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一个秋日的午后,我走进了位于大连沙河口区中山公园联合路卫生服务中心,推开了结石治疗专家、退役军人石磊主任的诊室。一进门,我就被一面墙上那层层叠叠的锦旗所吸引:“医者仁心、解我病痛”;“医术高明、神针驱顽石”;“神针治百病、妙术医千疾”,整整覆盖了一面墙。

        我相信,每面锦旗的后面都有一个温暖的故事。

        下午的患者不多,给我的采访提供了方便。说明来意,石主任和爱人热情地迎上前来,为我倒了杯茶水,在秋日暖暖的阳光下,我们开始一边喝茶一边听他讲述从医多年的那些往事。

        “石主任,我看您这墙上的锦旗真不少,这一定是您治愈好的患者送来的吧。这么多年,您有没有给您印象深刻的患者?”我问。

        “哦,这些锦旗都是这两年的,过去在警备区医院干了30年,很多患者病愈了送来锦旗等作为感谢,我都把它们留下来了。这些年,我治疗的患者太多了,要说印象深刻我倒有几个。记得去年有位女患者找到我说,自己的丈夫患癌症,女儿又出了车祸,家里没钱给她手术。自己的胆结石又很严重。我得知情况,免费给她治疗,直到病愈。她感激得想登报纸表扬我,但我知道登报纸也需要钱啊,她哪有钱,所以被我谢绝了。其实像这样免费或减免费用的事还有很多。我觉得,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只要在自己承受范围内的,我都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

        说着他指着一面锦旗上的名字告诉我,这位是社区旁边的小卖铺老板送的。原来,年初的时候,这位患者脸色蜡黄,检查是胆结石,不想手术,找到他,又半信半疑,石主任不出一周就治好了她的疾病,她为了表达谢意,特送来“医者仁心,妙手回春”的锦旗。

1540648303115815.jpg

        “我经营的诊室不是商业模式,靠的是治疗效果和患者的口口相传。我主张医者治病救人,不能为了谋利采用各种手段宣传让患者买单。这么多年,我始终把实惠让给老百姓,让老百姓能在中医的治疗中解除病痛,避免患者因西医手术治疗引发并发症,减少患者的痛苦和经济负担,同时积极弘扬祖国的中医文化。”

        “石主任,您这名字里有四个石头,从事的职业又是治疗结石的,好像命中注定您这辈子要跟石头打交道似的,想听您讲讲自己与石头的这份不解之缘,说说您的从医经历吧。”

        “那是1985年,大连警备区医院领导得知我们有祖传的、独特的治疗胆结石、肾结石的中医技术方法,就邀请我和爱人开设一个肝胆结石专科门诊。从此我就开始了真正的行医生涯。那之前,我曾师从军医学院的针灸专家张信老师,经过两年多的勤学苦练,我渐渐地掌握了针灸的手法和中医学理论。之后,我边学边干,并在传统治疗方法的基础上,把家里祖传的针灸治疗方法与传统的中医经络学理论、临床病例相结合,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经验之后,在原有治疗手法的基础上发现新的更有效的治疗方法。就这样,无数个被病痛折磨的患者带着疾病来,解除病痛走,这让我十分欣慰。你看,我这里有当年一些患者经过治疗后,从体内排出的胆结石和肾结石。”说着,他带我来到了门口的一个大的玻璃展柜前。

       我这才发现柜子的每个玻璃瓶里都收集了很多各式形态的“石头”,这些石头有的直径两三毫米,有的却大到10多毫米。我惊讶地问:“这么大的石头真的能被人体自行排出吗?您是怎么让它们从胆管、输尿管那么狭小的管道里排出来的?这要是用西医手法,一定会通过手术切掉患处或者干脆利用激光把石头打碎在刺激排出体外。您那根小小的针就可以解决掉这么大的石头,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石主任见我怀疑,就笑着说:“其实,很多来我这治疗的患者也怀疑过,我从来不会对患者说我百分百把握把他们治好,我只用效果说话。这些年,输尿管和胆总管十毫米以下治愈率达60%以上。胆结石和肾结石的患者80%都可以用中医这种方法治愈的。”

        “百分之八十,也是很厉害的一个治愈率了。”我说。

        他说:“这就是中医的神奇之处啊,你过来看。”随后他又带我来到一个大的展板前,给我讲中医治病的机理和西医治疗的一些问题。

        听了他的讲述,我才知道,原来胆囊在急诊外科手术中,是仅次于阑尾炎排在第二位的急诊手术。很多西医采用抗菌消炎、输液,止痛药维持的方法治疗,患者不但无法治愈还因为长期服药而背负沉重的医药负担,对身体产生副作用。而手术治疗的方法,既存在后遗症又需付出高昂的治疗费用。

