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若琳庸懒的躺在床上,眼睛半眯着,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有一丝洒在她的脸上,投下一层梦似的光辉。若琳很喜欢这样的清晨,不用上班,不用做事,不用起早,喜欢睡到几点就是几点。闲来无事,她最喜欢躺在床上,任思想不受控制的自由的驰聘。
   正在若琳胡思乱想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若琳忙闭上眼睛装睡。李浩泽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了,他看见若琳还在睡觉,不禁笑着摇摇头:“真是个懒虫,太阳都刺到眼睛了还能睡着。”说完就把牛奶放桌子上,帮若琳把被子朝往上拉了拉,想把她裸露在外面的胳臂给放被子里。若琳这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搂过李浩泽的脖子,把他拉向了自己。李浩泽一时站立不住也倒在了床上,他一翻身压在若琳的身上:“还这么调皮,居然装睡?嗯?真是个小坏蛋。”
   “哼,哼,哼,我不止是坏蛋,还是个懒虫呢,太阳都刺到眼睛了,还不知道起床呢。”若琳白了他一眼。
   “哈,醒的这么早呀?那还赖在床上。”李浩泽站起身来,拍了拍若琳屁股,“懒虫,起床了,今天天气好,我带你去玩。”
   “去哪里?”若林来了兴致,她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看来玩的魅力比我要大呀,嘿嘿,我带你到乡下去玩,怎么样?没去过吧?”李浩泽兴冲冲的说。
   “好呀,我喜欢去乡下。你等着,我这就收拾一下跟你去。”若琳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胡乱的把头发束成一个马尾,脸上没有用什么化妆品,若琳不太喜欢化妆。现在已经是初秋,穿短袖有点冷,长袖又热,这样的季节最不好穿衣服了。若琳看了看李浩泽,他穿着一件简单的咖啡色的衬衫,一条牛仔裤,显得干净而帅气。若琳也穿了条牛仔裤,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外面加了件咖啡色的小开衫。两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真的很是般配。若琳收拾好,应付似的喝了几口牛奶,嘴里咬着面包,口齿不清的说:“走吧,走吧,等不及了吧?没办法,女人就是麻烦。”她自嘲的笑笑。
   “不着急,你吃饱了再说。”李浩泽看她的滑稽样就想笑。
   “没事,我放包里,到车上吃。”若琳拉着李浩泽出门,走了几步又说:“我忘记了拿帽子,你等着。”若琳说完又拿钥匙开门进屋,拿了顶白色的帽子出来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下好了,走吧。”说着挽起了李浩泽的手就往停车场走去。
   “看你这丢三拉四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整天不是忘记这个就是忘记那个。”李浩泽笑她。
   “别罗嗦啦,我就这样。要不你就努力的适应,要不你就换人。就这两条路,看你选择。”若琳挑起了眉毛看着李浩泽。
   “人是换了不了,看来只好努力适应了。”李浩泽走到车子面前,打开了车门,“大小姐,想好了,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别走了多远再让我回来。”
   “没有了,没有了,走吧。”若琳说着坐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李浩泽熟练的把车开了出去,不一会就出了市区,往乡下开去。
   “今天怎么突然想起带我去乡下了?有什么事情吗?”若琳好奇的问。
   “没事,只是好几年没回去,突然想回去看看了。”李浩泽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路边的那些村庄。
   “不会是想把我带给什么人看吧?”若琳猜测到。
   “我们家还有谁没看过你呢?”李浩泽反问。
   “也是。”若琳嘀咕了一句,就不再猜了,把头转向窗外,出神的看着。
   正看的出神时,若琳的手机响了,这突然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拿起手机一看,是闺蜜陈雨打来的,若琳按了接听键。
   “怎么才接电话呀?等死我了。今天我没事,你陪我呗?”陈雨的声音似爆米花一样清脆。
   “我和浩泽去乡下呢,你自己玩。”若琳干脆的拒绝。
   “不行,必须带上我,我找了好几个人,都没人理我,今天就赖上你了。”陈雨不依。
   “唉,我们已经在路上了,怎么带你呀?”若琳边说边偷眼瞧了瞧浩泽,然后用手按住听键,悄声问:“陈雨要和我们一起去,带上她吗?”
