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杵臼,临汾市洪洞县公孙堡村人。史料里关于公孙杵臼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但是一个形象丰满的忠义之士却跃然展现于我们眼前。看过电影《赵氏孤儿》的人就知道为救赵氏孤儿慷慨赴死的就是他(张丰毅饰演)。

  公孙杵臼作为门客在“赵氏孤儿”的故事发生之前并没有太突出的作为记载于史册。不过有一次,晋襄公死了以后正卿赵盾和亚卿狐射姑集团各自拥立新的国君,碰巧被拥立的俩人都不在晋国。赵盾支持的公子雍在秦国,狐射姑支持的公子乐在陈国。两拨人不但派出了人马迎接公子回国,还都派了刺客去刺杀对方的公子。赵盾这边派出的就是以公孙杵臼为代表的一众门客,结果是公孙杵臼这边成功刺杀了公子乐,但是公子雍也没当上国君。晋国的政治斗争就不多说了,只不过这个事件就足以证明公孙杵臼的办事能力是极佳的。

  后来赵盾死后,一个叫屠岸贾的人在朝中势力非常大,而且对赵盾很有意见,必欲置其一族死地而后快。就找了个理由要晋景公杀赵盾全家。这时候出现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叫韩厥,我们在韩厥那篇详细的分析过。他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赵盾已经死了,韩厥立马通知了赵盾的儿子赵朔逃跑。

  当时的赵朔正处在人生最幸福的时候,事业有成,还娶了晋成公的姐姐为妻,他妻子又给他怀了孩子,马上就要当爸爸了,血雨却至。赵朔没有选择逃跑,只是请韩厥为他保留赵氏的血脉。也就是他妻子肚里的孩子。但赵氏一族都被诛杀了。韩厥应该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公孙杵臼并与他联系,这种弄不好就要死的事,被人第一个就想到,可见公孙杵臼的为人。

  公孙杵臼知道自己一个人肯定办不成,立马动身去找了赵朔的生死之交程婴,并对程婴发问:“赵朔是你的生死之交,现在他已经死了,你准备怎么做呢?”虽然公孙杵臼这么问,但是我相信公孙杵臼对程婴的人品是有充足的把握,否则也不会来找他,之所以这么问,只是逼迫程婴表露心声。程婴果然没有让公孙杵臼失望,说道:“赵朔是死了,可是他妻子还怀着他的孩子,我要把他的孩子养大成人。”。

  这个时候义救赵氏孤儿而名垂千古的三公小队就正式成立了。

  时日不多“赵氏孤儿”就出生,屠岸贾得知消息带着人去搜查,欲要斩草除根。赵朔的妻子将孩子藏在裤裆里才逃过一劫。之后程婴对公孙杵臼说:“这不是办法啊,来一次找不见,还会一直来找的。”其实公孙杵臼早已下定了赴死救孤的决心,反问程婴到:“忍辱负重扶立遗孤和死哪个比较难?”程婴也说真心话:“死多容易啊,当然是扶立遗孤难。”公孙杵臼说:“那我死去吧,赵朔对你那么好,扶立遗孤的艰难任务就交给你了。”于是乎,他俩人去找了个婴儿,一起逃到山中,然后程婴从山里跑出来对屠岸贾的人说:“我程婴没出息,谁能给我黄金千两,我就告诉他赵氏遗孤藏在哪!”屠岸贾的将士们都很开心,终于不用瞎找了,于是和程婴一同前往山中,找到公孙杵臼,公孙杵臼抱着不知道谁的婴儿大骂程婴:“程婴,你这个卑鄙小人,赵朔死的时候你苟活,和我商量一起带走孤儿好好抚养,就算你不想抚养他,也不用害死他啊!”然后公孙杵臼又真诚的恳求屠岸贾一党杀了自己,放孤儿一条活路。正是公孙杵臼不顾性命的保护一个不相干的婴儿,让屠岸贾一党深信,这个婴儿就是赵氏遗孤。所以把公孙杵臼和婴儿都杀了,之后程婴才能顺利的带着真正的赵氏孤儿躲在山中生活。

  唐代的文学大家韩愈曾评价“燕赵多慷慨悲壮之士”,而源自晋的燕赵这份慷慨悲壮说不定就从公孙杵臼起,哈哈。其实春秋战国时期,士人对物质的沉迷远不及现在,反倒是很有淡泊生死、慷慨浪漫的气魄。如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漆身吞炭的豫让等等数不胜数。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才是当时的价值观的最高标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