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闭上了一下眼睛,再睁眼一百九十年就过去。今天的太阳还挂在那里,朋友们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山上还有树,天上还有云,微风还吹动着我的头发。所有的人,都是机器人。都冷漠地望着我吃惊,他们都穿着防化服一样的衣服,男的黑白色、女的耦合粉。城市比现在还现代化,千层高楼,喷泉花园,带翼的汽车在楼厦间飞行。酒店里的东西,能吃的东西都是人造的,能用的都是九D打印的。在这超文明的社会里,你买根真葱都相当于拍下个翡翠玉白菜,空气有种幽兰洒上法国香水味,很好闻!吊起人胃口的一个西瓜大的苹果,咬一口像糖水蜂蜜里直接长出来的水果特别甜。餐厅里为你服务的女服务员,都清一色刘亦菲、赵薇、舒琪般的面孔,但都只有六个表情:微笑、大笑、羞涩、遗憾、微嗔,这些智能机器人,除了不会生孩子养娃,能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干任何工作.餐厅是,旅馆是,医院是,工厂是……在这个超级文明的世界里,天堂的阁楼是属于机器人的,天堂的地下狱是属于能幸存下来的人,穷人居多。我也是0人,一个写字的文化穷人。我到了那里不久被带到地下监狱那里是我的家,相比死去的人,那就是我的天堂。我的天堂——不,这地下用高科技设备材料建设的监狱,里面闪着蓝色的荧光,显得阴森寂静恐怖,我害怕但充满了好奇,但远远传来的呻吟哀嚎声和尸臭的气息,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在这个陌生的未来世界里,我被两个机器人警察在街上截停住,随便就要查验我的身份证。我哪里能掏出那时的身份证,这是两个冷血粗暴凶悍的警察,粗鲁地推搡我,不由分说把我一顿暴打,还要关押幽禁我,抢了我的手机,搜走我的钱币,还口口声声说我是“木头” ,对我极尽人格污辱,向我除了吐口水,就是竖中指,一个吹枪口,一个吹口哨。争辩和反抗是无效的。我被推上一辆鳄鱼造型的警车,向警局驶去,两边的鳞片拉开就是防弹的窗口,我被拷在了车上,向下望去,车是飞行的。除了机器人行人很少,只见几个穿着破旧傻笑的原富人在广场上被逼着学猴爬狼嚎,一群绅士小姐级别的机器人,笑得前仰后合……      

        这里还是亚洲的土地吗?这里还是文明的古国吗?我不禁想起海子的一些诗句诗章,有些没头没脑,有些断断续续:“珍惜雨水的村庄,珍惜黄昏的村庄……天空中一无所有,如我永恒的悲伤……”最后那句有些记不准了。    

        我还是从两个机器人警察的对话和车载3D电视播出的一段记录片里,我才搞清这是一个什么世界:原来是在此十几年前,某一岛国富人们通过资本,收买或他们控股投资的所有电视广播平面媒体网络控制了舆论媒体,并影响操纵了选民的神话民意民主,掌握了政权,掌握了政权后 必然就追求其资本利益的最大化,露出了赤裸裸的贪婪本性,实行着人吃人般的剥削社会制度,利令智昏下发动了为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服务残酷的高科技下的侵略战争,甚至在局部地区都用上了生化武器,小型核武器 使全球环境核污染生化毒菌扩散,该国最后以战败收场。在这场差点儿毁灭了地球的战争中,该国的所有60以下平民穷人不分男女被逼都上了战场,生还者寥寥无几。从富人们所谓的自由民主共进党开始执政后,富人的执政者,就利用掌握的智能高科技,在机器人工厂,生产了几千万不同型号 不同身份职责岗位的机器人,夺了人的百分之八十五的饭碗,被逼没饭吃的天下占人口总数百分之九十高科技时代下败给机器的平民赤贫穷人们,只能拿起高科技的激光杀人武器,穿上军服,坐上战车,走向战场,或走向人与兽赤手搏斗、人与人决斗肉搏的环型游乐场,做每日血淋淋不死即伤游乐场铁笼里的“斯巴达克们——现代角斗士”后来,机器人越造越多,有个机器人设计师染上了机器人病毒患了疯癫狂人症,研制出一款一千余名,魔兽性格野心勃勃的魔幻机器人,智商高狡猾凶残噬血,它们生性叛逆专杀他的主人,富人们的政权就到了这些狂魔机器人手里,他们几乎杀光了那些上层的权贵们,只留下几个被药物控制药傻的人,就是广场上的那几个富人。不过他们现在已沦为穷人,供他们取乐做奴,但最后还会被一个个杀死,也就是说以前地球的主宰是人类,现在地球的主宰是机器人。

        唉,可怜的穷人   !  

        唉,可怜的富人    !

        我更加为自己的下场担忧。    

        到了森严的滨海警局,我被推着走,他们不让我抬头,警局里空荡荡的,一阵阵直起阴风,有几个机器人警察走来走去,他们手里提着电手拷电磁脉冲警棍,我有种进了阎罗殿的感觉,我听着他们一个说:“咱们的元首,很多天没有吃到羔羊一般没有核污染辐射到的穷人寿司了,这次我们能为他献上这么好的肥羊,他高兴地吃了唐僧肉,还不的升咱俩做联队长啊!”一个说:“对的,窑希!窑希!”“窑希,你窑希你姥姥个屁呀!真拿我当唐僧肉了?看来我得魂断他乡啊?”     

        我被推进地下十九层研究室,一群穿着当年日军731细菌部队白大掛蒙口罩的机器人,先对我进行了一番检查,认为满意后,一个家伙举着像伐大树的手持油锯,要肢解我八大块吗?一个拿着就像咱们家家吃饭用的钢叉,但比那个明晃晃,锋利的多,他要先挖出我的两个眼球来,做丸子吃!我吓得要死,我高声喊:菩萨、主、神,快来救我!我感到电锯接触到皮肤的凉和锯痛……


                                                             2018.10.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