   “她来干嘛呀?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呢?”浩泽抱怨着。
   “带上她吧,她是我闺蜜呢,好吧?啊?我答应喽?”若琳连声问着。
   李浩泽无奈的摇了摇头,选择了一个地方调头回去。若琳赶快在电话里叮嘱陈雨快点,陈雨在电话那头欢呼起来,连连答应着。
   等他们到了陈雨家楼下,陈雨已经在等着了。陈雨今天穿的极其简单,鹅黄色的短袖运动套装,外加一顶白色的帽子,显得青春而靓丽。年轻就是好,不管穿什么都是出色的,漂亮的。陈雨嘻嘻哈哈的钻到车上来,对李浩泽做了个鬼脸:“别嫌我这电灯炮瓦数太亮啊?我实在是无聊的很。不过谁让若琳是我闺蜜呢?你找了她,当然得带上我了。”
   “哈,这叫买一增一啊?那我可赚了。”李浩泽开着玩笑。
   “少臭美了。”陈雨呵斥他,又对若琳说,“你们家这个李浩泽可有点不老实啊,你要看紧点。”
   “没事,随他去吧。”若琳笑笑。
   “瞧我们家若琳多大度呀。”浩泽得意的笑了起来。
   “哼,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可要吃醋了。”陈雨白了他一眼,李浩泽更是得意的大笑起来。
   有了陈雨的加入,把车上的气氛弄的都活跃了起来,他们一路说说笑笑的不一会就到了乡下。李浩泽停下车子,朝村里走。虽然好久没回来了,但是村里的人大都还记得他,一路上都有人和他打着招呼,李浩泽也开心的回应着。若琳悄悄的问他:“怎么村里都是老人呢?”
   “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了,现在谁还愿意在乡下受苦呀?现在村里除了老人就是孩子,真的怪萧条的。”李浩泽感叹着。
   “是啊,那你今天预备带我们去哪里玩?”若琳好奇的问着。
   “就是呀,村里都是些老年人,你带我们和谁玩呢?”陈雨也好奇了。
   “钓鱼去,农村的小池塘里有很多鱼,尤其是那个沙光鱼,很容易就钓上来了。”李浩泽带着她们往郊外走去。
   “太好了,我喜欢,虽然我从来没钓过沙光鱼。什么是沙光鱼?我怎么没见过?”陈雨睁着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靠近了李浩泽。
   “沙光鱼就是一种头很大的鱼,你看了就知道了,我小时候很喜欢钓这种鱼,妈妈会烧鱼汤给我们喝,味道特鲜美。”他们一边说,一边走,若琳慢慢的被拉在了后面。
   若琳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不由的想着:“他们也挺般配的,不是吗?”想到这里她狠狠的摇了摇头,把这个怪想法给摇掉了,紧走几步,跟上了他们。
   到了小河边,浩泽在田里找了几根小竹竿,然后把手里的盒子打开,里面放了几根鱼线和钩子。他把鱼线和钩子在竹竿上绑好,仍然后就用尖尖的竹竿在田边潮湿的地方挖了起来。若琳和陈雨都好奇的看着他,他没有吱声,不一会就挖出了一条蚯蚓,若琳吓了一大跳,赶快跳到了路边,惊恐明显的写在眼睛里。陈雨胆子大,她蹲在浩泽旁边,不停的问这问那的,浩泽也耐心的给她解释。在挖几几条蚯蚓以后,浩泽用袋子装好它们。然后来到小河边,把蚯蚓切成几小段,然后分别穿在几根钩子上,穿好以后就递给若林和陈雨。若琳有点勉强的接了过来,陈雨则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她们按照李浩泽教的方法,把鱼钩扔到了水里,然后安静的等待起来。
   不一会陈雨就大叫起来,原来她的竿子动了两下。浩泽慌忙跑过去提起了她的竿子,只见一条七八寸的小鱼在钩子上来回的挣扎,把陈雨开心的是哇哇大叫。浩泽把鱼从钩子上拿下来,放进带来的小桶里,然后在桶里放半桶水,鱼就在桶里游来游去了。浩泽又帮陈雨的钩子上穿上蚯蚓,帮她把钩子甩进了河里。陈雨崇拜的看着他,满脸的笑意。浩泽看着她拿鱼竿的姿势不对,又去纠正她,两人靠的是那样的近,陈雨几乎是依偎在他的怀里。若琳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点酸酸的感觉。她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们,心里那份醋意却在慢慢的扩大。
   这时候若琳的鱼赶也抖动了两下,若琳连忙提起来,果然一条小沙光鱼也在钩子上挣扎。若琳没有叫浩泽,自己慢慢的把鱼嘴裂开,把钩子取出,放进了桶里。站起身来,她看看钩子上的鱼饵已经没了,再看看浩泽还和陈雨站在一起,不是帮她上鱼饵,就是帮她提竿子。若琳回过头来咬了咬牙,拣起半截蚯蚓,她看着这半条还在蠕动的小东西,心里一阵紧张。她闭了一下,狠了狠心,把蚯蚓穿在了钩子上,又把钩子甩进了河里。
   这时候浩泽跑到自己的竿子面前提起来一看,一条小鱼也没有,钩子上的鱼饵倒是被吃了个干净。他自潮的笑笑:“你们的鱼饵难道比我的鱼饵香吗?怎么我的鱼就不肯上钩呢?”
