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即宿命和运气,是指事物由定数与变数组合进行的一种模式,命与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命为定数,指某个特定对象;运为变数,指时空转化。命与运组合在一起,即是某个特定对象于时空转化的过程。运气一到,命运也随之发生改变。

  命运的观点,在古代源远流长。由夏经商历周,至春秋时,孔子弟子子夏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颜渊》)。可见孔门弟子是信奉命运的。孔子进一步指出:“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论语·述而》)。宋国的桓魑有一次想谋害他,孔子声称:“天生德于予,桓魑其如予何”!

  命运是天定的,是注定的,是人力所无法改变的。在命运面前,人所感到的,只有渺小和无助。无数的事例证明了这一点。一个有着宏图伟志的青年俊杰,在生命刚刚开始时得了一场大病,从此一蹶不振。北宋吕蒙曾做《命运赋》。“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青春美女,却招愚蠢之夫;俊秀郎君,反配粗丑之妇。”来说明命运之规律和既定的性质。

  在口常生活中,不乏有人时常提出这样的问题:“究竟有没有命?”“《周易》是怎么一回事,它能算命么?搞命运研究能给人算命?”“你会看人看相么”……而且讲这些话的人,也不乏有相当文化层次的人。不可否认在很多人内心里,命运这种意识仍然是神秘的、充满迷惑。那些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终须无”;“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是现在把它变成“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顺其自然”等等,都显然带有一定的命运意识。从马克思主义角度看,以往关于命运问题的各种思想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弊端。命运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息息相关的问题,存在着不同的说法和解释,究其缘由可以归结为由于当时的社会诸多的客观条件、事实的科学知识的发展程度以及思维角度方式多种多样等有着种种历史和现实的局限。

  每个人在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每个命运。在本篇小说中,卢群之女邱小莉幼年两次代人受过被拐,整篇文章脉络从幼年被拐,被救,抗争,到成年寻母,得癌症,找回亲情。过程曲折,心情也是起伏跌宕,卢群女儿回家取小火车时,我的心就揪了起来,果不其然,不幸的事情在此刻发生了。由此,小女孩开始了自己苦难的生活,开始了自己的命运。在由幼年到成年的过程中,历经艰辛,最终结婚生子,过程中是凄苦的,又是奋斗的,这是本篇章中最可贵的精神,尽管命运多舛,前途暗淡,但人依旧会去努力,会去奋斗,这不就是最可贵的精神吗?生命有命与否,我们不得而知,但作为一个个平凡的独特的人,我们有权利为更好的生活去抗争,去奋斗,去经营。说到这儿,想起了古希腊作家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被预言杀父取母,便一生抗争,尽管最后还是应验了神的预言,这部悲剧的主题便是抗争。即便知道自己的命运,只要还活着,便不停止对命运的抗争。

  这篇《命运》还尚未更新完成,就先写到这里。我会在后续补充一些细节。