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行五人到山西的主要目的是游绵山, 到张壁古堡纯属机缘巧合,从大槐树寻根祭祖园出来,已是下午两点多了,王哥主张到壶口看瀑布,可打开导航一看,到六点才能到,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赶往绵山附近,以方便第二天的绵山之行。小杨百度一下,绵山脚下竟有一从没听说过的4A景区,这便是不次于北京故宫的山西介休市的张壁古堡了。

       我们驱车前往,又沿绵山山脚向北,于下午5点赶到张壁。买票进入景区,一进门便是关帝庙,从关帝庙的院落一角登上城墙,城墙上建有两层的魁星楼,登上魁星楼远望古堡,张壁村三面环沟,一面靠山,堡之四周又环以高大厚实的夯土墙,墙外或沟壑纵横,或悬崖峭壁,远远望去,就像伫立在孤岛上的一座古老城堡。堡内中间一条由红石砌就的S型街道,自南门直通北门,道两旁青砖灰瓦的古民居与金碧辉煌的庙宇相间,使这座古堡增添了浓郁的神秘色彩。

      从城墙上的台阶可以下到一个小院,里面有可汗庙及财神庙,还有一个给神唱戏的戏台。出乎意料的是,在可汗王祠的一处非常不起眼的厢房里竟然是暗藏春秋秋——厢房,竟有开辟出来的古地道入口,从这个地道口进去就进了一个令你今生都无法忘记的"地道战"。整个地道宛若迷宫,呈立体三层分布,总长一万多米,地道内各种军事设施齐全,四通八达,走向复杂,稍不小心就会迷失其中。沿地道一号线前行,沿途可以看到指挥所,陷阱,马厩,水井,粮仓,通风口等各种没施,攻防兼备,进退有据,地道出口或隐于山崖峭壁,或与数十处民宅巧妙勾连,机关密布,诡迷奇绝,堪称中国古代军事防御工程的经典之作。

       走在地道里,就像穿越了时空来到一个遥远陌生的迷宫里。在最深一层,距离地面有20米左右的高度,通过正上方开凿的天井,仰望头顶能看见一方透着天光的小洞,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真实版的地心历险记。这个小洞便是一个通气孔,从外面看是一个人家的烟囱,如此高规格的军事系统,着实很令人惊叹。

        一个藏在深山区的小村庄,为什么会惊现蜿蜒曲折、密如蛛网的地下暗道呢?这里究竟藏着怎么的秘密呢?

        二十多年前,一个村民在自家挖地窖时意外打通了一个地道口,在纺织厂工作的张壁人郑广根听说后,立刻回乡对古地道进行了考察,整个地机关遍布,处处涉险,形成了集攻、防、退、藏.、逃为一体的军事要塞。关于古地道的记载,在史料中却无一笔一墨,是什么原因让它消失于史册,在当年的地道中究竟生过怎样的故事呢?

1540426728118393_meitu_2.jpg

        如此庞大而又复杂的地下工程,绝非民财民力所及,一定是军事需要、对外保密的战略设施。郑广根咨询相关专家,想从史书中找到蛛丝马迹,可一无所获,他便想到自己去寻找古老建筑和器物,依据堡内有刘武周和尉迟敬德之像考证,一般认为是在唐武德三年(619年)开始建造,当地村民又告诉他,城外有一座古塔,叫秦王塔,秦王是唐太宗李世民称帝前的封号,这些地道的建筑时间莫非真是群雄纷争的隋唐时间?