   “是你的嘴巴臭,把鱼熏跑了。”若琳似笑非笑的接了一句。
   浩泽看了她一眼,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重新上了鱼饵又钓了起来。这样下来,半天的时间他们的收获也还不少。中午就将就点吃了点面包,喝点牛奶,吃饱以后,若琳对钓鱼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她对浩泽和陈雨说了一下,就去不远的地方走了走。
   走在乡间的的小路上,若琳想起席幕蓉的那首诗《一株开花的树》不由的一阵伤感,尤其诗的最后几句,让她的心里隐隐约约的有种不安:“......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调零的心。”若琳叹了口气,把那份不安收起。现在正是初秋时节,可是田野里已经呈现了一片丰收的景象,看着不禁令人喜欢。
   太阳快落山了,他们收拾了一下回城里,收获还不错,居然钓了好几斤的沙光鱼。陈雨一路是欢声笑语,和浩泽有一搭无一搭的说个不停。若琳则安静的出奇,她一直是默默的看着窗外,仿佛不愿错过任何的风景。
   到了陈雨家,陈雨看着若琳,打趣道:“小妮子今天是怎么了?累了吗?鱼都拿回去吧,谢谢你们,我回家了。”若琳笑着和她道别,等她上楼了,浩泽才把车开走。
   李浩泽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若琳:“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没什么,有点累了。”若琳淡淡的回答。
   “不对吧?是不是生我气了?”浩泽不放心地问。
   “生你什么气?”若琳反问。
   “我就是不知道嘛!”浩泽有点莫名其妙。
   “没生气,回家吧。”若琳把头转向窗外不搭理他。
   到了家门口,若琳低声说:“你回去吧,今晚我累了,想自己睡。”
   李浩泽停好了车子,不理她径自就进了屋,他实在是纳闷,好好的生什么气嘛。
   若琳进了屋没有理他,直接进了卧室想关上房门,浩天紧跟着就进去了,她只好放弃了关门。她把自己抛在床上,用枕头捂住脸不说话。
   浩泽坐在她身边,抢过枕头,让她面对着自己:“说,到底是怎么了?”
   “没事,累了。”若琳在嗓子里哼哼。
   “不说是不是?不说我要呵你的痒了,真不说吗?”浩泽知道她是最怕痒的,于是把手举起来,作势要呵她的痒。
   若琳一惊就滚床里去了,她忍不住已经笑了起来,笑了两声又扳起了脸:“你就会这样,赖皮,哄女孩子开心。”
   浩泽听了她的话,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原因,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闹了半天,你是在吃醋呀?嫌我和陈雨的话多了?拜托,小姐,那可是你的闺蜜呀?”
   “我的闺蜜要你献什么殷勤?我自己不会招呼吗?”若琳没好气的说。
   “没想到你这么小心眼,更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嘿嘿,我保证,以后离她远远的,只理你一个人,这样行吧?”浩泽也滚到她身边,盯着她的眼睛笑。
   “谁吃醋了?少臭美了,自以为是。”若琳不好意思的笑了。
   浩泽把她揽在了怀里,温柔的说:“傻瓜,我的眼里只有你呢,相信我,嗯?”
   若琳点点头,然后把头深深的靠在他的怀里。
   (二)
   自从那天若琳为陈雨吃醋,两人闹了点不愉快以后,李浩泽再和陈雨见面,话自然就少多了,他不想惹若琳不高兴。偏偏陈雨是马大哈一个,有事没事的总是找浩泽。因为若琳和她的关系好,所以就算心里不开心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装着无所谓。
   这一天又是一个周末,若琳和浩泽宅在家里看电影,哪里都不想去。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边看电影边说话。若琳问他:“你妈妈他们知道你经常住我这里吗?会不会对我的印象不好了?”
   “不会呢,你在他们眼里是准媳妇的人选了,和我说话就关照我别欺负你,我们到底是谁欺负谁呢?”浩泽说着脸凑过来亲了她一下。
   “去你的,没个正形。我都没敢告诉我妈妈,他们一直以为我和女朋友合租的房子呢。要知道了肯定要骂我的。”若琳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骂你?他们不是对我很满意吗?”浩泽有点不理解的问。
   “我们毕竟没有结婚嘛,这样住一起算什么哦?”若琳脸有点红了,“万一以后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呢?”
