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被贬黄州,于沙湖道中遇雨而作《定风波》,以其胸襟旷达,超脱凡俗,流传千古。东坡居士通过途中遇雨这一生活小事,诉说了自己旷达的胸襟和道法自然的人生态度。以小见大,平静坦然的内心令人敬佩。

  一蓑烟雨任平生,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人生态度。

  佛说:世人皆苦。不论是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报国情怀,还是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山盟海誓,亦或是现代人的对于更好生活的向往和期许,实质上都是欲望,既然有欲望,便要花精神,花力气去实现,那么,有实现了的,就是实现不了的,这欲不能达,便会产生苦痛。而东坡居士,一蓑烟雨任平生,我平生便是只有这一蓑烟雨,也无妨潇洒度世。这是一种经历了无数之后的坦然,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生活智慧,是一种理想状态。我大而不求名利,小而不求一日生活,一个人,一件蓑衣,便可欣赏这风雨世界。我不惧怕前路险峻,我一个人,一件蓑衣,慢慢的走。我不担忧生老病死,我一个人,一件蓑衣,便行走于这世间,一步一步走。

  放之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大多数人的生活平凡而重复,大多数人奔波,恐惧,担忧,烦躁,日日受着心神之苦,却沉迷其中而不自知,为区区小利,争执苦痛,此之谓:众生迷。

  此言并非说,人不该有所追求,有一颗平静旷达的心,再此基础上,追求所想。

  情随岁月流,心伴年华飞,任往事在时光里沉浮。这是坦然的生活态度。

  多少人爱过关山万里,生死契阔,唯独你风烟俱净,一身安然。这是自然背后的惬意。

  《庄子》中,等万物,齐生死,庄子在其夫人死后,并没有如普通人一样涕泗横流,反鼓盆而歌,因为在他看来,万物齐一,死为至乐。同时,他也嘱咐弟子在他死后不要厚葬,要以天地为棺木郭,以日月为连璧,以星辰为珠玑,以万物为赍送。

  曾经,我认为你是孤独的,现在,却成了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