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婴,临汾市翼城县南梁镇程公村人。

  程婴的职业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是个医生,但是在春秋时期,医生是有官职的,程婴官居郎中,郎中的官职当时仅在六卿之下,地位可以说相当的高。

  他是晋国的一个官员,也是山西古代的名医,然而命运赋予他最深刻的,可能是他是赵朔的朋友,生死之交。

  当年,屠岸贾与赵朔的父亲赵盾同朝为官,但是互相敌对,赵盾死后,屠岸贾杀了赵盾全家。当时作为赵朔生死之交的程婴本也想与赵朔同生共死,但是他做了比死能义薄云天的事。他决定要保存赵氏一族的香火。在赵盾的门客公孙杵臼的逼问下,程婴吐露出这样的心迹。

  当时赵朔的妻子是晋国公主,她藏在宫中把孩子出生之后,屠岸贾立刻就派人搜查,但是公主将孩子藏在裤裆中,躲过了第一次搜查。可是之后又该怎么办呢?

  公孙杵臼问程婴:“死,和扶立孤儿,哪个难?”程婴说:“扶立孤儿难”。于是,他们找个刚出生的孩子冒充赵氏遗孤藏在山中,由公孙杵臼带着,程婴去举报,只要公孙杵臼为保护孤儿战死,那么屠岸贾就一定会相信这个冒充的赵氏遗孤是真的。而程婴就可以安全的把真正的赵氏遗孤养大。一个为忠而死,一个为义而生。

  屠岸贾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他坚信这个被程婴告发,被公孙杵臼拼死保护的婴儿是真的赵氏遗孤。

  公孙杵臼光荣的死了,程婴虽然活着,但是却比死艰难百倍,因为对程婴这样士可杀不可辱的忠义之士来说,背负卖友求荣的骂名活着,比死痛苦一万倍。

  屠岸贾解决掉心头之患后,自然放松了警惕。程婴借行医之际将赵朔的遗孤赵武平安的带出宫门。但是背负骂名的程婴在都城已经呆不下了,而且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孩子也让人起疑,所以他带着赵武到山中隐居,他们隐居的小山因为程婴把赵武藏在这所以后来被称为安儿坡,距太平县(今临汾市襄汾县汾城镇)志记载:明崇祯三年筑堡,西北有山曰“安儿坡”。今太常庄是程婴养育赵氏孤儿藏匿处,藏孤洞遗址尚存。

  程婴一面教导赵武长大成人,一面行医谋生,当地流传有很多程婴医术的传说。

  后来在韩厥的努力下,晋景公召回了赵武,恢复了赵氏的封地。在赵武20岁举行冠礼,成年之后,程婴向赵武表示:你爸爸赵朔死的时候,自己没有死,你伯伯公孙杵臼死的时候自己没有死,现在你长大成人,我终于可以无牵无挂的去见他们了。赵武是程婴一手带大的,对赵武来说程婴比亲爸还亲,当然百般恳求程婴不要死。但是程婴为表示自己活到现在是为了忠义,而不是苟且偷生,坚决的自刎了。

  虽然程婴自刎现在看来有些迂腐,但是他高尚的精神被称颂至今。

  现在临汾市襄汾县汾城镇内有一村,与程婴故里程公村同名,村内有程婴的墓和祠堂(祠堂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毁),我们仍可以从程婴的墓碑上看到后世对他的传颂。

  仅希望此文能让更多热爱故乡的人对临汾有多一份的了解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