   “傻丫头,想什么呢?我怎么会不要你?”浩泽把若琳搂在怀里,两人依偎着看着电影。这时候李浩泽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表情有点不自然了,“是陈雨的电话。”
   “她怎么找你了?你接呀?”若琳奇怪的问。

    浩泽接起了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情,原来她家电脑坏了,想让浩泽帮修一下。接完电话,浩泽询问似的看着若琳,征求她的意见。
   “你什么时候学会修电脑的?我怎么不知道?”若琳怀疑的问。
   “也不怎么会修,只是经常玩懂一点,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浩泽犹豫了一下说。
   “我不去了,你去吧,没事呢。”若琳赖在床上看电影,不想动。
   “那我去看看,马上就回来。”浩泽说着起床麻利的穿好衣服,就出门去了。
   若琳听到关门声,叹了口气,不无聊赖的盯着电脑发呆,看什么都觉得没了兴趣,她在心里想象着李浩泽和陈雨见面的情景,想想又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聊了,一个是自己男朋友,一个是自己的闺蜜,能有什么事呢?自己真是小心眼,不多想了,安心看电影得了。
   李浩泽发动了车子去陈雨家,想着若琳对他的情意,心里感觉很甜蜜。他一边想着若琳一边开着车,不一会就到了陈雨家。他敲了敲门,陈雨来给他开的门。李浩泽四处张望了一下,她家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别看了,我妈妈他们不在家。你看我电脑,好象中毒了,网速太慢。”陈雨说着把浩泽带到自己的房间,指着电脑对他说。
   浩泽坐在电脑面前,启动了电脑。陈雨走到他边上,就坐在浩泽的椅子扶手上,身子紧紧的靠着浩泽,也看着电脑。浩泽回头看了她一下,一时间觉得很不自在,特别当她俯下身子时,脑袋几乎就靠在他的肩上。李浩泽朝旁边移了移,陈雨也没看他,只是更紧的靠在他身边,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传了过来。李浩泽心里逐渐的升起一种反感,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感觉。他大概的看了看电脑,帮她重新装了系统,然后就起身告辞。
   陈雨也跟着站了起来:“喝点咖啡再走吧,反正你回去也没什么事。”
   “我和若琳在看电影,她在等我。”浩泽淡淡的说。
   “若琳真幸福。”陈雨嘀咕了一句,“那你回去吧,以后有事情我还会找你帮忙的,只是别拒绝我哦。”
   “好的,你是若琳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拒绝呢?我回去了。”浩泽说完就往门边走.
   陈雨站在门边,没有要让开的意思,眼睛紧紧的盯着浩泽。浩泽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能留下来陪我一会吗?请你!”陈雨有点困难的讲出这句话,她无法说出自己心里对他的欣赏,毕竟他是自己闺蜜的爱人。
   “不了,我要回去了。电脑好了,你自己玩吧。”浩泽没有考虑便拒绝了,走到了门边。
   陈雨慢慢的让在一旁,目送着他离去,心里一阵冰冷。
   李浩泽坐到车子里,想着刚才陈雨奇怪的举动,心里有点明白了,这丫头是喜欢上自己了。他以后可要把握好分寸,不然很可能会伤到她们。他摇了摇头,把这些烦恼摇到脑后,然后去街上买了麦当劳,带回去给若琳吃。
   若琳看他回来,眼睛一亮:“这么快?”
   “是啊,小毛病,没什么大问题。”浩泽避重就轻的回答,他没告诉若琳陈雨的举动,不然这两朋友肯定心里就有隔阂了。
   “她就没说什么?”若琳怀疑的问。
   “说了,让你陪她玩去,你去吗?”浩泽故意的说。
   “不去,我要陪你呢。”若琳笑嘻嘻的吃着鸡腿。
   “那还问,好了,电影看完了吗?我们重新换一部还是出去吃饭?”
   “不是有吃的了嘛,还出去吃什么呀?不够的话,等会我下面条给你吃。”若琳是待在家里就懒的动的人,难得的休息日,她才不想出去疯跑呢。
   “嗯,你最拿手的就是下面条了。不是水煮面就是青菜面,再不然就吃杂酱面,吃的我都快成面条了。”浩泽撇了撇嘴说。
   “看来意见蛮大的嘛,现在申明,今天连面条都取消了,你就喝白水。”若琳说完自顾自的啃着鸡腿。
   “哇,你是要饿死亲夫呀?不行,我可不能坐以待毙,我也来吃鸡腿了。”说完李浩泽跳到床上,捉住若琳,两人在床上闹了起来。也不管手里的鸡腿被揉碎掉了满床,也不管若琳手指上满满都是油,两人把快乐的笑声洒满整个房间。
   李浩泽自从猜到了陈雨的心思以后,就开始格外的注意起来,只要有陈雨的场合,他都尽量的不去。时间长了,若琳都感到奇怪,她不明白浩泽最近怎么单位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多,不明白他陪自己参加朋友的聚会次数越来越少。时间长了,若琳难免心生怨气,问浩泽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若琳只好把疑问装在心里,所以两人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心里都憋着话,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发泄出来。
   若琳和陈雨几个女孩子相处的不错,隔段时间都会在一起吃个饭,或者去KTV疯狂一下。每次大家都会带上男朋友来秀一下,以前浩泽也是每次必到,可最近他连续推了好几次了。若琳看着那些女孩子都依偎在男朋友的怀里唱着歌,心里不禁有一种深深的失落。这时候陈雨坐到了她身边,轻描淡写的问:“你那位可是好久不见了,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他加班呢。”若琳掩饰着。
   “不能换个理由吗?怎么每次都一样?”陈雨盯着若琳,“你们还好吧?”