       祖国的中医,作为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它是通过五千年文明史和劳动人民在长期生活中与各种疾病作斗争而总结出来的,它主张标本兼治。如果说中医针灸学是中医杏林中璀璨的奇葩,那么耳针疗法则是其中一朵开放得最独特的花。人体的十二条经络上行于耳空穴,内如倒置的胎儿相对位置中,暗藏奥秘经验。而石主任的耳针疗法就是在特定的井穴,对症配伍,用耳针强化不断刺激,消炎利胆,提高恢复胆的收缩功能,从而达到扩张胆道止痛排石的神奇效果。可以说,耳针疗法开创了治疗结石病的先河。

        在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我发现一个简介这样写道:石磊医师、党莉医师治疗结石病30多年,受益者不计其数,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技艺深受群众的信任和赞赏。人们口碑相传,神奇的治疗效果,也备受国际医疗界的称赞,在1996年,中国中医耳针协会主办的第一届国际重要成果学术交流会上,赢得优秀论文奖和国际中医治疗优秀成果奖。他们还曾接受过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记者采访和连续报道。

1540648267115088.jpg

        “石主任,您取得过这么多的成绩,却依然如此谦虚,真是了不起。”

        “其实,我就是平凡的人,没有想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也不喜欢出名。我的父母都是军人,我从小出生在军人世家,所以我自然有了军人的血统。75年退役后,到了空十六军工厂,做过一段时间的机械师。改革开放后,为了不给国家增加就业负担,我下过海,经过商,直到遇见了自己的爱人——出身于中医世家的刘莎,我一下子就认定了,自己要做一名医生。因为我崇尚一句话叫‘肝胆相照、大爱无疆’。我觉得做医生这个职业有意义,它能最直接的服务于老百姓、服务于人民。我们医生与老百姓有一种肝胆相照的关系。同时,医生嘛,就是要大爱无疆,用这份大爱为社会为人民做点事情,自己也觉得很快乐。”说着话,石主任的爱人面带微笑从治疗室里走出来,一边为我的茶杯蓄水一边说:“我们家老石啊,他不善言辞,其实他这么多年,做了很多好事。但选择从医,还是源于他身上有一种军人的担当,骨子里有一种为他人服务的善良和情怀。”老伴说得石主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把目光望向桌上的文件袋,那个文件袋上面写着——电影《刘英俊》创作座谈会。

1540648164124452.jpg

        “石主任,您认识刘英俊?”我问。

        “我和刘英俊是一个连的,我们连都以刘英俊为骄傲,为榜样。刘英俊,你可能不太了解他,他做好事自己从来没有记录过,很多人也不知道,他的事迹都是在他死后才被他身边的战友颂扬出来的。因为他的那种善良和助人为乐的品质是源于骨子里的,是出于一种本能和自觉。所以我们的这个连,也继承了刘英俊的优良作风。做好事不留名,不宣传,也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在刘英俊精神鼓舞下,我也参加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明年是参战五十周年,战友们准备自返珍宝岛。比如,每年我们连的这些退役老兵都会自发地组织起来,去条件最艰苦最贫穷的地区慰问那些退伍后需要关怀的老兵。我今年64了,我们连的大部分退伍军人年龄也都很大了,也快走不动了,所以今年是最后一次走访慰问他们了。”说着,他把目光转向窗台上那几株花开得正旺的绿植,仿佛陷入了遥远的沉思。

        从他的目光中,我仿佛读懂了他的心......虽然他已年逾花甲,但他永远是一个不褪色的老兵,他的诊所就是他的新战场,他愿意用自己的医术让更多的人恢复健康。他一定希望人的生命能像这盛开的植物一样,永远不老。倘若如此,他就能重返青春,和战友们一起,去看望需要关怀的老兵,为更多的人治病,再谱写一曲壮丽的人生乐章。

        采访结束了,我久久不能忘记那些锦旗和石主任说的那些话,感动于石主任的善良和大爱。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位医者的高尚情怀,对社会的一种担当。正像他说的,“肝胆相照,大爱无疆”。他潜心专研,在肝胆结石领域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绩,但并没有以此作为赚钱发财的手段,而是默默无闻地为人民奉献着大爱。我想,这亦是对刘英俊精神的一种传承和发扬吧。

        据不完全统计,石主任从医30多年来,接诊的患者大约为50多万人次,治疗有效率为90%以上(由于每个人胆收缩功能不可能恢复到最初状态,所以排不干净,但是不痛,都能正常饮食;如以不痛为标准,耳针治疗效果可达到95%),全部排出的治愈率为20%;近300面锦旗,是患者对他的最高褒奖。

       这就是我们的石磊主任,一个“注定”要跟“石头”较劲的结石治疗专家,他所开创的耳针疗法正在为许许多多结石病人解除病痛、带来健康的希望。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更愿意称他为“生命卫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