       介休这地方,地理位置特殊,是兵家必争之地,发生过好多次战争,规模最大的战争是隋末的度索原、雀鼠谷大战,打了整整一年,涉及到介休半个县的地方,双方的兵力达到几十万人。隋朝末年有一个叫刘武周的地方割据势力,曾经占据了山西全境,自立为王,曾经打败过唐军,为此唐武德三年,李世民率领数十万大军,在介休与绵山之间的雀鼠谷展开殊死大战。据史书记载,这一战是刘李大战的决定性一仗。雀鼠谷是一个险要山谷,距张壁村不到四十里,与之直接对阵的是刘武周的妹夫宋金刚。据介休县志记载,这场战役,宋金刚惨败,落荒而逃,唐军乘胜追击,势如破竹,宋金刚逃跑之后,李世民紧追不舍,史书载,宋逃到张南这个地方就不知去向了,据史学专家分析,张南很可能就是张壁,宋金刚到了这个地方很可能钻入地道逃跑了。经过一年的考证,史志专家将目光停留在隋末唐初这段历史上,李与刘的斗争为张壁的明堡暗道找到一个有份量的答案,绵山有距今巳有1400年历史的唐营,也间接证明这一观点。但天下一统毕竟是历史的大趋势,刘武周的部队已经惨败给李世民,或许这一暗道没有发挥其军事作用,只是成为他们逃跑的通路罢了,因此没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一地道的秘密,它被永远尘封在历史的迷雾中,如今人们都接受了张壁是刘武周修建的据点的观点。

1540426803726247_meitu_3.jpg

        我们沿着地道继续向前,走到了地道的一个著名景点一一将军窑,它是三个通向外面的出口之一,用石头围成阳台状,可观风景,但不是真正的出口,我们只得返回去按标识去走,这便是地道二号线路,沿二号线倾斜向上的路,便到西边的出口,出口隐蔽在一家窑洞里,有一小院,院外便是万丈深渊。

       从小院拾级而上,我们便到了古堡的地上建筑张壁村了。张壁向来有“明堡暗道一盏灯”的说法。张壁并非传统居住意义上的古村落,明堡暗道的形成诠释了战争给当地带来了走向全盛时期的机遇。张壁整个村子遵循古代星象理念,按照阴阳五行来建造,地面布局与天上二十八星宿相对应,南门对应的为张宿,北门为壁宿,这便是张壁村名的由来,因此张壁有“中国星象第一村"之称。张壁是一个很讲风水的村子,整个村子为子午坐向,构造与龙有关。南堡门为龙首,门下向南铺设九道竖向红条石路,象征龙须,北门为龙尾,中间由红石砌就的约300米长5米宽象征龙身的街道相连,这便是著名的龙脊街,整条街呈S型走向,将古堡一分为二,又恰似阴阳太极的子午线,中间三条用红砂石竖铺的代表龙的脊梁,两边用红砂石横铺的代表龙的鳞片,龙首则雕刻在南门之上。古老的街道和两涝池,构成一幅先天的“太极图″,建有巷门次巷门的店铺与古树与壁池掩映成趣,让人顿生怀古之情。堡内灰色一片,看似平静似水,有谁还知道曲径通幽却蕴藏杀机,连军事专家都称之为“国内仅有,举世堪奇”。

       沿着街道一步一步游下去,会发现这个古堡里宗教建筑密度令人不可思议,在0.1平方公里的堡内竟有五座大庙,二十三个庙殿,且多为明代以前的建筑。堡内文物古迹精华荟萃,看点非常多,空王行祠供奉的是被称为“汉人成佛第一人”的唐代高僧田志超,可汗王祠是国内仅存的以可汗为膜拜对象的神庙,印证了千百年来胡汉民族从相互征伐到相融共生的历史轨迹。令人称奇的是街中路西有一株根深叶茂的槐抱柳,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被看成是堡子里的神树。民居建筑多为明清建筑,被列入文物保护目录的古院落有20多处,尤以嘉会堂与承启堂最为显赫,这些大院布局紧凑,建筑精巧,装饰考究,极尽奢华,且处处体现出设防性村落的基本特点。由于保存完好,《温故1942》《于成龙》《红军东征》等多部电影电视剧在此拍摄。直到天已黑透,堡南门楼上那盏军事信号灯亮起,村内农家小吃招呼游人用餐时,我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张壁这么多年一直是隐山避世的,但这种隐在群山深处人不知的安然,让这里有了返璞归真的真意。张壁的美是一种内敛的美,隔着短短来时的路却像是隔着整整的一个凡世,寂寞在红尘滚滚的焦炭之都,她聚集着自己的精神之光,听任岁月的风在额头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