   “很好啊,我们能有什么?”若琳若无其事的说,“来,我们唱歌吧,那首《心要痛到什么时候》怎么样?”
   “就唱《藕断丝连》吧,我比较拿手。”陈雨说着拿过麦克就唱起来。
   若琳听着她那伤感淳厚的嗓音,心越发的冰冷。
   等聚会结束,若琳回到家里,看见浩泽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禁冷冷的问:“你不是加班吗?怎么在家了?”
   “工作做完了,怎么样?玩的还开心吧?”李浩泽笑嘻嘻的问。
   “开心你个头,人家都是两口子一起去,只有我,每次都是一个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两分了呢。”若琳越想越委屈,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怎么就哭了呢?我不是忙嘛。再说那个陈雨不是也一个人吗?我不去你正好和她做伴了,我一去她不是更尴尬呀?就她一人单着。”
   “你说的也是,是要想办法帮她物色一个男朋友,不然她也怪难为情的。”若琳想到这里擦了擦眼泪,扭过头又问浩泽,“你们同事有优秀的吗?给介绍一下。”
   “嗯,我上班时给问问,看看有谁单着。”浩泽说着给若琳削了个苹果,两人又依偎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
   (三)
   若琳这一天下班早,她想起李浩泽老是抱怨她天天煮面条,于是也去菜市场看看,准备晚餐改变一下,换换口味。她到菜场,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怎么也想不到做什么菜好。没办法,她想起妈妈以前经常会炒芹菜肉丝,于是她就买了点肉丝和芹菜。路过豆腐摊位,看他们还有现成的麻婆豆腐汤料,这个倒省事,不用费心放作料,于是若琳又买了点豆腐。两个菜也应该够两人吃的了吧?她想了想又买点青菜蘑菇,烧个汤就差不多了。买完菜回家,她就系上围裙开始忙做饭了。她先把米饭做好,然后开始洗菜,等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炒菜时才发现自己还是不太明白到底该先放什么,后炒什么。没办法,她只好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一边教她一边跟着做,等浩泽下班回来,她已经把菜和汤都做好放桌子上了。
   李浩泽看着香喷喷的菜和饭,不由的睁大了眼睛,把若琳一把抱了起来,在屋里面转了一大圈,不住的夸奖着:“宝贝,你太厉害了,你不是不会做,只是不想轻易的露一手给我看,是吧?是存心想给我个惊喜吗?”
   “不就是做个饭嘛,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喜欢吃的话,以后我天天给你做。”若琳大方的说。
   李浩泽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就开始大吃起来,真的好似挨了不少天饿一样。
   “你慢点吃,别噎着。”若琳给他盛了一碗汤,也坐下来吃饭。边吃饭边问:“我让你给陈雨介绍男朋友的呢?忘记了吧?”
   “没忘,我们单位好几个男孩子没有女朋友呢,我选了一个条件好的,这个星期六见一下吧。”浩泽的嘴巴塞的满满的,口齿不清的说。
   “好啊,我等会就给她打电话,这个星期六去见面。在哪里呢?去哪个饭店吧,下午去正好一起聊聊,然后吃个饭,这样也好多点时间相处。”
   “嗯,要不我在‘明珠酒店’定个包间吧,你等会告诉她地址,我明天先把同事带过去,你和她稍微迟点也行。”李浩泽说。
   “好的,我吃完饭就给她打电话。”若琳说着又给浩泽的碗里添了点饭,浩泽一边吃一边夸个不停,若琳得意的不得了。
   等到了周末,李浩泽就先去了酒店。若琳在家收拾了一下,又给陈雨打电话确认一下,得知她已经去了酒店,她也就拿件外套往酒店走去。等到了酒店,她问了问前台,浩泽定的包间号,于是就一路找了过去,到了包间门口,她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陈雨的说话声,她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听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就这么急于想把我推出去吗?”陈雨口气里有抱怨。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我们这个同事人不错,等会来了你看看,不合适我们再给你介绍。”浩泽有点勉强的说。
   “我不要,我不信你不懂我的心,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若琳听不下去了,她愣了一下,轻轻的推开了门,她看见陈雨正和浩泽拥抱在一起。若琳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房间里那对相拥的人。她的头轰的一下都要炸开了,她尖叫了一声,回头就跑走了。浩泽死命的推开了陈雨,追了出去。陈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若琳在街上狂奔着,泪不知道何时早就爬了满脸。她无法相信刚才自己看见的情景,一个是自己的爱人,一个是自己的闺蜜,都是自己最信任最在意的人,可是却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亏的自己还对他们那么好,那么上心,可是两人早就在背后搞到一起了。难怪两人见面都会有点不自在,难怪公开场合两人都不一起露面,原来是这样。自己还像傻瓜似的被蒙在鼓里,还热心的为她介绍男朋友,自己真的是痴呆。若琳狠狠的锤了自己的头一下,跑不下去了,她蹲在了路边,望着路上的车水马龙,她的心痛的揪成了一团。
