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说起杀父之仇,当然须先从曹操的父亲曹嵩说起。

       曹嵩任职的时期,正是摇摇欲坠的大汉江山即将倾覆的阶段。

       大汉王朝在江河日下的时候,和许多即将倾覆的政权一样,有着如下的状况:

       1、主上昏庸孱弱,缺乏独断乾纲的实力、智力和决断力。

       2、朝政被群小把持,太监跋扈或者外戚干政成为司空见惯的状态。

       3、朝廷以外,环伺着狼子野心的乱臣贼子。他们往往打着“正君位、清君侧”的旗号,行一己之私,对权力虎视眈眈、垂涎欲滴。

       这种混乱的状况,直接的结果就是:江山风雨飘摇、时局动荡不安,战阵彼伏此起。

       曹嵩是朴实谨慎的人,面对诡谲危险的时局,他选择了归乡避祸。

       曹嵩辞掉官职之后,最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境)。

       后来,董卓之乱(中平六年至初平三年,公元189年~192年),曹嵩为了躲避战乱,他从沛国谯县辗转到了琅邪郡(今山东临沂市北),具体的地点据说是华县。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  其实曹嵩避祸华县的时候,华县还属于泰山郡。华县是在兴平三年(196年)由泰山郡划给琅琊郡的。曹嵩大约死于193-194年,假若他生前从谯县辗转到的具体地点是华县的话,那么,上面那句话的准确说法应该是:曹嵩从沛国谯县辗转到了泰山郡。

       为了保护家小,也为了团聚,曹操派遣泰山郡的太守应劭护送父亲及家人到兖州【按照东汉的区划,兖州治所在昌邑(今山东巨野县东南),下辖陈留、东郡、任城、泰山、济北、山阳(今兖州属山阳郡)、济阴、东平八个郡国,大体范围在今山东西部及河南东部。】。

        当然,要迎接家小,曹操自然会提前派人知会家里。按照常识判断:曹嵩及家人也会按照约定好的时间、事宜及路线向汇合点行进。

        在此之前,徐州牧(徐州的最高行政长官,到汉灵帝的时候,除了行政权外,地方的军事权也由州牧掌管)陶谦与造反的民间力量勾结,攻取了朝廷治下泰山郡的华县(遗址在山东费县城东北20公里方城镇境内)、费县(地处山东省中南部,隶今临沂),并对任城(今山东济宁境内)等地进行了侵略攻占。自从政以来,曹操一直是站在朝廷一方的。陶谦举兵为乱时,曹操就近在可讨伐不法活动的范围之内。所以,对于陶谦的行径,曹操不能坐视不理,他率兵征伐陶谦。很快,曹操率领的军队就打下了陶谦占有的十几个城池。陶谦被曹操的气势和能干所吓倒,他能做的,就是紧闭城门,不敢出战。

       正是因为这次曹操对陶谦的征讨,陶谦和曹操结下了仇怨。


       二

       曹操派泰山太守应劭迎接曹嵩及家人的消息被陶谦截获。在弄清楚曹嵩及家人的具体位置之后,陶谦偷偷派了一队人马,赶在应劭的前面,去袭击曹家。

据说,陶谦击杀曹嵩及其家人的原因有二:其一如上文所说,是为了报复曹操此前对自己的征伐;其二是为了劫取曹家的辎重。

       曹嵩在避乱中,将祖上遗留的财物、一辈子做官的积蓄等,全部随行携带,这些财物,加起来装了一百多车。不用探究这些财物的具体数目,就装运这些财物车辆的数量,就足以让贪者倾心、贼人垂涎了。

       陶谦派遣的一队人马前去劫杀曹嵩及家人。曹家人不明就里,还以为是泰山太守应劭的队伍来接应自己,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备之心。陶谦的人马一到,刚进门,先杀死了曹操的弟弟曹德。曹嵩听到屠戮的嘈杂,他慌忙和家人一起往后院跑,准备越墙而逃。这么危急的时刻,曹嵩并没有刘邦推孝惠、鲁元的举动,恰恰相反,他先让家人出逃。大概是翻墙的时候,曹嵩的一个爱妾因为比较胖,扶了她好几次,她都爬不过墙去。看着实在是没有办法,曹嵩就只能和爱妾一起躲到了后院的厕所中。陶谦的兵卒追到厕所,将曹嵩与爱妾一起杀死在厕所中。

       陶谦派兵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灭门的准备,纷乱之中,曹家人都在四散逃命,其实,他们已经全部被包围,最终的结果,就是跟随曹嵩的曹家人全部遇害。

在得知父亲及家人遇害的消息之后,曹操是怎样地伤心、痛苦、和愤怒,这个是可以想见的。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曹操攻打陶谦,这年夏天,他拔掉了陶谦辖下的五座城池,一直杀到东海郡(领十三县)。军队回来的时候,经过郯城,曹操还击破了陶谦的将领曹豹的军队,在此,曹操又拔掉了襄贲(今山东兰陵县一带)。

       在这次征讨陶谦的过程中,曹操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之火。所以,他的残杀与屠戮,并不比任何残忍的将领仁慈半分。

       也是这一次的残戮,给曹操留下了恶名。

      杀父之仇是要报的,但是,须知冤有头债有主。

      历史是公平的,在记住你的功业的同时,也不会遗漏你的残忍不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