而轻轻松松的就过去了,只是也没觉得这山上的树有什么特别。在心里也就没当个事。

1540969321124895_meitu_1.jpg

  首次看到金黄色的银杏叶时,我都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孩子踩着刚刚耕过的农田,散着泥土的味道,软绵绵的,麻酥酥的,不忍下脚,可又舍不得离开……。满山满野的银杏树,满山满野的黄金叶,风儿吹过,像是一只只金黄色的蝴蝶。满地都是,一缕缕金色的阳光从树冠上树叶的稀稀疏疏的缝隙里倾洒而下,秋天的阳光那么强,晃的我都睁不开眼……。

  “妮妮,不要往路边儿走…”爱人唤孩子的声音把我从栾卸后山的银杏林里拽了回来,眼前这棵银杏树是那么美,又那么孤独,突然间,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觉得不知道从何想起,一种深深的失落感像是一股炊烟,悠然的从我心的屋顶上升起。良久,良久。啊…我突然想起来,原来是我欠了银杏树一首诗,我那么喜欢诗,就像喜欢这棵银杏树一样。可是,我写了那么多诗,却从来没有给她写过一首。

  驱车回家后,晚饭时喝了二两,也许是累了,躺下就睡,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那片银杏林,在树林里,黄金色的树,像是存在与另外一个三维或四维空间。我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又像是一个孩子,一个人,在黄金色的林子里,踩着黄金的叶子,风的声音都听得懂。枝头的花喜鹊,好像也成了黄金色,花喜鹊的声音都听的懂。还有那池塘里戏水的白鹅,鹅的声音也听的懂。还有那空中飞舞的软绵绵的树叶,软绵绵的树叶的声音也听的懂。还有远方的游人……好像只有天空是蓝色的,那么蓝,蓝的有点儿呛眼。

  不知道过去了有多久,银杏树上的叶子,一片一片的落下来,从树冠,到头顶,肩膀,我正在享受着这个境界,仿佛听到某个人说话的声音,那么熟悉,那么好听,那么入耳,那么亲切,她轻轻的推推我:“你…该醒了…”我睁开眼,天不知道啥时候已经亮了,我赶紧拿起手机,把梦里的那首诗,记录下来:


  那片银杏林


  秋天是爱的天堂

  你变成我最喜欢的模样

  在你的林间徘徊

  处处都是你散发的芳香


  我的小鸟在林间歌唱

  满山满坡都是幸福的阳光

  照在我的脸上

  我就是颗黄金色的太阳


  远处的景色迷人

  一对对情侣看不清啥情况

  近处的水面荡漾

  一对对白鹅相傍

  一圈圈爱的涟漪

  湿润了我的脸庞


  如此长的木廊

  都依偎在你爱的时光

  春天里没有把你遇上

  想不到秋天的你

  才最值得欣赏


  即便是黄昏的草坪上

  泛滥成灾都是你温柔的目光

  我的小鸟在你林子里歌唱

  处处都是你散发的芳香


  我在你的亭子下畅想

  没有你

  真不知道秋天是副什么模样

  我的小鸟在你的林间歌唱

  处处都是你散发的

  那个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