   若琳没有回家,只是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着。她有一个坏毛病,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会一直在路上走,如行尸走肉一样,没有思想,没有目的,就这么走着,一直走到累的走不动了,才会停留在她最想去的地方。浩泽没有找到她,所以就她一人在大街上走啊走。走到傍晚,走到天黑,走到半夜,当她实在走不动时,靠着一个门停了下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整个人都昏掉了,崩溃了。只是依稀记得门好象立即就开了,还依稀记得有人叫了她一句,然后这个人把她抱了起来,往屋里走去。她好象嘴里在嘀咕着什么,但是没有人回答她,她也懒的挣扎,就这么昏昏的被放在床上睡着了。
   这一睡睡的够久了,等若琳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而坐在她身边的依然是李浩泽,他正用他那对熬的通红的眼睛看着若琳,眼里明显的写着心痛。若琳立刻的就把头转了过去,给自己两分钟的时间清醒一下。
   原来在自己最疲惫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最先想到的还是他,最想去的地方还是那个家。天,这是什么怪毛病啊,必须要改掉,从现在开始就要改掉,一定要学会适应没有他的日子,所以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要他离开。想到这里,若琳一下子坐了起来,动作猛的吓了他一跳。他紧张的看着若琳,不住的问:“你还好吗?再睡一会好吗?我这就做吃的给你。”
   “我不饿,看见你就倒足了胃口,你明白吗?”若琳恨恨的说着,“你走,我不要再看见你。”
   “你太累了,我留下来照顾你,还要给你解释一下。”浩泽有点低声下气的说。
   若琳没有讲话,从床上起来她就开始沉默着,什么都不想说了。她的沉默也让他跟着无语起来,前前后后的就这么跟着她转。而若琳,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既然他不走,那么只有自己走了。这只不过是租来的房子,要收拾的只是自己的物品而已。浩泽想拦住她,可是看她那双仇恨的眼睛,他也无法解释。若琳找了几个包,把自己的东西一一的装进去。一年半了,两人相处有一年半了。没想到一年半的时间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东西,也没想到一年半的感情居然只换来这么多东西。若琳一边苦笑着,一边慢慢的收拾着。
   若琳的不言不语不哭不笑让他担忧着,他试图解释着昨天的事情:“若琳,别怪我,昨天真不是你想象的样子,我和她没有什么,真的,真的没什么,你要相信我,知道吗?”
   若琳不理会,她的眼睛里是揉不下沙子的人。她不会允许他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背叛。自己对他的全心全意换来的却是他和自己的闺蜜搅和在了一起。换做任何人或许她都能原谅,惟独是陈雨就不可以。若琳想起昨天看到的景象心里就隐隐作痛。
   “若琳,给我解释的机会好吗?你知道陈雨她……”浩泽试着安慰若琳。
   “不要提她。”若琳大叫着,“你知道吗?当你把我的心撕成碎片时,不要尝试着去缝补,要知道每次的缝补也是针扎般的痛啊!”若琳伤心的哭了。
   “好,不提她,是我错了,我不为自己解释什么,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你难道一点都不珍惜我们曾经美好的过去吗?”浩泽的低声下气让若琳第一次抬头正眼去看他。

    “浩泽,你没有错,只是我们不合适了。没有陈雨,可能还会有夏雨张雨的,所以你不用再说了,我的心经不起这一次一次的痛。”若琳继续的收拾着。
   “这些照片我要拿着,因为这是这一年多以来最美好的回忆。”若琳暗暗的在心里想着,一边装着若无其事的把它塞进包里,这些衣服把包都装满了,那这些小礼物呢?就不要了吗?还有这些书啊,还有这几大本的日记,记载的都是这些日子最甜蜜的事情,自己能丢下吗?可是不丢下又怎么带走啊?若琳犯愁的望着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让她依依不舍,这是他第一次送自己的水晶项链,透明的,挂在脖子上就有一种清凉的感觉。这是他给自己做的风筝,还有这是他送给自己的耳丁……看着这一切,若琳的心又是一阵一阵的痛,她手里握着那串项链,怎么也舍不得放手。
   若琳一直记得那一次,他们才刚刚认识不久。那天他约自己去公园走走,当走到很暗的树荫下时,他停下了脚步,然后神秘的让我自己闭上眼睛。若琳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只有睫毛还在那里不安的抖动着,不一会她就感觉手心里一阵清凉。若琳急忙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这串项链,真的很美。而更让若琳动心是他的一番话:“若琳,我现在还没有什么钱,没有能力送你贵重的礼物,等我有了钱,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幸福最美的女人。”若琳陶醉了,紧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这一年多以来,浩泽也实现了他的承诺,为自己买了一样又一样的礼物,价格一样比一样贵。但是带给若琳的感觉,还是没有这串水晶项链来的珍贵。所以若琳把水晶项链也放进了包里,而把脖子上的钻石项链给取了下来放在桌子上。
   这些年若琳最大的爱好就是买书和写日记,现在收拾的这些书又怎么办呢?还有这两大本的日记。一年半了,所以的喜怒哀乐上面都有记载。若琳随意的翻阅着:
   “2011年7月18日,多云转雨。
   外面要下雨了,好阴暗好沉闷啊。我上班的地方居然连空调都没有,这样的天气,真是到了挥汗如雨的地步了。虽然我们上班不用做多少事情,但是这样的天气即使在空调间恐怕也闷的要死吧?
   我不无聊奈的盯着时钟,看着它一格一格的走,心里越来越焦急,这一阵我最想做的事就是跑到时钟面前,把它的时针和分针一下子就转到5:30上,这样我们就可以走了。可是想想可以,做却不敢的,所以还是很恼火的盯着时钟在那里一格一格空洞的走。
   这时,我感觉到窗外有个人影一闪,我不禁抬头看过去,原来是浩泽来了,他看到下雨,就来接我了。看着他阳光般的笑,我心里的隐晦居然一扫而光,顿时就灿烂起来,而时钟也那么听话的直接就指在5:30上,哇,真是幸福的不得了。”
   看完这篇若琳苦笑了一下,如今呢?他的伞又该为谁遮雨呢?陈雨吗?想起陈雨,若琳就无法忘记昨天发生的那一幕。陈雨怎么会喜欢浩泽呢?虽然自己早就看出他们有点不对头,但是也实在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的胆大妄为。算了,不提这些了。若琳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妥当,却为如何带走发了愁。她不想把自己的东西落下一样在这个地方,她要带走一切,包括自己对他的感情。
   正当若琳发愁的时候,她听到窗外一阵喊声:“有破烂废铁拿来卖啊,有旧报纸旧书拿来卖啊!”听到这喊声,若琳一阵兴奋,赶快打开窗户喊他上来。李浩泽试图阻挠,但是若琳没有理他。等收废品的上来,若琳问他旧书多少钱一斤。他回答:“三毛。”“三毛,这么多日子的记忆只值三毛钱,你听见了吗?”若琳面向浩泽,留下了一个最凄惨的微笑给他。就把那些记忆统统的送给了收废品的老头。老头仔细的称了称:“一共14斤,四块两毛钱,我把这些废东西也拿走,给你五元钱,你看怎么样?”老头讨好似的看着若琳。
   “好的,这些全给你,你都拿去吧。”若琳把零碎东西一股脑的都塞在老头的口袋里,然后手里捏着五块钱,提着一包衣服轻松的走了,再也没看浩泽一眼。
   (四)
   若琳提着包走在大街上,左右的看看,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好象没有一个地方是自己的容身之处。一天没有吃饭,加上昨晚走了那么多路,所以她实在是疲惫极了,此刻的她只想找个地方让自己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于是若琳提包就往附近的一个宾馆走去,她给自己开了一个房间,顺便在楼下买了一盒大碗面,就去了房间。浩泽远远的跟着她,见她到了房间才放心的离开。
   李浩泽独自走在路上,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她怎么就说着说着扑进自己怀里的?而且正好是若琳进来的时候,哪有这么巧的事呢?浩泽想的头都疼。自己和陈雨本来就没什么,怎么就闹了这么大的误会呀?想着若琳独自住在宾馆里,浩泽真是心疼。可是在她气头上,自己说什么也是没用的,还是给她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冷静一下再说吧。浩泽正想着这些事情时,电话响了,他拿过来一看,是陈雨打来的。他接通了电话,没好气的说:“你还想干什么呀?我们现在分了,你满意了吧?”
   “我也没想到这些嘛,谁知道若琳那时候就到了呢?我们见个面吧,商量一下看怎么消除若琳的误会。不然这样吧,我去给若琳解释一下,你觉得怎么样?”陈雨在电话里一连串的说。
   “你拉倒吧,你认为若琳还会见你吗?我也不要见你了,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别再和我联系了。”浩泽说着挂了电话,陈雨还是不死心,一遍一遍的拨打着他的电话。浩泽实在拗不过她,就来到她定好的咖啡馆里。
   “你到底要干嘛?”李浩泽屁股还没坐稳就问陈雨。
   “看你着急的,我不是心里过意不去嘛,想向你解释一下。”陈雨娇笑道。
   “你怎么能这样呀?你和若琳可是好朋友,以后你们还怎么相处?”浩泽气得责问她。
   “我也是情不自禁嘛,浩泽,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和若琳真分了,我们会有机会吗?”
   “我姓李,别忘记了。即使没有若琳,我和你也是不可能的。你别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了,以后也别再叫我出来,你好自为之吧。”浩泽说着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陈雨看着他的背影,那么决绝的离去,她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即使没有若琳,自己也走不进他的世界。可是自己的一相情愿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既伤害了他们两个,也让自己在朋友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陈雨想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心里也有矛盾,也有委屈呀?自己也不过是爱他,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可是自己没有错谁又有错呢?谁让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呢?
   陈雨的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她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勇气面对若琳,毕竟自己严重的伤害了她。想到这里,陈雨拿出手机给若琳发条短信,告诉若琳事情的经过。说都是自己的一相情愿,说浩泽是无辜的,让若琳再给浩泽一个机会。若琳不一会就回了一个信息:“你以为你是谁?犯得着我生气吗?”陈雨看着信息,眼泪又流了下来,她知道若琳是真的被伤到了,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已经再也没有机会做若琳的闺蜜了。
   若琳独自在宾馆里泡了碗面吃,然后洗个澡想好好的睡一觉。这时候偏偏陈雨又发了条短信来,让她不禁又想起这些伤心的事情,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和浩泽相处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来回的播放。若琳承认自己是太在意他了,不然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他真的不应该和陈雨这样的,他们这样把自己置于何地呢?自己以后还怎么去面对这些人?若琳想起自己以前看见他们在一起,心里就不得劲,原来是早有预感。如果陈雨喜欢浩泽,这也有情可原,浩泽毕竟是优秀的,可是浩泽不应该呀?怎么一边和自己恋爱,一边和自己的闺蜜搅和呢?这还叫人啊?就算到死也不原谅他。若琳暗暗的下着决心,这样想着,心不禁又痛了起来。
   正在若琳胡思乱想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若琳好奇的打开门去看一下。只见浩泽手里拿着一束花,被几个保安推推嚷嚷的要赶下楼去。浩泽看见若琳,连忙求救似的叫了起来:“若琳,快给我证明一下,我不是坏人呢。”
   保安看见若琳出来,他们就停了下来,指着浩泽对若琳说:“这人在你门前鬼鬼祟祟半天了,我们怕影响到您的安全,只好让他离开。”
   若琳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对保安说:“不好意思,他是我的朋友,不是坏人,他来找我的。”
   保安一听就放开了浩泽,转身下楼去了。浩泽喜出望外的跟在若琳后面走进房间,把花递给若琳,花被保安推来推去的都变了形了。
   若琳没有接花,也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在床上躺了下来,就当他没有存在似的。
   “若琳,请你原谅我,我和陈雨真的没事。她喜欢我,这也不是我的错,是不是?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扑进我的怀里。你要相信我呀!”浩泽走近床边,在若琳身边坐了下来。
   “你一直就知道她喜欢你吗?”若琳低声问。
   “是的,所以我才躲着她呀,你看你们的聚会我不是一定都不去吗?”
   “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若琳转过身来看着浩泽,眼里还有晶莹的泪珠。
   “我不是怕影响你们的友谊呀?要知道处个好朋友不容易呢,何况你们还是闺蜜。”浩泽叹了口气。
   “去它的闺蜜,闺蜜再重要能赶上你重要吗?”若琳的声音又沉痛起来。
   浩泽盯着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琳这是什么意思?是原谅了自己吗?浩泽激动的闭了一下眼睛,一把搂过若琳,把她的头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怀,嘴巴贴着她的耳朵,喃喃的说:“谢谢你宝贝,你不知道此刻我有多狂喜。你不知道这一天一夜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一直在心里想,如果失去你,我不如死掉算了。”
   若琳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嘴巴,眼睛哭的红红的,哽咽着说:“我也这样想,虽然嘴上说要离开你,可是真的离开了,心却是那样的痛。你不知道,这两天我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真的离开你的话,以后我的日子可能就会天天活在缺憾里,会生不如死,从此再也不会有快乐了。”
   浩泽的眼睛火热的盯着她,还有什么话比这段话更动人?他捧起若琳的脸,心痛的吻在她那双红钟的眼睛上。吸吮掉那眼角的泪花,又辗转的吻向她的唇,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激情,那样的喜悦。而若琳紧紧的环抱着他的腰,也献上自己全部的热情,全心全意的奉献着自己。
   窗外的乌云散去,太阳露出了久违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